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

蛋黄 色图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觉得自己脑子里糊了屎,这辈子的脸都在这会儿丢尽了。

    狗急了跳墙。人急了犯蠢。

    我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先道歉糊了他一脸口水还是先解释刚刚为什么亲他。

    我怎么也想不通当时的我怎么就想到了更蠢的方法。

    我突然跳起身来冲到老王那三人身边,低下头吧唧吧唧吧唧,一人亲了一口。完事儿登登登跑回到原位,非常正直地对潭说:“我醉了。”然后一头扑在桌子上装死。

    扑倒之后我觉得还不如死了算了。

    这下真的不仅仅是蠢了。

    还有难过。

    和深深地委屈。

    我可以在所有人面前丢人。却独独不能在潭面前犯蠢。只有潭不行!可偏偏,从始至终,我把所有的笨拙和愚蠢都摆在了他面前。仿佛赤身**,难看又难堪。

    从头到尾,潭都没有说一句话。

    但我知道,他一直在看我。

    久久。

    我才感觉身上那道目光的离开。

    听声音,潭坐了下来,用牙咔咔咔咬开了三瓶啤酒开始喝。

    我能感觉到潭喝的很慢。很慢。

    我却再没感受到那道目光盖到我背上。

    我趴在桌子上。头向下。

    原来闭上了眼睛,眼泪还是可以流出来啊。就好像有些难过是不受控制的。

    我明明那么努力了。却变成了台上的小丑。

    4.4

    那天是潭背我回去的。

    因为我“醉”了。潭没有揭穿我。

    我趴在潭的背上。比任何时候都清醒。

    安静的路灯下。潭更加安静的背着我走着。时不时还把我往上颠一下。潭背我那么久我应该挺沉吧,可我一点儿都不想下来,一旦下来了,什么都不会不一样了。潭知道。我也知道。

    所以,沉也背完这一路吧。

    我把头抵在潭的背上,微弱的路灯光投影下来,长长短短的,我们的影子。

    我咧嘴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就只是想笑。

    我没想到潭会突然说话。我以为他会一直配合我的“醉”把我送回家。

    “阿南……”

    我想了想还是轻轻的应了。

    “你是不是……同性恋……”不是疑问句。

    我突然难过的想吐。

    说出“是”,我几乎脱力。

    潭有一瞬间的停顿。又若无其事的往前走。

    潭没再说话,我把头埋的更深。

    我突然后悔。我为什么要说“是”。我应该说谎。我不是。

    我不是!

    我不是……

    大概没什么比自己否定自己更让自己难过的了。心揪的发酸却还是抱着破败的希望绝望地跳动着。到了那一刻,我的心里竟然还在期待。

    喜欢一个人是酸味道。从舌头酸到眼睛。

    “阿南……你是不是……喜欢——”

    我猛的伸手从背后捂住了潭的嘴巴。

    我害怕。

    我害怕从他嘴里说出那句话。

    所有残忍和难堪的话,我都不想从他嘴里听说。一句都不想。

    我伸回手。

    我知道我们都懂了。

    一秒钟,仿佛跌倒谷底。

    我试图打动一个人,用无常,也用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