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部分|同床(2)

花间浪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

    朱萼神情放浪,腰肢不住的摆动着,似乎完全沉醉在爱的欢娱中。郑一虎被温热的黏膜包住的宝贝,在朱萼深处变得愈来愈硬,郑一虎感觉朱萼的道黏膜阵阵的抽搐着。这时郑一虎身旁的十公主朱蕤,又满脸绯红的爬过来,她伸手着姐姐的一只房,一面用嘴吸吮着另一只房。这些情景让郑一虎的动作更加疯狂,用劲的抽,朱萼上面被朱蕤吸吮,下面被郑一虎猛,她全身不停的哆嗦着,人像虚脱般的躺在床上。郑一虎正得兴起,看到朱萼的情形,就把朱萼放下,转身又压到十公主朱蕤身上,把更坚硬的大宝贝塞进十公主朱蕤早已**的道里,然后用力的抽送。

    哎唷哥哥啊妹妹又浪了我的小痒嗯你快大宝贝太了哟小好涨哦死妹妹了哼再用力快我快忍不住哟哎妹妹又丢了快泄死了哥哥唔唔哦唔唔喔

    十公主朱蕤玩弄的趣正浓,刚好接着郑一虎疯狂的抽,次次都碰及子花心,强烈的**使得原本抬起的屁股更高高挺起,雪白的下体一阵颤抖后,跌落在床上,人也不禁的阵阵的颤抖。郑一虎的宝贝深在十公主朱蕤的小里,头感觉到一阵阵温热的涌来。于是运气凝神把意识集中在头上,使得整宝贝在小逼里一挺一挺的,而头便在子口上有韵律地磨擦着。

    哎唷哥哥啊怎么这样的好舒服啊哎唷还在泄啦唷泄死妹妹了唷唷

    唷呀不行了又要泄了哎唷泄泄得好舒服啊

    啊哥哥妹妹要死了唷呀微弱的娇呼后十公主朱蕤就昏迷了过去。

    傻弟弟,还不把你的宝贝拔出来,朱萼笑骂着用双手按摩十公主朱蕤的人中和鼻梁:没事的,小妮子只是舒服得过了头,让她睡吧。

    姐姐,真的吗听到朱萼的话郑一虎才放了心,他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听到朱萼的话再一想也就知道了,接着就撒娇的说:姐姐,弟弟还想要呢,你看看它嘛捉住朱萼的手放在宝贝上。

    唉,小虎,你太厉害了。朱萼玉手握着大宝贝套了套,玩了这么久了,这宝贝还是雄纠纠的,姐姐真是爱死你又恨死你了唔唔

    郑一虎不待朱萼说完就用热吻封住她的嘴,掌心按压脯,指头搓捏头。不一会,朱萼的四肢就缠绕在郑一虎身上,湿沾沾的部磨擦着大宝贝,香舌在郑一虎口中疯狂的搅动。郑一虎一面吻啜爱抚一面挺耸屁股,不久便找到道入口,于是用力一挺,噗滋一声大宝贝应声直到底,头顶住子口了。

    哎唷呀小虎顶顶死姐姐了轻点嘛哎唷子被磨得酸死了一开始,朱萼已放浪形骇的娇呼:哎唷又麻又痒的唷唷爽死啦不行了泄了啦

    在郑一虎一轮狂抽猛下,朱萼很快的就又达到**泄了。这次好像泄得比上两次还多,头感到汹涌澎湃的一**的涌来。酥麻的快感传达到郑一虎的每一个神经末梢,令郑一虎有要一为快的冲动。

    啊唷泄死姐姐了小虎还没吗唷 哎唷小虎好烫啊唷呀磨得子酥麻死了哎唷呀又要泄泄出来了呀

    朱萼的道黏膜紧箍着郑一虎的宝贝,子口不断涌出浇灌头。而小虎也在适时泄出阳,刺激得朱萼竟然连续两次泄,而且一次比一次厉害,终于在心力交瘁下沉沉睡去。小虎一手搂住她,一手搂住爬过来的十公主朱蕤,相拥睡去。而白紫仙和马玲玲则已经在一旁发出了微微的鼾声,在小虎日渐增强的战斗力之下,她们越来越有吃不消之感,所以越来越不堪了,一龙四凤,甜甜睡去

