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部分|银魂(1)

花间浪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

    第十四章银魂

    进入五台山脉,天下通向郑一虎道:我们由北台进中台,他们还没有离开,不过双方势力非常强大,我们暂时勿露面。等到其中一方离去时再动手。

    郑一虎道:魔王我会过,玲玲也会过,他还是青年。

    天下通大笑道:你看他表面嘛,实际上他已九十多了,他练了倩女离魂法,凡是被他害过的女子,其气神都被摄取一空,那比采补还厉害。

    九公主道:他目前有什么势力

    天下通道:他除了两个义弟和二魔和三魔之外,还有十二魔将,其功力毫不差于二魔。

    郑一虎大惊道:那我们就不可正面下手了。

    天下通道:到了时机听我的,我说动就动,我不开口就莫动。

    当他们渐渐接近北台峰地,天下通摆手道:你们到前面林中去,暂时勿动,我去去就来。

    郑一虎点头答应,带着三女走进中台峰,乘这时,郑一虎出四粒仙果,交给九公主和白紫仙道:快点吞下去,就在这林中坐功,不是当前有强敌,我几乎忘了这件大事。

    马玲玲道:我也忘了,你早该给大姐二姐吃啦。

    在林中等了两个时辰还不见天下通口来,两女的行功都完了,郑一虎感到不耐烦啦。九公主和白紫仙感到体内大起变化,不但神清气爽,而且有浊质全化之感,不禁喜极大叫。马玲玲道:你们试试作「梯云步虚」看看。

    二女骇然道:真能嘛

    马玲玲道:当然能。

    二女举步一试,真是如履实地,明知脚下无物,但却似有什么托住,她们早已练功,这时仍感新奇不已。渐渐的,二女登过林梢了,九公主忽然叫道:天下通由峰顶回来了。

    郑一虎道:快下来,一定有事了。

    二女刚落地,天下通也到了,只见他喘息道:快,大家向左面走。

    郑一虎急问道:什么事

    天下通道:金骷髅出现了。

    郑一虎道:向我们这边来了

    天下通摇头道:不,你只管走,到了一座崖上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郑一虎和三女随着他一阵急奔,翻过一座山岭,来到一处悬崖上。天下通指着崖下一座石谷道:你们看,谷中间只有三株枯树,树上吊着什么

    大家一注目,莫不骇然道:八个尸体。

    天下通道:这八尸一半是魔鬼党的高手,一半是魔王的手下。

    郑一虎啊声道:金骷髅趁他们开会时赶到了。

    天下通点头道:魔鬼党的主要人物有「五遁法」,魔王重要人物练有魔雾,他们如不凭着这一套逃走了,也许都死光了。

    郑一虎道:我们已无须去中台峰了

    天下通道:我们探探金骷髅的行动也不错,但要特别小心,我知道他正向南行。

    九公主道:这怪物无影无形,我们怎能看到

    天下通道:他也是人,只是心狠手辣,没有人而已,哪有看不到的道理,不过他在杀人或有所举动时是不能看到他的。

    郑一虎道:这怪物实难对付,因为不知他练有什么功夫。

    天下通道:我能推算的是有质之物,似武功这一类无质之物我也束手无策了。离开五台山主脉又是天黑的时候了,天下通又向郑一虎道:你到左侧五里外一座镇上去,我们深夜再动手。

    郑一虎道:不等到天明吗

    天下通道:你不要问,我有主张。他忽然向马玲玲道:你的金丝虎暂时给我用用如何

    马玲玲点头道:你带去吧,它很听话的。

    天下通道:我知道,它的妈妈我认识。

    郑一虎笑道:这又奇了,你竟见过大虎

    天下通道:她在地底湖住了三十年啦,我虽没去过,但我在外面会过。

    郑一虎笑道:它的妈妈现在五皇叔身边,目前在北京。

    天下通道:鬼王想得到它们可费了不少脑筋,小鬼都死了不少。

    白紫仙笑道:你真是天下通,什么事也知道。

    天下通道:大事,或突发之事要推算,有些事是耳闻,有些事是目见,总算起来比别人强一点罢了,如真正谈到天下通那还差十万八千里呢。

    分手后,郑一虎依言找到那座小镇,打听之下,讵料竟是龙泉关外的地方。落店后,吃过饭,天刚上灯,四人仍是开一间房子。悄悄的,他们奔上长城,天下通立住望望,郑重道:你有什么感觉

