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部分|公主(1)

花间浪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

    第十二章公主

    郑一虎带领三女牵马走出绿洲,耳听风水群骑奔勤,他回头笑道:这批人马狠奔豕突,紊乱已极,莫非被官兵打败了。

    九公主看到郑一虎单独无马,问道:你在沙漠中步行吗

    郑一虎道:你们三骑,我可任意搭带。

    白紫仙哼声道:我的不许你上来。

    郑一虎笑道:为什么

    白紫仙道:男女授受不亲。

    郑一虎大声笑道:连庐山真面目都被我看到了,又何必再多此一举。

    九公主骂道:坏东西,你连我也算上了

    郑一虎道:你们三个同一命运,现在公主也没有区别了,问题在皇上能不能招我这个附马罢了。

    九公主轻笑道:你不怕玲玲撕破嘴巴

    马玲玲娇笑道:我比小虎更需要你们。

    白紫仙骂道:傻丫头,人家怕失去男人,你倒是双手奉送。

    郑一虎首先抢到她的马上,笑道:你们只要不闹意见,我是多多益善。

    九公主叱道:真是个风流鬼。

    郑一虎抱着白紫仙策马奔出,朗声大笑道:这样说,公主已经答应嫁我了

    白紫仙捏他一把道:坏东西,愈说愈露骨了,轻一点,抱得这样紧干吗。

    郑一虎这时得意洋洋,他已是大人了,只听他格格笑个不停。三女都是十五六岁,十六岁姑娘比男孩子更成熟,她们口中闹着,心中却甜蜜蜜的。数十里后,郑一虎腾身而起,他又抱着公主了,似这般换来换去,一天路程竟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

    到了晚上,郑一虎带着三女找了个干净的山洞,收拾干净,生上火,烤上打来的野味,四人甜甜蜜蜜的吃过,一起动手收拾干净。当郑一虎和马玲玲在干草上铺着床单的时候,九公主朱萼和白紫仙都羞红着脸看着,马玲玲娇笑道:大姐、二姐,别尽站着看啊。

    郑一虎笑道:她们现在是新媳妇啊。

    白紫仙赌气道:哼,难道我们三个还怕你不成。

    马玲玲娇笑道:那就让二姐打头阵啦。说着,一伸手,将白紫仙推入郑一虎的怀中。

    白紫仙嘤咛一声,待要挣扎,可是郑一虎哪容手边的鸭子飞掉,手臂已经将她搂在前。猛然间进入一个强有力的怀抱,白紫仙嗅着郑一虎的男人汗味,头脑一阵眩晕,既幸福又紧张,睁开那如两潭秋水般的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年轻面庞,一阵娇羞无限。

    郑一虎不禁有些呆了,只觉前拥着一个柔嫩温软的身子,而且有两个小馒头顶在前,是那麽有弹。同时白紫仙也觉得自己的淑正在和陌生的膛亲近,涨涨的、麻麻的,一阵阵电流从尖扩散开来,不由得使自己的两个小樱桃骄傲的挺立起来,这样一来,就更加敏感了,她只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正在一点一点地消失。

    郑一虎也感觉到了两个小樱桃的变化,仔细看臂弯中的少女,像一朵娇艳的玫瑰,艳气迫人。看着白紫仙的柳叶娥眉和那长长的睫毛,以及瑶鼻樱口,吐气如兰,娇慵无力的样子,郑一虎的心里猛然烧起了一阵青春的火焰,把自己脸庞烧得火热,同样火热的是那膨胀的宝贝。

    白紫仙感受到的是耳边的火热气息,全身一阵紧缩,又一阵放松,心头像有毛毛虫在爬一样,感觉私处渐渐有潺潺流水,心中大羞。郑一虎又突然进攻,厚厚的嘴唇封上了少女湿润、柔软的双唇,吸吮间一股津由白紫仙舌下涌出。两人都有触电的感觉,彷佛等待了很久似的,亲吻的感觉如此美好,白紫仙霎时间感觉到百花齐放,自己就像一只快乐的花蝴蝶一样,在花丛中自由飞翔,轻盈无限,两人舌尖缠绵,互相吸吮着,再也不愿意分开。

    白紫仙陶醉在美好的感觉中,觉得背後一双大手,顺肩胛到腰际不断抚,被抚过的地方热乎乎的感觉久久不去,偶尔调皮的抚上丰满的双臀,那可是少女从未被人碰过的双丘啊。那双魔手肆意的抓捏着,爱不释手。

    嗯不要嘛白紫仙口是心非的说。可是她发现,那双魔手的目的不限於此,有时竟偷偷的越界想从腋下迂回到前,忙伸手搂紧郑一虎,使两人上身不留空隙,没想到这样的後果是虽然郑一虎的双手暂时不能进入,但前的淑却更加受到刺激,不由得全身微颤。