    翌日五人醒来,想起昨夜的疯狂,都觉得脸红心热,尤其是十公主朱蕤,脸更是羞得通红。白紫仙取笑她道:怎么还害羞起来,这可不像昨天自荐枕席时的十公主哦

    仙姐姐,你又取笑人家。朱蕤娇嗔着不依:人家是受不了你们和姐夫欢好的刺激吗,弄得人家浑身难受,只好不顾羞耻了。

    哥,你听听,小公主是因为一时受不了刺激才产生的冲动哦马玲玲居然也调侃起朱蕤来了。

    玲姐姐,怎么你也取笑起妹妹来了,净挑人家的毛病。顿了一顿,突然又笑道:其实你们也不必笑话我,你们在床上的表现,哪一个我都比不上。说完嗤嗤笑起来。

    朱萼、白紫仙、马玲玲三人脸同时一红,朱萼斥道:小妮子是爽疯了心了,连姐姐我也扯进去了。

    郑一虎笑道:你们现在都上了我这贼船,想跑也跑不脱了。

    四女同时笑了起来,朱蕤乖巧的送上香吻:哥哥,你赶我们走,我们也不会走的。

    郑一虎笑嘻嘻的亲亲她,双手还不老实的在她前抚着,不多时,朱萼、白紫仙、马玲玲三女也是相继失守。五人亲热了半天,才满意的洗漱。

    吃过早餐,郑一虎就跟四女说明,自己到京城内到处逛逛。中午时分,他会到林和了,二人见面大喜,一同走进天坛附近一家酒楼。饮酒中,林和向郑一虎道:我回家把你的事向家父说过,家父真想见见你。

    郑一虎道:有机会小弟自会去参见伯父的,不过近几日绝对要查探一番,敌人伤亡太重,我们要提防报复。

    林和道:我们五人你见了四个,只有山海关总兵之子常冲你还未见过,他真是急得要命,希望尽早会到你。

    郑一虎道:你找个清静的地方,我们大家聚一番如何

    林和道:好极了,你先去西山,我去叫他们来

    郑一虎道:西山太远,那又是江湖人的必经之地,最好找个僻街胡同里的庭院见面。

    林和道:好,那你先去铁狮胡同,我们马上来。

    郑一虎点点头,吃完先下楼去了。在街上叫了一部马车,郑一虎到了铁狮胡同,打发车走后,他独自徘徊在胡同口。事情**常出意料之外,郑一虎等了一个时辰,都未见林和等人前来,他立知有变,但又不知哪里去找,焦急得不知如何才好。正在焦急中,忽有一个青年人向他奔到道:请问阁下是不是姓郑

    郑一虎看出有异,立即点头道:你贵姓

    那青年道:我姓林,是林和的弟弟。

    郑一虎啊声道:你有什么事吗

    青年道:家兄派我来,吩咐我传言阁下速去**。

    郑一虎道:**在什么方向

    青年道:就在城正南口,我有马在胡同口,阁下只管骑着随我走就是了。

    郑一虎急急随他走出衙同口,一同上马奔走,问道:发生了什么

    青年道:有个巨人不知从哪里来的,也不知从哪里扛来一只铁狮子,足有五千斤重。满城高手无人敢惹他,各府家将,皇卫士,以及无数江湖人都不敢对付他。

    郑一虎道:因此令兄叫我来请你

    青年道:还有邹大哥、杨大哥、黄大哥、常大哥等同时有请。

    郑一虎笑道:我还当出了什么重大之事呢,原来就只这么一丁点小事。

    青年道:不是小事,皇卫士赶他不走,皇上知道就不得了啦。

    郑一虎道:那巨人什么年纪了

    青年道:看样子有五十多了,长相有点像张飞。

    郑一虎啊声道:原来是他,这真不简单了。

    青年道:是谁

    郑一虎答道:二魔王。

    青年大惊道:魔王进京闹事了。

    两骑疾驰如飞,不久来到**广场,只见那里竟是人头拥挤,郑一虎立即下马,对青年道:令兄那里你去通知,叫他不要来会我。

    青年分手去后,郑一虎发出一层真气,真如鱼游于水,轻而易举地进入人群里面。入墙围了一个二十丈大的空圈子,当中确有一支巨大铁狮,这时巨人坐在铁狮的左侧,身前一把特大的长剑。郑一虎正待行去时,岂知人群里恰在这时行出一个老叫化,一身破烂,白发蓬头,苍髯过腹,手持一长有丈余的青竹竿。围观的人群内突然有人大叫道:有戏看了,那是四海神乞到啦。郑一虎不知是谁叫出这字号,因为他对这字号毫不知悉,立即停住不动。