    郑一虎道:在南端两里外似有两个人在说话。

    天下通道:是了,你的听力不错。

    九公主道:银色魂有两个

    天下通道:听得出的不是他,他的来去无人能察觉,否则他就不算厉害了,这两人可能是他的手下。

    郑一虎忽然噫声道:是女子的声音。

    天下通道:不管怎样,我们悄悄前去,看看就明白。

    五人顺城墙下面探进,渐渐觉出接近了。面对一座石山,长城是骑着石山筑去的,郑一虎悄声向天下通道:她们在最高处

    天下通道:你们停下,我去看看再回来。

    郑一虎道:当心有银色魂在场。

    天下通道:防备的神通我有余。

    他去了之后,郑一虎向三女道:大家开始运动,提防魔鬼暗袭。

    九公主道:我看到一个人了。

    郑一虎道:在哪里

    九公主道:在石山上,是个女子,一现又隐去了。

    郑一虎道:银色魂至今不知是男是女,总之我们谨慎为上。

    当此之际,忽然有个女子陡立于城墙上朗声道:这不是三位妹妹嘛

    公主猛抬头,一见也感惊讶道:申姐姐。城墙上立着一个少女,讵料竟是中帼帮的帮主申瑶。

    白紫仙忽然抢着翻上去笑道:姐姐由哪里来

    申帮主笑道:我们在库库推穆尔一别之后,简直不知你们那去了,我由西域打三个转,听说魔鬼党在京城闹事,所以又赶了回来。却又忽然接到一封无名怪信,这信真是无头无尾,上面叫我火速奔龙泉关。

    马玲玲道:大姐刚到

    申帮主道:是的,我只带濮萃华一人来,但在前面石山上又看到一封信,信上说我已到迟一天,又叫我火速赴黄金岛。

    郑一虎猛叫道:那是奇险之地。申帮主不识郑一虎,而郑一虎却在暗中看到过她,这时郑一虎提出黄金岛是最危险的地方,她对这少年对她的关怀感到十分诧异。

    小兄弟,黄金岛这地方,我还不清楚。申帮主望着将上城墙的郑一虎带笑说。

    九公主立即介绍道:大姐,他就是番兵所称的天朝飞龙郑一虎啊,你还没见过吧

    申帮主一惊道:小兄弟的名声真是轰动天下呀。

    郑一虎道:大姐给我带高帽子了。正说着,忽见天下通回来了,而且带着濮萃华一道来。

    白紫仙一见笑道:我们以为石山上是魔鬼,现在证明是大姐和濮姐在石山上说话了。

    天下通奇道:你们早已认识了。

    申帮主道:老伯,我还没想到有你在这里呢。

    天下通道:闲话少说,申姑娘,你那封信呢

    申帮主道:是萃妹告诉你的呢,咯,你看看,字迹清秀而且是一笔好书法。

    天下通看完后仍交给申帮主,而上显出惊疑不定之情道:这信留在石山上,除了他还会是谁

    郑一虎道:你说是银色魂留的

    天下通道:老夫委实想不出第二人来

    郑一虎道:这样说,银色魂是个女子了

    天下通道:大家坐一下来揣摩揣摩,这中间还有很多想不通的道理。

    众人依言围坐一圈,申帮主道:银色魂我还是近几天才知道这字号,据说他是最老一辈的巨魔。

    天下通道:假设这封信是他留的,你们想到底是善意还是恶意

    郑一虎道:如说是恶意,他又何必来这一套,干脆向申大姐下手不就结了

    天下通点头道:这话有理由,他一生从来不作多余之举。

    申帮主道:小虎说黄金岛是奇险之地,既是善意,他为何又要我去

    天下通道:这就是令人费解的地方。

    郑一虎道:未去到那里之前,一切都空谈,不过黄金岛在何地,恐怕只有你老知情,然而你老有言在先,这是三不去的地方,这倒是个难题。

    天下通道:我已答应和你合作,自然又当别论了。

    郑一虎大喜道:有你同行,危险已减少大半,同时在我们心中亦有安全感了。

    天下通道:现在就动身,大家要在七天内赶到新黄河口出海。

    九公主道:黄金岛在那里

    天下通道:我只知一个大概范围,那是太平洋中的西南方向,从海船足足要两个月的时间,南距菲律宾群岛一千里,西距我国琼崖一千八百里。该处连海盗「大龙王」都不敢去,四面是火山围绕,甚至连鱼群都不敢游近二百里内。