    郑一虎并不着慌,右手顺着白皙秀丽的耳廓到耳垂,再顺颈部而下,沿着第一个纽袢的开口向下推进。这时白紫仙感觉不光上面有入侵者,在小腹处也好像有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不时弹跳两下,自己的桃花源地不时被碰到,更加湿了,小溪顺着大腿流。浑身的力气不知跑到哪去了,自己就像抽取了骨头一样,支撑不住了,只好用双臂挂在郑一虎的脖子上。

    郑一虎的右手趁机突袭,猛地冲进了肚兜,一把捏住了少女前保留了多年的果实,盈盈一握、绵软喷香,让人爱不释手。猝然遭到如此攻击,白紫仙的处女房,倍受细心呵护的雪白,第一次被一只不属於自己的手到,是那麽肆无忌惮,有是那麽快活,真有一种利刃穿心的感觉。

    郑一虎到一只受惊的白兔一样,感到手中的圣女峰的惊慌失措,胜利者的感觉油然而生,真好啊。白紫仙的淑犹如天鹅绒般的光滑柔嫩,略有微颤,当手握紧时,又那麽弹十足,虽不巨大,但随着自己的蹂躏,已经越来越大,在手中不停的变化着形状。

    防线既然已经被攻破,白紫仙也就不再坚守,任由一双魔手将自己的纽结一个一个的解开。「滋」的一声轻响,白紫仙前一凉,衣被扯开,连粉红色的肚兜亦扯离了一半,小蘑菇似的右已经暴露在空气中了。乍一接触空气,漂亮的少女房不仅生出了一片小颗粒,继而扩展到全身,少女雪白的在魔手的蹂躏下不断变换着形状,红红的蓓蕾骄傲的挺立起来。郑一虎受此刺激,加快动作,几下就让白紫仙上身变成不设防的城市。

    白紫仙羞羞的在郑一虎的耳边低声说:我原想在成亲以後才能这样呢。没想到说话间,郑一虎的左手已偷偷的从自己的右臀边滑下,引得大腿上一阵触电的感觉,忙伸手按住:不行,小虎,不行啊

    郑一虎知道那是少女的矜持,仍按原计划行事,并且用灼热的嘴唇猛攻白紫仙的圣女峰,用牙轻摇小巧的头。麻酥酥的感觉由头一直传向四肢和桃花源,使白紫仙无法拒绝,再加上白紫仙碰到郑一虎恳求的目光,轻轻的将手松开了。

    郑一虎得到鼓励,拉开腰结,葱绿长裤垂落脚下,只身一条薄绫内裤保护着处女最珍贵的的方。郑一虎只觉热血上涌,因为爱已将内裤浸湿,私人花园凸现在半透明的内裤下,疏疏细草,伏贴的贴在桃园圣地。郑一虎手掌顺着白滑的小腹而下,轻轻的将内裤脱下,哇眼前一亮,真让人不得不沸腾,美丽的少女**完全展现出来,空气中飘着如兰似麝的少女体香。郑一虎疯狂起来了,撤下自己的衣服,露出胯下那凶恶的武器,白紫仙一见之下,顿时满脸绯红,心想:它好凶喔。

    郑一虎拦腰抱起少女娇躯,两人同时倒在草堆中,郑一虎看到少女微微坟起的阜,毛虽细,但宝蛤却漂亮极了。有经验的郑一虎看到从浅沟中渗出的一滴滴爱露,知道白紫仙动情了,忙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分开大唇,浅沟中溢满了爱,尖端一颗相思豆挺立,红红的,娇嫩无比。白紫仙雪白粉嫩曲线玲珑的**令人产生强烈的**,大腿紧夹小腿乱伸,郑一虎的宝贝高翘,硬挺挺地「摇头晃脑」开了。

    白紫仙大羞,心想,就是那个可恶的家伙要闯进自己苦守了十六年的禁区吗心中不舍告别无忧的少女时光,但更强的是渴望成人,要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献给心上人是最幸福不过的了,她心头鹿撞,小咪咪开始流口水了。

    郑一虎双手揉捏双,舌尖舔动,白紫仙只觉浑身火热趐软,没有一丝力气。小雨看到白紫仙樱口微张,口鼻中发出细细的呻吟,当郑一虎舌尖舔到小仙女时,白紫仙一阵阵的浑身颤抖,快乐的浪花一个接一个的冲击着少女的心房。白紫仙腰身不断上挺、绷紧、僵持不动,突然:啊的一声,竟然攀上了高峰,达到人生的第一次**。

    郑一虎不再犹豫,将火热硬涨的宝贝交到白紫仙的手中,白紫仙捏弄着这麽一个庞然大物,快乐的潮水未退,又迎来了它,心中突突直跳。只见它青筋暴露,红热无比,尤其是充血的头,微微冒着热气。