    老叫化已走到铁狮的右面立着,只见他向巨人流声喝道:西门厉,十五年之约你竟忘了

    巨人猛的起身,大笑道:罗公义,你还没有死。

    老叫化子沉声道:生死约未了,我老叫化子还不想入鬼门关,嘿嘿,你在**等谁

    巨人大笑道:久闻京都乃八方英雄荟萃之地,今日一见,名不符实,讵料竟没有一个人敢出来和我动手的。

    老叫化子冷叱道:大地三魔王无故不显形,你哪里是来会武,这是鬼话,你一定有什么谋

    巨人吼叫道:罗公义,你快滚开,我们的约会延后三天。

    老叫化子摇头道:不行,三天后是你老三的约会。

    巨人大怒道:那我们就在这里动手。

    老化子又摇头道:不行,当年是鞑子的天下,我们在此可以动手,现在是大明皇帝的天下,我们不可惊动皇上。

    巨大哈哈大笑道:我管他什么皇帝不皇帝,高兴在哪里动手就在哪里动手。

    老化子亦大怒道:你这无法无天的东西骂声未完,飞起一腿,竟把铁狮踢起丈高,而且直向巨人头上撞去。

    围观的人大惊,想不到老化子竟有这份神力,俱皆吓得后退不已。巨人一见铁狮飞到,同样一脚,反将铁狮踢向老化子,大喝道:罗公义,拔你的乞王杖。

    老化子抽出他的青竹竿,嘿嘿笑道: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铁狮落在老化子面前,地面石板被撞得陷下一尺多深。

    巨人正待拔剑,突见眼前来了个少年,不由一怔,大喝道:小子,找死不成。

    来的是郑一虎,只见他朗声道:天子脚下,谁敢在此打斗。

    老化子觉出这少年有点不寻常,哈哈笑道:老弟,这话说得不错,可惜那笨牛目无君上。

    郑一虎拱手道:前辈,请你和他到城外去斗如何

    老化子道:笨牛不答应,老朽只有和他在此地分个高下。

    郑一虎道:谁不答应,谁就犯了皇法。他顺势一脚,竟把铁狮从深陷的地内勾起,举手一托,轻巧的托住,尤如托只皮球一般,毫不吃力。围观的人哄然大叫喝采。老化子暗暗忖道:想不以京城内竟有这样的少年人物。

    郑一虎面向巨人道:这铁狮你从哪儿带来的

    巨人也感到不对了,可是他仍旧不在乎,哈哈笑道:是老夫由泰山提来的。

    郑一虎道:那你就送回泰山去罢「罢」字一出,举手一推,铁狮如箭一般飞向巨人。

    巨人一看来势,面色一紧,猛地一推双掌,大吼道:我高兴提来,但不高兴提回去。

    郑一虎看到狮子回飞,举后一拂,冷笑道:我非要你送回不可。第二次

    倒贴ok?全文阅读

    铁狮去势更猛更快,这下连老化子也惊愕啦,立即向旁边走开,他已看郑一虎的神力愈来愈增。

    巨人听出铁狮竟带出呼呼风声,面色大变,双掌再推,但却不开口了。郑一虎与其拂来推去,速度愈来愈快,围观的也看得透不过气来,紧张之情不问可知,连喝采也忘了。巨人已到心寒胆战之际了,这时他想不接都不行,压力太强,不由他不向后啦。三十余次来回之后,郑一虎距他只有三丈多远,最后一式拂出,他的右手再不收回,硬将铁狮堵在巨人身前。巨人被迫,不得不将双掌抵住,但他两目已突,满面汗出如雨,脖子上的筋红中带青,气促如牛。

    郑一虎冷笑道:这是京师重地,我不杀你,现在问你,愿不愿意把铁狮送回巨人已无余力,再不答应便难幸免,可是口不能开,只有点头了。

    郑一虎收回内功,大喝道:那就快滚。

    巨人双掌托住铁狮,张口喘气,立即低头转身。围观的人群自动让开一条路,使巨人好通行。然而郑一虎不放心,他一直跟在巨人后面,尤如押解犯人一般,直到城外去了。老化子这时不见了,郑一虎后面跟着一群人,其中当然也有邹京玉、林和、杨猛等五公子在内。足足有两个时辰才把巨人送走,郑一虎放心了,他相信二魔王这次败后,不会再来北京捣乱啦。

    五龙公子走近郑一虎,人人兴高采烈,林和大笑道:郑大侠,我们又看到你大显威风了。

    郑一虎先和常冲握手,笑道:我们找个地方喝一杯如何

    杨猛抢着道:城外清静,大家跟我来。

    大家随他走到环城河边一家酒楼上,人人开怀畅饮,一直喝到天黑。六个人喝完酒,密商一阵才分手,郑一虎乘黑回转御花园。牡丹阁早有四女在等着,大家一见郑一虎就兴高采列地迎上道:阿虎,你在**驱退二魔王。

