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蛋黄 色图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潭再没有说一句。只是沉默的背着我。然后把我送回家。

    我进了家门。潭才离开。

    隔着一扇门,我听到潭一步一步下楼的声音。

    一层。

    两层。

    三层。

    ……

    仿佛什么都抓不住。全世界都失重。

    我突然冲回房间里。用力打开窗。窗外,潭刚刚走出门。

    我冲着潭大喊:“是!”“是!”“是!!!”

    4.5

    我曾对很多人很多事有过很多幻想。好的坏的。而最后发生的,一定是坏的中的最坏的。

    比如那晚以后,到整个暑假都结束了,我再也没有见过潭。

    一次都没有。

    有时候最让人灰心的,不是期待太久后的失望,而是你终于发现,在一段关系里,如果你不主动,你们其实就会没有关系。

    那天晚上。潭没有抬头往上看。我看到他停顿了脚步。只是一两秒。然后继续走开。

    那天以后。我没有找过潭。潭也没有联系我。

    我开始变得格外的暴躁,对什么事情都能发火。甚至打游戏都无法集中注意力,不断被举报,段位一降再降,我干脆就不玩儿。

    再后来,我又变得格外平静。把什么事情都处理得井井有条。

    唯一。我还是没有去找过潭。就像他还是没有联系我。

    潭就好像和我的高中,我的三年欢喜,一起离开了。

    而我,也终于平静的接受了。

    匆匆两个月。

    我坐上了五个小时的高铁离开了我们不大的小城。我整理了一行李箱的东西。去往我的大学。

    我以为我会开始全新的大学生活。

    那两个月,昏昏沉沉,以至于我都忘记了,我和潭报了同一个大学,同一个专业。

    而缘分又一次写出好笑的剧本。

    我背着一个大鲤鱼乡123拖着行李箱走进寝室,我看到两条长腿靠在窗口,抖啊抖,上半个身子背对着寝室门,几乎扑在窗户外面。

    可我还是认出来了。

    我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潭转过身来,靠着窗对着我笑。那天他穿了一件浅蓝色的t恤,领口有点低,隐隐约约露出两道漂亮的锁骨,原来一个男生不仅仅穿白色衬衫才最好看。

    他说:“嗨,同学你好,我是卫潭。”

    第6章 5

    5.1

    给我一万种可能,我也猜不到我会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再遇到潭。

    那一刻,我感受到的不是意外,不是惊喜,而是愤怒。怒命运可笑,怒自己又一次动摇。

    我放下行李,头也不回的走出寝室。我听到潭在喊我的名字,我只当没听见。

    我跑到宿管处,提出换寝室。

    宿管处是一个严重发福的大妈。这几天新生报到应该也是忙的够呛。态度格外不耐烦。“换什么换,换什么换,学校安排你住哪里你就住哪里,来我这里没用!”

    我又去了教务处。

    教务处满是学生和家长。我根本分不出谁是老师。

    等了大概两个多小时人还是那么多,我依然没找到年级主任。

    我推了推前面一个管事的学生,瘦瘦高高的背影。

    “请问哪个是年级主任?”

    他转过身来,很干净的一张脸,带一副半框眼镜,嘴角挂着笑,指了指不远处埋在家长堆里的人:“呐,胖胖的那个就是。”复而又问我:“怎么了吗?我是学生会的,在这里给新生帮忙,有什么问题也可以问我。”

    “我想换寝室。”

    “这届新生想换寝室的还真多。大一住宿环境是差一点,不过大二就会换公寓,大家都是这样——”

    “不是,我不在乎住宿条件。你给我随便换一间寝室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