    这是爱人的玉杵,好厉害哦我的小洞洞能盛得下它吗白紫仙在郑一虎的指挥下,握着宝贝与自己的小仙女亲热,轻触自己的宝蛤,一触之下,立刻有另一种刺激使小仙女颤抖起来,一波以波的快感填满了白紫仙的身体。白紫仙感到自己的身子不由自主的抖动,那是一种抑制不住的快意的抖动。

    大头分开小唇时,蜜洞只留一条细缝,那是由於未被开垦的缘故,成熟女的那儿是微微张开的。随着头的前进,两片赤贝渐渐被分开了,白紫仙心中一万个愿意,但口中却说:别别进去好吗

    郑一虎已经涨得受不了了,但不忍欺负白紫仙,只好在外围游击。白紫仙看到爱人满脸通红,知道他在强忍,终於抛开少女的矜持,主动将郑一虎的玉杵引向蜜洞:好哥哥,珍惜我吧,占有我吧,来吧

    郑一虎终於等到了这句话,腰部前进,犹如一把利剑刺向两扇快乐的闸门,硕大的头将处女道壁的嫩迫开,层层推进,又一次抵住了处女膜,处女膜顽强的支撑着,努力维护着主人的最後一道防线。但是,终於,在玉杵强大的压力下,被突破了,白紫仙在这最後一刻,在处女膜发出惹人怜惜的呻吟的最後一刻,只觉得天地间万物都停止了运动,自己彷佛缩成了一棵小草,又紧接着爆炸充满了整个宇宙,雪白苗条的身子挺立不动,阵阵痛楚夹杂着快乐在心田涌动,一朵守护了十六年的花苞从此绽放,洁白无暇的身体从此属於郑一虎,少女变成了女人。

    啊痛啊一缕鲜血随着宝贝的活动流出道,那是处子宝贵贞节的见证啊。随着郑一虎宝贝的一次次狂风暴雨般的入、入、再入每次都深达子,白紫仙的花心一次次的遭到强力撞击。

    啊啊嗯不要了不行了喔要呢小虎好舒服啊感觉太奇妙了喔喔啊啊喔啊嗯哼白紫仙开始浪语不断了。

    那一阵阵快乐的呻吟,想憋都憋不住:哎呦好哥哥碰到花心了啊啊啊嗯哼好舒服冤家

    郑一虎在语的催动下,男人的本流露,胯下的女人是自己占有的,要让她永远都记住这次快乐时光,更加努力的钻探油田,征服者的快感充满膛,喔喔自己也忍不住叫了起来。白紫仙粉腿乱蹬,香汗淋漓,紧紧抱着郑一虎:你要死我了喔人家真的受不了了要丢了喔喔喔喔嗯啊

    哼哼天呀美美死了我我的小被哥得好好舒服哥使劲把我死吧哼唉用劲快快我我不要活了哥我简直要要升天了啊哥真好啊你太厉害了啊哟又被你撞到花心了啊啊爽歪了我要丢了啊啊啊我丢丢丢了哼

    白紫仙猛然间四肢绷直倒抽凉气,汩汩流出。郑一虎觉得宝贝被白紫仙的少女道包得紧紧的,由於她的宝蛤有大量水流出,头前端被一阵一阵的刺激弄的酸涨无比。郑一虎也已经被一浪又一浪的快感冲击得快守不住了,宝贝被紧窄的处女道夹得爽极了,大头进入道深处,被花蕊颤抖中喷涌而出的爱烫得爽歪了,加上道壁嫩的挤压,郑一虎感到自己快要爆发了,说道:紫仙,我要进去了白紫仙忙强打起神,拼命上抬臀部,使劲研磨。

    啊啊嗯喔哥我们一起来啊花蕊传来的快感无以伦比,倒抽着吸气,终於进入昏死状态,又是一股冲向宝贝。郑一虎也控制不住了,腰部一麻,猛然开始发了,癫狂的快感随着一喷一喷的发着,毫无保留的入白紫仙的处女道,两人同时达到人生的顶点。

    两人同时泄身,都泄得浑身无力,飘飘欲仙。白紫仙泄得浑身飘飘的,彷佛置身云端,随风飘荡,四肢百骸真正达到极度放松的状态,就像全身的骨头都被抽掉了一样,没有一丝力气了。白紫仙将樱唇贴在郑一虎耳边,细声说道:我刚才差点被你的大宝贝顶死了。说完粉脸飞红,娇羞地将头脸藏在郑一虎的膛下

    郑一虎凝视着她那娇羞的模样,打从心里爱得真想一口吞下肚去,郑一虎感到她骚幽里的水越来越多,增加了润滑的作用,便开始慢慢的抽,等待她能试应了,再加快速度也不迟。白紫仙的也爆发出来了,她双手双脚把郑一虎握得紧紧的,肥翘的粉臀也越摇越快起来。嘴里「哎哟」、「咿呀」的哼声,也高了起来。

