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蛋黄 色图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高估了自己的胃。

    刚回到教室就觉得怎么坐怎么不舒服。

    忍了忍没熬住,把买来的新伞放在了潭的桌子上就一个人去了医务室,还让班长帮我请了一节课的假。

    吃了胃药,迷迷糊糊地在休息室睡了一会儿,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听到推门的声音。

    睁眼,就是潭被放大的脸。和一脸的不善。

    “你是不是傻*逼啊!”

    “???”

    “你就这么喜欢蒋笛?”

    “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你就为了蒋笛?”

    我觉得当头一盆水淋下来,狼狈不堪。我侧过身背对着他。

    “说话!”

    “胃疼,不想说话。”

    “你真为了蒋笛?”

    我觉得说什么都累。“你觉得是就是。”

    我能感觉到背上持久沉默的目光。我有点犯困。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隐隐听到了上课铃。

    终于,“喂……”

    ……

    “我不追蒋笛了……”

    ……

    “你好好休息。我回去上课了。”

    ……

    潭走后我才把身体躺平。他说他不追蒋笛了。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潭在我和蒋笛之间,选了我。

    我甚至有点想哭。

    3.3

    回到教室的时候,潭刚从厕所回来,带着一生厕所驱蚊液的气味。我嫌弃的躲了躲。

    潭知道我最受不了厕所驱蚊液的味道,刻意恶心我似的对着我张开了手臂,笑的贱兮兮:“来,抱抱!”

    我一掌呼了过去。

    心里却感动。

    我做好了会尴尬的准备。却没有。

    我多感激,一次意外的乌龙,潭选择了我。

    我呼完一掌,又倾过身去虚虚地拍了拍潭的肩膀。轻声说:“我也不追蒋笛了。”

    潭明显一愣,怔了一秒钟突然扑上来抱我:“好兄弟,够意思!”

    “嗯!”我不追蒋笛,我追你!

    我看着他笑嘻嘻的模样突然就下了决定。

    年少的喜欢是冲动也是勇敢。要那么多明天干嘛用!喜欢了就是喜欢了。

    “就是,一个蒋笛算个屁,天涯何处无芳草。还有三班,四班,不行还有隔壁学校!”

    我二话不说又糊上去一掌。

    一个蒋笛倒下了,千千万万个陈笛可能会站起来。当我终于下定决心之后我开始意识到情况的紧急。我喜欢的二货简直太笔直了。

    于是,在同学们都在思考如何考上一个好大学的时候,我也在特别努力的思考——最后一个学期了,我该怎么才能勾引我的同桌。

    3.4

    为了掰弯潭,我真的可以说非常努力。

    我也是第一次想要讨好一个人。我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所以什么方法都去尝试,尽我所能的对他好。

    我每天给他带早餐,食堂帮他占座,考试帮他作弊,有一次成功的让他突破自我成为了倒数第八,周末更是风雨无阻地拉他出来,晴天打球下雨打撸。我甚至把他带回家一起看动作电影,面对面打小飞机。

    这般下来,很成功地让我们的兄弟情更进了一步。潭甚至连上厕所都要拉着我一起去可偏偏就是不弯。

    一时间我不知是喜是忧。

    3.5

    黑板上的倒计时挂历还剩倒数三天。教室氛围反而不像前几天那么严肃和沉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