分卷阅读3

蛋黄 色图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以为我和潭大概永远都会是这样了,同桌到毕业,去不同的大学,遇到不同的人,时常联系,没什么不好。

    第4章 3

    3.1

    可能有意外的才叫生活吧。

    而蒋笛就是那个意外。

    星期一的晚自习,潭告诉我说:“我可能要恋爱了。”

    当一样东西不属于任何人的时候,你不会感觉到紧张和失去。可一旦它有可能会属于谁,你仿佛失去了它一万次。人也是。

    我感觉我愣怔了好久。

    潭推我的手臂:“怎么了?不想知道是谁吗?”

    “谁?”

    “蒋笛,二班班花。”潭洋洋得意,“就每次上下课都从我们窗口走过的那个,我已经打探清楚了,她还没有男朋友。”

    我突然很生气:“她不行。”

    “为什么不行?”

    “我喜欢她,你别跟我抢。”

    潭笑的很大声:“多大点事儿。我还当什么不行呢。”“不过你同不同意我可不管,大不了公平竞争。”

    “你认真的?”

    “废话。”

    “好。那就公平竞争!”

    晚自习结束我才反应过来我到底说了什么。什么狗屁公平竞争,什么我喜欢蒋笛,到底谁是蒋笛?!

    我突然觉得莫名其妙的委屈。胃里直犯恶心,说不出的难受。

    喜欢潭,我一开始就用错了方法。然后一错再错。

    3.2

    现在回忆起来,追蒋笛大概是我和潭一起做的最可笑的事。

    相比于潭的斗志昂扬,我显得兴致缺缺。本来,我喜欢的人压根就不是蒋笛。

    一直到了现在我也想不通为什么当时说好要公平竞争的两个人真的那么天真地坚持着“公平”两个字,也只坚持了“公平”两个字。

    比如,只要有约会,我们从来都是三人行。潭会先约蒋笛,然后非常正直的约上我。

    这种毫无竞争意识的追求简直跟他不思进取的学习成绩一样。令我哭笑不得又觉得他可爱至极。

    看电影,蒋笛坐中间,我们保镖似的坐两边;吃饭,蒋笛坐对面,我和潭排排坐一边。

    慢慢的,蒋笛就不怎么爱跟我们俩出来了。

    现在想来不是潭缺心眼儿就是蒋笛觉得我俩都缺心眼儿。

    简直傻透了。

    ————————————

    所有故事的转折在一个星期二的中午。

    刚吃过午饭天突然下雨。

    雨不大,打在身上也不冷。但就是潮乎乎的让人心烦。

    我胃病犯了。恹恹趴在桌子上假寐。

    潭在旁边精神抖擞,准备在午饭时间溜出去校门口的小卖部买伞给蒋笛献殷勤——这场雨下的突如其来,绝大多数人其实都没带伞。潭没有,我没有,蒋笛也没有。

    “我要去给蒋笛送伞,你别跟我抢啊!”

    我懒得理他,转头继续趴着。

    “你昨天没睡好么?都趴了一个上午了。”

    “嗯。”我含糊的应着。

    我其实最受不了别人嘘寒问暖,麻烦。

    潭看我困得慌也就不打算吵我,准备一个人去买伞。好巧不巧,地理老师扯着一张不及格的地理试卷勒令潭去办公室接收额外辅导。

    当时潭的脸一下子拉到了地上。可怜兮兮的拿着卷子一步三回头的去了办公室。

    我看了只想笑。

    得,我帮他去买一把吧,省的他待会儿回来还得冒着雨跑一趟,说不定待会儿校门关了还得翻墙。

    ——————————————

    我冒着雨出了校门,直奔小卖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