    「噗滋」、「噗滋」的水声,越来越高,越来越响,涵洞也越来越畅通了,郑一虎也就加快了行动。按照白紫仙的说的方法,三浅一深、六浅一深、九浅一深的变化着抽,时而改为一浅一深、二浅一深,左冲右突、轻揉慢擦、一捣到底,再旋动,使杵头研磨她的花蕾一阵。一阵轻巧慢动,忽然猛抽送,运用全身力气,干那个窄小浪,白紫仙已欲死若仙的,时高时低的呻吟。

    小虎你真是我的命中的冤家嗯用劲的干吧嗯嗯舒服快乐呀哎呀好小虎好哥哥可爱的宝贝又又长玩得真痛快又长又硬捣得花心好舒服我快活耍要疯狂乐得要死哎我的天啊哎呀哥哥你真会玩哼好哥哥我流了无数次你还没有出来呀唔唔筋疲力尽实在不能动我要泄了你怎么还没有玩够快快给我吧哎呀我我不行了

    白紫仙被郑一虎得欲仙欲死,心中有说不出的舒畅,郑一虎又把白紫仙拉起来,叫她用手扶着墙壁,弯下腰,屁股高高地翘起,从后面亮出小,然后用大宝贝一下子了进去,一边,一边用手揉她的子,不到一盏茶的功夫,白紫仙又泄了三次,泄得一塌糊涂。可郑一虎的大宝贝还是金枪不倒。只听白紫仙连声道:哥别别了小快要穿噢啊去找大姐

    在一旁的九公主朱萼,见白紫仙被郑一虎大宝贝得的媚眼欲醉,粉脸嫣红,见骚浪态,如火似荼的动作,惊、奇、怕、羞、那欢畅之情,知道她已经是欲仙欲死,朱萼自己激之心动,欲念渐升,内心如火,奇痒。见郑一虎那旷猛野,近于疯狂的行动又有点怕惧,总之喜惧交加。这时,郑一虎已从白紫仙的小里拔出大宝贝,来到自己前面,朱萼看了看郑一虎的大宝贝,心想:小虎要是就这样将大宝贝入自己的里面,一定受不了。

    郑一虎跪在朱萼的两腿之间,一只手握着那大的宝贝,另一只手分开朱萼那桃源洞口,使那道隐然在望。头首微抬,妙目事张,娇容玉脸,眨看红潮,含羞的,如同晚霞般托,轻微的「嗯」「哼」,颤抖着娇柔的呼道:冤家我

    紧接送上两片香,鲜红,如火一般,甜若如蜜的香唇。两人热烈猛吻,双舌互送,含吮生命之源,用力的拥抱,磨动,缠绵的转不停,恨不得合而为一。终于,郑一虎把头套了上去,把身体伏下,两只手支住,一面用嘴来吻住朱萼,她的小散发着无比的热力,通过了宝贝更是剧烈的跳跃不停。郑一虎猛力一挺,得朱萼痛叫了起来:小虎慢慢点痛痛姐姐忍受不了唔你要慢一点哼哼

    当郑一虎在向下时,只觉得户的细破裂了。朱萼那道的痛楚,像针刺着她,周身颤抖不停。好不容易突破了处女膜的阻碍,朱萼已痛得娇吟不已:小虎慢慢些里面好好痛哎唷哼姐姐受不了小虎轻轻点

    郑一虎很老道地说:姐你放心我慢一点就是了等一下就会好了而且你还有慢慢舒服小虎绝不骗你说完,见朱萼那副娇滴滴的模样,心中更加怜爱,于是把嘴凑上深深一吻,像是对朱萼的回报,那更是兴奋,感激的综合。

    过了没多久,朱萼的小慢慢有了反应,她只觉得户深处渐渐骚痒了起来,说不出的难受,那似乎是的燃绕。于是朱萼情不由己的扭动她的娇躯,使她户里头的子颈能去碰撞郑一虎的头,同时娇喘道:小虎里里头开始痒了起来我我我好难受喔哼哼快快快给我止止痒呀哼哼

    郑一虎这识途老马,深知朱萼已深受的燃烧,于是在朱萼的娇声一毕,立即用力一顶,一壮的宝贝冲了过去,直抵花心深处了。朱萼更是娇躯一颤,呻吟道:嗯哎哼小虎美美极了但还是有有些痛哦哎唷我上天了哼我那小没有一处不是舒服万分小虎得我我好美哦哎唷哼我我美死了哼哼哼