    白紫仙道:那我们要买船自己驾驶了。

    天下通道:那还要问,同时海上时有暴风雨,这次的危险太大了。

    九公主道:大海船须要很多人手,我们这几个怎够

    天下通道:我有办法,到了海边再说。

    时在半夜过后,他们五女二男,老少七人,加上一只小金虎,说走就走,直赴新黄河口。好在路上没有多情发生,加上他们日夜不停的奔走,实际上还不到五天五夜就到了。在这期间,郑一虎已经与申瑶、濮萃华两人很熟了,再加上九公主朱萼、白紫仙、马玲玲三女夹在其中,相处的十分融洽。在海边,天下通让大家在一座渔村中休息大半天,他自己单独找船去了。于是小虎等一男五女,正好借此机会闲聊。

    小虎,你的功力就不用说了,为什么三位妹妹的功力也这么高了,而且令我感到不解的是,公主和白妹妹的功力好像在最近一段时间增长了不少,从我上次见她们,也不过才一个多月的时间啊。申瑶提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本来早就想问了,但一直在赶路,中间休息时间很少,所以没找到机会。

    郑一虎笑道:大姐看的不错,她们的功力是有了增长。不过不是我的功劳,而是仙果的功劳。

    仙果濮萃华和申瑶同时惊奇的问道。

    不错。小虎取出装仙果的玉瓶,从中取出两颗,分别递给申瑶和濮萃华道:瑶姐姐和萃姐姐,服下之后赶紧运功,才能充分发挥效力。

    什么,

    倒贴ok?最新章节

    你要送给我们小虎,这么珍贵的东西,你舍得申瑶问道。

    珍贵的东西也要让它发挥作用啊,我送给你们,正是物尽其用啊。其实这只对功力不够的人才有用,功力到了一定程度,它能发挥的效力就有限了。不知大姐帮中有多少姐妹,我愿意每人赠送一颗。郑一虎笑着答道。

    濮萃华笑着道:我们连大姐共四十九人,你可要亏大了。

    郑一虎笑道:难得有你们这些巾帼,不让须眉的敢与「魔鬼党」作对,令人敬佩。相比之下,一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只知明哲保身,实在令人齿冷。不过,魔鬼党人手段诡异,邪法颇多,你们女孩子要不提高功力,实在是很危险的事情。说着,将一个玉瓶递给申瑶:大姐,你收好了。看去,玉瓶里至少还有七八十粒仙果。

    申瑶道:小虎,难得你有这份心,你都给我们了,以后你拿什么来送给你自己的人。

    郑一虎笑道:大姐,我还有。再说,我父母、兄长都已经不在了,哪里还有什么别的自己人

    白紫仙笑道:大姐,你就收下吧,不要辜负了小虎的一片怜香惜玉之心。话中带着些调侃,只是连申瑶和濮萃华也包了进去。

    申瑶脸一红:妹子,你居然连姐姐也调侃进去了。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客气了,代那些妹妹收下了。

    马玲玲不失时机的问道:大姐,你可有了心中的人了

    申瑶笑着道:哪有啊哪像你们,有了小虎,只怕要将姐姐都忘了。

    郑一虎听得话题涉及到自己,只好做哑巴了,马玲玲是「打蛇随棍上」,接着道:大姐要是喜欢的话,我们可以双手奉上。

    如此一说,申瑶和郑一虎的脸都腾的红了,郑一虎斥道:玲玲,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呀,开玩笑也要有个分寸啊。