    郑一虎道:你们怎么知道

    九公主朱萼道:父皇都知道了,但不知是你。

    郑一虎道:是卫士看到的

    十公主朱蕤点头道:这半天,整个京城都轰动了。

    郑一虎道:还有个老辈人物我今天见到了,可惜以往未听说过。

    九公主格格笑道:他是十妹的尊师嘛。

    郑一虎吓声道:十妹怎会拜在四海神乞名下受艺

    九公主朱萼道:这是秘密,连父皇都不知道。

    郑一虎道:你的授业恩师又是谁

    九公主道:今天也在人群中,但不告诉你。

    郑一虎道:一定也是神秘人物,我会查出的。

    白紫仙啊呀道:你喝了多少酒,快休息罢,醺死人了。

    郑一虎今天是真喝,毫未运内功抵抗,这时也知过量了,然而他内功深,一点也不觉醉。四女送他到中层阁上休息,她们就在园中散步去了。上灯的时候,郑一虎突觉有点不对,他由梦中惊觉地跳下床,喃喃道:空中有谁经过皇官。

    四女来回走,他俏悄行出,抬头一看,明月在天,哪有什么影子。心有所疑,立即展开轻功向内扑去。御书房四周确有不少卫士,而且值班太监往来不绝,可是郑一虎的轻功太玄,谁也不知他到了。通过几处曲折的雕栏,他不管有多少卫士,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闪进了御书房。一个穿黄色滚龙青袍的中年人这时正在烛光下看奏本,貌相肃穆,神充沛,郑一虎知道那就是皇上。但奇怪,这时在皇上旁边竟坐着一个老人,郑一虎触目愕然,吓然竟是朱五叔。郑一虎不响,以最高的轻功闪到皇上的后面,恰好隐身屏风后。

    皇上看完手中奏章,缓缓抬起头,面含笑意,向着朱五叔道:皇叔,西域的征讨很顺利。

    朱五叔欠身道:这是陛下之福。

    皇上大笑道:只怕是郑一虎的功劳。

    朱五叔道:孩子可能进京了。

    皇上道:听说他不肯作官但为什么却不来见我

    朱五叔道:孩子会来朝见的,可是太忙,臣叔这次全力赶返京中,就是找他来朝见陛下。

    皇上笑道:皇叔一路有何耳闻

    朱五叔道:孩子在小五台扫荡了一大批恶贼,又在永清城外大展身手,目前京城附近的匪类已消声匿迹了。

    皇上哈哈笑道:今天听奏,说**来了一个什么二魔王,又出现一个四海神乞,结果二魔王被一个少年压退,想必那少年定是小虎了。

    朱五叔郑重道:二魔王进京定有诡谋,他是江湖匪类第一大批中原高手,好在打退了,否则恐怕会扰乱京师。正说着,突闻外面起了骚动。

    朱五叔陡地起身道:皇上,可能有刺客。

    皇上反沉着道:皇叔请坐,外面卫士近来加倍防守了。「了」字未落,突然发出两声惨叫。

    朱五叔猛的拔出佩剑,火速站在皇上身边道:皇上,来人太强,有两个卫士殉职了。

    这时皇上也从御案上抽出一把玉剑,沉声道:让他进来。门外再传卫士死亡之声,这时突见一个中年凶汉扑进来。

    朱五叔一见大喝道:你是什么人

    那人手持一把巨型狼牙,举手横扫,挡在门口,竟使外面的卫士无力冲进,他嘿嘿笑道:老儿。你想知道我的来历吗

    朱五叔横身挡住皇上,喝道:你竟敢入行刺。

    那人大笑道:老儿,当年朱元璋打天下时,他的势力还没有我的先祖强大,论形势,这天下应是我陈家的。一顿,陡然又吼道:我祖称帝,哪点不如朱元璋,讵料朱元璋施诡计将我先祖打败,今日我要杀你姓朱的一族。

    皇上沉着问道:就是陈友谅的后代

    那人恨声道:不错,现在你朱家已作了几代,应该让我了。

    朱五叔叱道:你现在属什么帮派,竟敢造反。

    突然皇帝背后走出郑一虎道:五叔,他是鬼王的二徒弟,江湖称他叫歹毒鬼,想不到其先祖陈友谅谋杀主师,率众为寇,而今他这个后代更没有出息,居然作了鬼徒。皇上回头一看,不由愕然。