    只听到朱萼娇声不绝,那粉脸上更是露出那满足的美丽,郑一虎使她太舒服了。朱萼此时更是渐入佳境,户中更是觉得酸酸麻麻,有一股说不出的感受,那股兴奋令她又娇喘道:哼哎唷死我了小虎小虎你的宝贝好长哟每次都顶得人家好好舒服我的骨头都要酥了哼哼美美死我了哼我快没命了哦哦美到上天了哎唷好好舒服嗯嗯我可可活不成了哼要要上天了小虎小虎我我要丢丢了快快快用力哦哼哼我受不了我丢丢了啊

    朱萼的门突然一阵收缩,壁不断吸吮着郑一虎的头,郑一虎忍不住全身抖索了几下,大头一阵跳跃,「噗」、「噗」、「噗」出大量的阳,直得朱萼的户有如那久旱的田地,骤逢一阵雨水的滋润,花心里被热一淋,子内突然痉娈收缩,一股也狂而出。

    马玲玲已经算是老相好了,自动的脱得光光的。只见她,皮肤细嫩,白净,酷似玉脂,骨匀称,浮凸毕现,曲线优美。肥腴的后背,圆实的肩头,感十足,两条胳膊,滑腻光洁,如同两断玉藕。脖颈圆长宛若白雪,圆圆的脸蛋挂着天真的稚气,淡如远山的柳眉下,一对黑漆漆水汪汪的大跟,泛着动人的秋波,红嫩的咀唇,像挂满枝头的鲜桃,谁见了都要咬上一口,她浑身散发着少女的温馨和迷人的芬香,缕缕丝

    幽兰露by轩辕花祭笔趣阁

    丝地进了他的鼻孔,撩拨着他那阳刚盛旺的心弦。

    郑一虎迷了,醉了,呆了,傻了,身不由己地伸出了双臂,一下把她揽入了怀中。她是那样的温柔,顺良。她斜躺在他的宽阔的膛上,头在他的肘弯里,圆嫩的屁股,卧在他的双腿之间,两条**曲向一侧,水灵灵的大眼,放出邪的秋波和挑逗的欲火。

    就在这一刹那,马玲玲灵敏地感觉到,他的宝贝正顶在她那小的下方,似乎觉出那宝贝在微微的挑动,又好像那宝贝带着一股强烈的电流,在小的附近,发着无形的电波,通过神经网络,又被少女的身心所接收。一种崭新的感受在全身游荡,漫延,滋长。子同时也门户大开,涌出一股股,清澈,透明的潮水,又顺着道,大小唇,涓涓地流出,缓缓的浸向直挺硬的头

    郑一虎并不急于行事,他用长长的手指,以充满**技巧去触她那鼓涨丰满的双。她迁就他,把上身挺了起来,他开始是大面积的揉弄,只见那弹十足的房,上下左右的颠颤着,揉到左边,弹回右边,揉到右边又弹回左边,是那样的玩皮淘气,揉完左,又揉右,直揉得马玲玲,仰头蹬腿,娇喘吁吁:哎呀,好痒,好舒服

    郑一虎边揉弄,边欣赏马玲玲禁区的各个部位。她的双,高而挺,似两座对峙的山峰,遥相呼应,山顶两颗浅褐色的头,上面有红润透亮,凹凸不平的小小峰窝。两山之间一道深深的峡峪,峡峪的上端,有一颗难以察党的黑痔,下面是一漫平川的、柔软的腹部,由于肥腴、丰满,把嘟嘟的肚脐淹埋起来,现出一道浅浅的隙缝。

    她的毛稀松而卷曲,呈淡黄色,有条不紊地排列在馒头似的小丘上,一颗突出的蒂,高悬在的顶端,细腰盈盈,身材羊满,一双**粉妆王琢,柔细光滑,十分迷人。他忘情地在她的双上变换着招数,两个细长的手指,轻轻地捏住了头,缓缓地捻动着,捻动着

    呀,真舒服马玲玲声浪语,波臀浪,撩拨人心。

    马玲玲的头变得那么肿胀,那么坚挺。纤细的腰肢不停的蠕动,丰腴的屁股,紧庄着他那最敏感的,大的,挺实的宝贝。郑一虎的血,就好像滚开的水,在汹涌、在沸腾,他的双腿之间火辣辣的,粘糊糊的,正在一浪高于一浪地鼓动。

    这时,马玲玲的反应更是敏感,她微闭双眼,只觉得在小的唇边,好像有一支奔跑的小兔,在草丛中寻找着自己的窝。她不顾一切将小手伸到自己的臀下,一把抓住了那又又长的宝贝。郑一虎的全身一震,接着极力地使身体向上挺起,而马玲玲更敏捷、迅速、轻盈地使她的身体造成了一个非常美妙的角度,她像一个疲劳过度的人,找到了一张软席,急切地,使劲地坐了下去。