    申瑶红着脸道:玲妹子,你话到嘴边,却说不下去了。

    大姐,你以为我是开玩笑才不是呢,我是说的真心话。马玲玲正色道。

    九公主朱萼也是适时道:大姐,玲玲不是瞎说,这是我们三人的心里话。这话对萃姐姐也是一样,我们也是衷心欢迎的。如此一说,连濮萃华的脸也腾的红了。

    萼姐姐,你们这是怎么啦这种话也说的出来郑一虎急了。

    小虎,说老实话,难道你不喜欢瑶姐姐和萃姐姐白紫仙歪着脑袋问郑一虎。

    郑一虎红着脸道:喜欢并不一定都要都要成为夫妻啊。

    马玲玲接着道:瑶姐姐,萃姐姐,从这几天的相处当中,可以看出其实你们也是很喜欢小虎的。

    申瑶抬起头道:但我们只是把他当弟弟呀,因为我们都比他大好几岁。

    大几岁又怎么啦,我看没什么门外突然传来天下通的声音,将屋内的人吓了一大跳。

    濮萃华红着脸道:你老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天下通笑道:这呆会再说,先说说你们是怎么回事

    马玲玲很快简略的说了一遍,天下通才明白前因后果,点头道:原来是你们三个小妮子开的头,难得你们不忌不妒。说完对申瑶和濮萃华笑道:不过小虎是我几十年佩服的第一人,跟着他保险不吃亏,当然要你们自己愿意才行。此时只怕你们也是刚想这个问题,她们三个要不提起,你们只怕永远都会当小虎是弟弟看待,绝想不到这事上去。所以,这事还得你们自己拿主意,你们自己再想想吧。只要你们愿意,相信小虎他是求之不得的,这小子我是看透了,「韩信点兵,多多益善」。我虽然不是通看相,但也看得出小虎这一生牵扯的女子只怕不在少数。

    如此一说,众人都不便再说什么,郑一虎是尴尬的笑了笑道:你老真是嘴下不留情。

    天下通得意的笑道:嘿,你小子享福,难道不让我图个嘴快,再说我也是实话实说呀。

    好了,好了,我算怕了你老。你老还没说为什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郑一虎赶紧转移话题,再说下去就更尴尬了。

    天下通闻言,兴高采烈地向大家说道:我们很顺利,不但船不要买,船夫也是现成的,现在就动身上船,明天一大早就出航。

    郑一虎诧然道:那有这般便宜的事。

    天下通道:这是我预料中事,早已算定了的。

    申帮主道:几个月的饮食呢,难道也不要准备。

    天下通道:告诉你们,船是海盗船,船夫就是海盗高手。

    郑一虎道:你老与海盗有交往

    天下通道:东海马贼是我记名弟子,他的手下有千多人,船海一带都有他的伪商船。大龙王是他老子,你想想看,我要船还有什么问题。

    大家高兴极了,立即随他奔至海边。离岸半里还停泊着一艘大海船,三桅高耸,舱分三层,确是庞然大物。船上可容百余人,这时却在船前立着三十个魁梧大汉,郑一虎诧异道:船靠得这么远,又没有小船来接

    天下通大笑道:马贼在此地的手下有百多人,但听到你们要去黄金岛时,敢同行的仅仅只有那二十几个,可说是自愿冒险,这时停泊离岸,显有考考你们功夫之心。

    九公主笑道:他们要如何考法

    天下通道:这很明显,看你们如何上船

    白紫仙道:踏波半里又不是什么稀罕的功夫。

    天下通道:这也算是武林特殊高手了,在普通高手的海盗眼中已够满意了。

    濮萃华道:我最差,我只能踏波上船,你们各显一手,愈高愈好,要他们诚心共患难,就得使他们有信心。

    天下通道:这是非常有理的话。

    中间三条大船,但不是齐头并进,显然人处,显然不是一帮的两侧现出两只小船,可是在镜上看十分显明。九公主噫声道:左侧小船是个青年美女,她坐船后,竟是运真气催舟。

    天下通道:我明白了,这是银色魂弟子。

    郑一虎摇头道:论真正的目光,老头儿,不是我看低你,你确不如我了,这女子满面正气,眼神无邪,她绝非银色魂的传人。

    天下通注目良久,叹声道:小子,你比我细心,不错,你看法对,我是大意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白紫仙道:你们真是钻牛角尖,为什么一定要把银色魂拉进去呢,这女子就不能与银色魂无关吗