    朱五叔一见大喜,哈哈笑道:孩子,你已先一步藏在这里了。

    郑一虎先向皇上跪下道,求主上宽恕小臣暗入书房之罪。

    皇上明白他是谁了,亲手扶起,哈哈笑道,小虎,你太神出鬼没了。

    郑一虎起身接道:臣本待报明而进,但知此贼早已进,因此预先藏起观其动静。

    朱五叔道:你不能放走他。

    郑一虎道:这个当然,行刺皇上,罪该万死。

    歹毒鬼大喝道:你是谁

    郑一虎淡然道:你看看我是谁,鬼徒,你的幽冥功可以施展了,再迟你就来不及了。

    歹毒鬼闻言变色,他想不到这少年竟清楚其底细,吼声道:你是谁

    郑一虎欺身而上,瞬眼到了他的身前,朗声笑道:我叫郑一虎。

    歹毒鬼吓声大叫道:你是飞龙。

    郑一虎道:那是番兵喊出来的字号,鬼徒,你动手罢。歹毒鬼大喝一声,狼牙横扫而出。郑一虎不闪不避,顺手一反掌,那样利齿森森的巨,他竟叉开五指抓住,紧接着叱道:脱手。歹毒鬼只感全身大大一震,半体发毛,低头一看,虎口流血,兵器已到郑一虎手中去了。

    郑一虎在他一怔之下,防其施展幽冥功逃走,左手跟着拍,再道:倒下。这一掌,歹毒鬼如遭雷轰,知觉顿失,颓然倒地。

    门外的卫士拥了进来,朱五叔也走了上去,问道:打死了

    郑一虎道:只震闭其天地二桥,使其变成普通高手,今后须再练三年才能打通。

    朱五叔道:那他不能动了

    郑一虎道:他有幽冥功,可以化身逃走,因此我又加闭其知觉,否则无法捉拿。

    朱五叔急急吩咐卫士道:火速捆绑,押入天牢。

    郑一虎郑重道:小心押送,提防其有师兄弟同来。

    卫士连声答应去后,皇上行近郑一虎笑道:平番功可封侯,救驾其功更大,小虎,你真不作官

    郑一虎再跪下道:主人,小臣乃江湖人,野难收,加之放浪成习。

    皇上笑道:真是野孩子,那你总得接受朕一点心意才是。

    郑一虎道:皇上就赐小臣行入禁而不禁,使可时时探望皇上,小臣就心满意足了。

    皇上大笑道:这个你已自作啦。

    郑一虎道:未得主上许可,臣是犯法的。

    皇上笑道:朕不罪你,谁还罪你好罢,今后不但禁,就是文武百官之家亦任由你自由出入。

    郑一虎谢过恩,起身道:今晚臣要详细探查全城,皇上请回安息罢。

    皇上笑道:满朝文武,如果尽似你这样,那寡人也就高枕无忧了。小虎,你的功劳朕给你保留,只要你任何时候想要作官,你尽管开口就是了。

    郑一虎再谢恩,之后向朱五叔道:我送你老回府如何

    朱五叔笑道:我和皇上还有事情,你先走罢。

    郑一虎要走时,皇上又叫住道:小虎,此后你见了寡人免行大礼,朕倒是欣赏你们江湖人那种拱拱手的方便,有地方坐,你就自己坐,无须我摆手叫坐,这个你一定很高兴吧。

    郑一虎带笑应是,退出御书房,这回他可大摇大摆的行动了。皇上已给他最大的方便了,但他走出书房仍吁口大气,回到牡丹阁,忽见九公主接着道:小虎,三妹追贼去了。

    郑一虎大惊道:皇上那儿闹刺客,这儿也出事了

    九公主道:我就是听到皇上那儿闹刺客才赶去的,现在半路上遇到一个武功高深莫测的贼人。小妹不在,我和二妹都打不过,如没有玲妹,今晚我们都完了。

    郑一虎道:紫仙呢

    九公主道:她叫我等你,她自己追三妹去了。

    郑一虎道:什么方向

    九公主道:北面,贼人不敌三妹,可是非常狡猾,竟把三妹引去了。

    郑一虎道:你跟我走,我可能不回来了。

    九公主道:我就是在等你,没有什么可收拾啦。

    郑一虎带着她火速向北追,但在出城时却遇到林和和邹京玉,只见林和大声道:郑贤弟可是在追马姑娘

    郑一虎道:林兄发现了

    林和道:偏东面去了,马姑娘前面有四条黑影。

    郑一虎大惊道:不好,贼人是诱敌之计。别了林、邹二人,郑一虎伸手拉住九公主,低喝一道:快。

    整夜急追,岂知连点影子都未,及至天亮,九公主又遇到两个大汉,她认得是杨兵部的家将,上前问道:你们作什么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