    在这千钩一发之刻,马玲玲擦着宝贝的小手,灵活而巧妙的一摆动,只听「滋」的一声,又长又大的宝贝,像一张拉满弦的弓飞箭直中靶心。炽热而紧凑的洞,紧紧地挟住了宝贝,白嫩的肥臀拼命的扭动,连接宝贝的小腹也同时狠狠地上顶着。郑一虎紧紧地搂着马玲玲的细腰,马玲玲又紧紧地攥住他的双手。一阵紧张而激烈的扭臀,马玲玲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呻吟。

    啊嗯好美好舒服伴随着扭动和呻吟,马玲玲已经大汗淋漓,娇喘吁吁。

    郑一虎见马玲玲实在顶不住,他用力一歪,将马玲玲一齐搬倒,两人正好侧着身,躺在长长的绣花枕上。郑一虎一口气一连猛猛拉,近五、六十次,直得马玲玲一只小手反背过来,不住抓挠着他的屁股,大腿和后背,呻吟连连不断的发出。

    啊啊哥你顶到人家的花花心孔了啊好痛快啊啊我我我的宝贝

    马玲玲一阵抽搐,只觉得他那大的宝贝,像一火柱,在自己的里,触到花心,进到了子,穿透了心脏,她的全身像火一样的燃烧着,她觉得心中一阵阵的燥热,娇脸春潮四溢,香唇娇喘嘘嘘。

    好好她眯着眼睛,觉得这种和风细雨的,好似在云中飘荡、美极了。他一连活动三十多下,每一次顶到花心,她都是一阵抽搐和**,她紧紧咬着咀唇,暴露一种极美极爽的舒畅表情。

    我受受不了不要丢慢慢来嗯我唔唔我快了啊坚持不了我要了了要丢了

    这时的郑一虎,好像劲头刚刚上来,他哪能就此罢休,他依然不停地抽著,而且越越深入幽境,直得小紧紧的收缩。小把宝贝包得紧上加紧,纹风不入,她快活得全身都要散架。

    哎呀我要丢了丢了再等一下郑一虎越干越起劲,速度越来越快。马玲玲全身汗水淋淋,挺着屁股,娇躯不住地抖动。

    哎啊唔唔我完了不行了我就要死了要升天了停止吧

    不到一柱香功夫,马玲玲流出了几次。从开始到停止,郑一虎不停地狠顶,或慢慢拉,或猛抽猛拉,而马玲玲又紧挟宝贝,兴奋的神经,一次又一次地达到**,她全身瘫软,四肢散架,抓挠着,**着,美爽之极。

    啊哥好烫啊郑一虎终于适时泄出阳,两人同时达到**

    一连数天都不落店,尽找些荒野深山古洞过夜,显然是郑一虎有意安排的。其实三女更乐意,四人混成一团,真是妙不可言。到了第九天,他们赶到五台山下,较郑一虎原来的计划慢了许多,时当中午,他们就在一座镇上停下进食。