    天下通骂道:驾银光在空中现迹的绝对是银色魂,而这女子又与那银光有关连。

    白紫仙道:你能拿出什么证据

    天下通道:证据没有,但有理由推断。

    白紫仙道:理由呢

    郑一虎接口道:紫仙勿争,老头的想法是正确的,申姐姐那最后一封信是在石山上得到了,而在申姐未到石山之前又有银落在那里,老头是据信上的字迹出于女子之手,且恰好这小船又是一个女子。

    白紫仙格格笑道:你们再看看右侧上的小舟,那儿不又是一个青年美女吗现在有两个女子了,老头能说这又是一个银色魂的传人不成大家只注意右船,这时一看,都愕住了。

    一直没有开口的马玲玲这时向郑一虎,道:阿虎,我有一个异想天开的看法

    郑一虎含笑道:说说看。

    马玲玲道:银色魂和金骷髅死了。

    天下通噫声道:这是正常的想法,小姐,再说你的意见

    马玲玲道:右面女子我不敢说,左面女子八成是与银色魂有关。

    白紫仙又接口道:妹子,你也是这样想

    马玲玲道:二姐,我打个比方给你听吧,假说银色魂是真死了,而他的一切都留在某个秘密地方,如古洞、海底等等、他没有传人,因之这一切被这左面女子得去了。

    天下通大叫道:有理,有理,确是说得通。

    郑一虎也同意道:这正符合这女子之所以正而不邪的原因了,她得到的虽是邪人的东西,但她本身却正派。

    白紫仙没有说话了,笑道:三妹竟想得这样远,我也服了。

    申帮主道:左面女子假设如此,右面呢

    郑一虎道:右面女子却不同,她美则美,但目光带煞这虽不能说她邪,但是个非常骄傲而厉害的女子。

    天下通道:世间事,往往无独而有偶,这女子说不定就是金骷髅的弟子,遭遇也与左面女子相同。

    白紫仙笑道:老头真想的太妙了,好在没有第三个,不然又怎样说。

    天下通噫声道:白妞儿真是抬死杠的角色。

    申帮主道:老头,凡推论一件事物,一定要有相反的,否则就偏重某一方了,而且找不到真正的答案。

    濮萃华突然叫道:后面大船舱立前的是谁

    大家立将目光移动,天下通啊声道:魔鬼党第一号头子。

    郑一虎看出那人是个四十多岁的书生人物,接口道:魔鬼党来了,魔王、鬼王无疑也来了,到底是冲着我们而来或是另有别的事情。

    天下通道:可能另有事情,如对我们而来,绝对不会盯这么远还不下手。

    马玲玲忽然叫道:第二号船头立着魔王,人刚从舱中出来。

    魔王只有申帮主和濮萃华不识,其他的人都见过,郑一虎道:那第三号船上定是鬼王无疑了。

    天下通哈哈笑道:这批人要和我们赴黄金岛冒险比胜负。

    九公主道:你老虽是一句笑话,也许真说对了。

    上了船,郑一虎和众女住在中层,天下通却不愿呆在下面,与众海岛住在上层。因为是一条大船,一层就可以住四十个人。他们的人加起来才三十个左右,所以不光上层都没满,中层就小虎等六人,底层更是空无一人。整条船,显得空空荡荡的。

    郑一虎对申瑶和濮萃华道:两位姐姐别将玲玲她们的话放在心中,但是此去「黄金岛」只怕颇多危险,两位姐姐还是趁早将仙果服下运功。

    申瑶和濮萃华微红着脸,申瑶道:小虎,老实说我们并非不愿,而是觉得不配。

    郑一虎道:大姐言重了,大姐人称女神,令人不敢亵渎,小虎也不敢有此奢求。现在不谈这个,你和萃姐姐还是赶紧服下仙果吧。

    申瑶和濮萃华闻言点点头,依言服下,盘坐运功,郑一虎和朱萼、白紫仙、马玲玲给她们护法。大约一个时辰之后,申瑶和濮萃华运功完毕,只觉浑身清爽,舒适无比。两人坐起来,濮萃华道:小虎,三位妹妹,辛苦你们四人了,赶紧回去休息吧。

    申瑶也道: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时候不早,你们还是抓紧时间回去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