    离镇时,郑一虎忽然看到前面走着五个和尚,他回头向三女道:五台派的高僧很少外出,今天可能有重要事情发生了。

    白紫仙道:你认得他们

    郑一虎道:走在前面的是掌门方丈,后面四个长老,我认得他们,但他们不认得我。

    九公主道:这是从何说起

    郑一虎道:不久前,我和朱五叔经过这里,我们本待向和尚借宿,后来发现他们正在开会,只好退了回去,来时未惊动他们,去时他们也未觉察。

    马玲玲道:我们和他们是顺路,何不跟去看看

    郑一虎道:这样不礼貌,距离远一点可是一样。

    出了镇,突见前面道止竟是光秃秃一大堆,一眼望去,居然又出现百多个和尚,有老的,有中年的,甚至还有青年和尚。九公主一看大奇,噫声道:那来这许多和尚

    郑一虎道:五台山的高手全出动了,他们四代到齐,必定发生了空前大事。

    白紫仙道:开动了,似乎要向通北京的大道前进。

    九公主道:没有认得我们的。

    郑一虎道:那就接近一点,探探消息也不错。

    马玲玲道:要是和尚怀疑我们怎办

    郑一虎道:大道上行人不少,我们快走一点,伴着前面那十几个商旅而行。一路尾随,到了晚上,和尚们没有停止,他们竟然连夜赶路,郑一虎奇道:到底什么事这么紧张

    白紫仙道:我们也莫落店,非看个水落石出不可。

    郑一虎道:现在不能走近了,否则他们非起疑不可。

    白紫仙道:管他,五台掌门人认得我爷爷,必要时把爷爷的名字亮出来。

    郑一虎笑道:这倒是个办法。未及半夜,真有两上和尚停下来等着他们了。郑一虎笑道:还是我出面罢,看他们查问什么

    白紫仙道:你的名字提出来,对方也不会相信。

    郑一虎道:不,我仍是说我爷爷的名字。

    接近了,一个中年和尚合十道:四位少施主,你们也赶夜路

    郑一虎朗声道:与其说赶夜路,不如说好奇,高僧来得恰是时候。

    和尚啊声道:施主真是快人说快话,请问是何方人氏

    郑一虎道:我四人分三个地方,一位在北京,两个在湖南,另外一个却远着哩,住在玉门关白家堡。

    和尚惊道:哪位是白家堡的

    郑一虎道:那穿红衣的姑娘。

    二女分得清楚,白紫仙穿红,九公主穿黄,马玲玲穿白,和尚一看就明白,立即问白紫仙道:女施主是西塞之父什么人

    白紫仙娇笑道:和尚问得好仔细,是不是怀疑我们是坏人

    和尚既知有白家堡人在场,哪里还敢直说,连忙合十道:不,不,贫僧打听的原因,是因为掌门曾与西塞之父有交往之故。

    白紫仙道:大师所说的,乃为家祖。

    和尚点头道:那就承教了。

    郑一虎见他转身要走,急忙道:和尚这是什么地方

    和尚闻言一怔,另外一个接口道:这是通北京的大道:

    郑一虎哈哈笑道:我还当是五台山哩。

    和尚大眼微睁,正色道:少施主这话是什么意思

    郑一虎道:这条路上人人可以通行,和尚,你们又不是官家,为何这般追究底的盘问我们

    和尚被问得哑口无言,这时原先那个合十道:打扰施主,大概施主也有什么话回问

    郑一虎大笑道:这倒是通理的话,你们能问,当然我们也可问你,和尚,这样两不吃亏是吧

    中年和尚知道这些男女不是坏人,他也心平气和了,合十道:当然,当然,少施主有何指教

    郑一虎道:大师们都是五台山的,这点我已知道,不必明知故问,然而五台山的大和尚全部出笼,这件事显然太不寻常,我想打听这不寻常的事情。

    老和尚道:以贫僧目光,看出四位都不是普通人,尤其那位白施主更是家世渊源,否则贫僧就不必提了,既承下问,理当奉告。

    郑一虎道:和尚客气了。

    中年憎人道,施主可知魔鬼党这群妖人

    郑一虎道:略知一点。

    和尚道:施主可知道这一带已被魔鬼们闹得天翻地覆了么

    郑一虎道:那也不至使贵派全部出动呀

    和尚道:敝派有人出面,以致引起魔鬼党的仇视。

    郑一虎啊声道:因此魔鬼们公开向贵派兴师问罪

    和尚点头道:约定决斗于小五台山下。

    郑一虎哈哈笑道:那真是一场空前的盛会,我们适逢其会,大概可以旁观吧。

    和尚道:魔鬼党是不分青红皂白的,有施主们旁观,敝派当然欢迎,然而魔鬼们是不讲理的。

    郑一虎道:有贵派大力出手,只怕魔鬼们已无暇光顾我们啦哈哈

    和尚道,到时如果照顾不利,尚请施主们原谅。

    郑一虎道:看势不对时,我们知道开溜,大师放心。

    两个和尚不再说话,转身跟上大队奔走。白紫仙笑道:五台山的和尚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郑一虎道:此去小五台还要两天路,我们骑马,先赶一程罢。

    九公主道:超过他们

    郑一虎道:现在可以超过了。三骑四人,一只小金虎,立即展开脚程驰去,须臾速去。天亮时,前面已到一镇,郑一虎下马道:你们下来罢,吃过早点再走。

    九公主道:吃过早点岂不又落到和尚后面啦。

    郑一虎笑道:和尚也要找庵堂吃东西。

    正当吃早点的时候,忽然看到店门口走进四个少妇打扮的女子,年纪都不超过三十岁,一个个风情万种,顾盼生姿。九公主轻声向郑一虎道:这四个人无疑也是江湖女子。

    郑一虎道:而且有功夫在身。

    白紫仙道:你看出什么不对没有

    郑一虎道:我只看出非良家妇女而已。

    四女也来吃早点,顾然昨夜同样赶了夜路,但她们之间没有一个开口说话。郑一虎催着三女炔吃,吃完了就上路。在路上,马玲玲向郑一虎道:魔鬼党有女子没有

    郑一虎笑道:你疑心她们是魔鬼党的

    马玲玲道:我总觉得她们的眼睛太邪。

    郑一虎道:魔鬼党的女子当比男子还多,有些是自动加入的,有些是被擒去后变坏的,这个邪门中徒众复杂,有黑人,有白人,也有我们黄种人,大体说来,普天下都有他们的党徒作乱。

    白紫仙道:你见过黑人和白人

    郑一虎道:在库库推穆尔就被我杀了十几个,他们最大的长处能说各种语言,可以说到什么地方便能说什么地方的话。

    九公主道:那他们的女人专找男人害罗

    郑一虎道:我们说他是害人,在他们自己说是救人,因为他们看中的,除了那个之外,还必须加入魔鬼党,而且很奇怪,凡经魔鬼党看中的,十之**都变了,仅少数不变的则遭杀害。

    白紫仙悚然道:他们有邪法

    郑一虎道:对了,他们有一种书名叫「魔鬼录」,被害的人能读者,迫着读几遍就着迷,不曾看的听几遍也着迷,而且至死不醒。郑一虎停顿一下,接着道:但是着迷的人,洗一次澡也就是了,她们害人不少,我倒要给她一次报应。

    九公主道:你抗得住

    郑一虎道:你认为我还像对你们三人那样,错了,我是给她们反采。

    白紫仙道:你从哪里学来采补术的

    郑一虎道:大头公教的,他说我非拿这个去对付魔鬼党的女子不可。

    马玲玲眉头一皱,向九公主道:大姐姐,他还只有十六岁,对方都是年近三十的人了,而且四个。

    九公主轻笑道:妹妹,你还没有领略到他是金刚啊,我们轮流两次他都不在乎哩你放心,对方四十个也只有呻吟的份儿。

    马玲玲摇摇头道:这总不是正大光明的行为,我希望他永远是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

    九公主悚然一怔,点头道:我没有想到这里,妹子,你有理。她忽向郑一虎道:你听到妹子的话没有

    郑一虎道:她是对的,我们没有她想得深远。好,我情愿以正当手段杀她们,而不走不正当的途径。

    白紫仙轻叫道:那四个女子往岔道走了,奇怪怎么大路不走走小路

    郑一虎道:我们不管,赶到小五台山再讲。整日奔驰,到晚上也不稍停,及至二更才赶到少五台山脚十里外。郑一虎先下马,招呼三女道:我们在路旁林中休息罢,和尚最快也要天亮后才能经过这里。

    九公主道:魔鬼党不知什么时候来

    郑一虎道:我忘了问和尚,不知他们约定什么日期哩。

    白紫仙道:看和尚们的行程甚急,大概就是明天了。

    郑一虎道:如在明天决斗,魔鬼党必然先有埋伏。

    在树林中休息到三更天的时候,突闻林外有了动静,郑一虎向三女摆摆手,叫她们勿动,自己单独行出查看。郑一虎看到的是两个中年男子,身背长剑,目光锐利,显出明多智之情,其一噫声道:林中有马。

    另一个道:也许就是宠儿骑来的。

    郑一虎不知那人说谁是「宠儿」,倒亦不出去。那两人立了一会,似有意进林查看,然而忽又继续向前奔去了。当两人离去不久,林内接着出来九公主道:阿虎,你认得这两人吗

    郑一虎摇头道:没有见过。

    九公主道:这两人武功高极,为京中首屈一指的人物,他们是太师府的食客,一叫乔宏,一名严峰,剑术绝,为太师严嵩的心腹剑客。

    郑一虎道:听说严太师官最大,权极群臣。

    九公主道:父皇最信任的就是他们父子,其子严世蕃为兵部侍郎,府中也养了一批武功高强的大剑客。

    郑一虎道:听说严家父子名声不太好,你的看法如何

    九公主道:在你面前我没有什么可瞒的,满朝中,我爱两个人,恨也是两个人,严家父子就是我恨的,他们连中的事情都管得。

    郑一虎道:爱的是谁呢

    九公主道:御史邹鹰龙,言官林润,只有他们两个敢跟严家父子作对,其他的文武大臣连大气也不敢出。

    郑一虎道:你恨他们父子,这还不简单,暗中杀掉不就得了。

    九公主悚然道:千万不可,这是犯遗诛九族之罪的,朝内的大事我们不能管。

    郑一虎道:刚才那两个人所说的宠儿是谁

    九公主嫣然笑道:那就是指你啊,你在西域大败番兵,父皇曾向群臣说:「那孩子真是寡人的宠儿」,因此满朝文武在暗中都叫你宠儿。

    郑一虎骇然道:那这两人是来寻我的了。

    九公主郑重道:我也是这样想。

    郑一虎道:他们寻我作什么

    九公主道:我猜有两点可疑,第一是严嵩要加害你,第二是严嵩要巴结你。

    郑一虎哈哈笑道:这两点他都是作梦。

    九公主道:你进京朝不朝见父皇

    郑一虎道:暗中是要朝见的,但不公开,我在京中的行动仍是秘密为上。

    九公主道:好,你在御花园,我替你安排,那儿只有娥采女可到,我连太监也不许来。

    郑一虎点头道:那正合我意,紫仙和玲玲呢

    九公主道:暗入后,除母后和娥外,别人不会知道的。

    郑一虎道:你与我的事怎办

    九公主决然道:我愿作平民,跟你永远不分离,暂时都瞒着。

    郑一虎叹道:这都是我害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