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部分|心声(2)

花间浪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

    这天,夫妻三人在山路上飞驰着,看看天色,已是傍晚,郑一虎对二女道:娴姐姐、兰姐姐,看来今天晚上我们又找不到城镇过夜了。

    张静娴不以为意的笑道:这有什么,我们又不是娇滴滴的千金小姐,这点苦算什么

    郑一虎一笑,正要说话,忽然风声中传来打斗呵斥声,还不时夹杂着惨叫声,听音辨位,应该就在正前方。郑一虎对二女道:前面有人打斗,我们快走。

    三人立即运足功力,郑一虎两手分别挽着二女,有如三只大鸟从天际划过,普通的人本看不出那是三道人影,只怕以为是什么飞禽。不一会儿,三人已经能够看到打斗现场了,那是在两山之间的山谷中,数十人在混战,郑一虎略一扫视,一方是十二个蒙面人,另一方则是「魔鬼党」徒,人数应该在五十人左右。蒙面人一方虽然人数上处于劣势,但是似乎反而处于上风,不时的传来「魔鬼党」匪徒的惨叫声。

    郑一虎对二女道:又是「魔鬼党」匪徒,我们走,别放走一个匪徒。张静娴、李君兰不待他说完,早已腾身而起,向「魔鬼党」匪徒中落去,她们是恨死「魔鬼党」了,如今经郑一虎「仙果」之助,又经「阳合璧」打通了「任督二脉」,已非昔日吴下阿蒙

    郑一虎也不迟疑,宛如一只大鸟,人尚在空中,掌却已经发出,立时一片鬼哭狼嚎之声。本来「魔鬼党」人就处于下风,如今对方又添了三个顶尖高手,更是阵脚大乱,溃不成军,四散逃窜。但他们怎么逃脱得了,不到盏茶功夫,五十多个匪徒悉数被歼。

    匪徒已歼,十二个蒙面人走上前来,从她们的身形和走路的姿势,郑一虎一眼就可以看出她们全是女子。果不其然,走在前头的一个突然惊咦出声,向张静娴、李君兰二女道:这不是华山派的张姐姐和李妹妹么声音有如黄莺出谷,十分悦耳。

    张静娴、李君兰二女一愣,张静娴道:姑娘怎么认得我们姐妹

    只见蒙面人一伸手,扯去脸上的蒙面黑纱,露出一张沉鱼落雁般的娇靥,张静娴脑中一闪:姑娘是「巾帼帮」的冷姑娘

    那少女点头道:小妹正是冷翠华,这位公子是她将目光转向了郑一虎,不光是她,她身后的蒙面少女全将目光凝聚到了郑一虎身上。

    李君兰抢着道:这位就是郑一虎公子啊,他的大名你们想必都听过吧

    啊是公子冷翠华高兴的一声娇呼,转身吩咐道:还不恢复本来面目,拜见公子

    她身后的少女闻言果然都除掉蒙面黑纱,露出花容玉貌,果然个个貌比花娇,十二个一起朝郑一虎恭声裣衽为福道:「巾帼帮」冷翠华率姐妹拜见公子。

    郑一虎忙道:姑娘们切莫多礼,郑某承受不起。

    其中一少女娇笑着道:公子是我们大姐夫君,说来也是我们姐夫,还有什么承受不起的。

    郑一虎脸上一红,还未答话,冷翠华娇叱道:凤妹,怎么这样跟公子说话

    郑一虎奇道:冷姑娘,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冷翠华娇笑着道:大姐早已通知了我们帮中姐妹,大姐还说说到这里,突然脸一红,说不下去了。

    张静娴问道:冷妹妹,申姐姐还说什么,你怎么不说下去了

    冷翠华面现羞涩,其余众女也是个个娇靥微红,郑一虎心头一震,已知申瑶在信中说了什么,忙岔道:别净站着这儿了,天已经快黑了,我们赶紧找个住宿的地方吧,有什么话到时候再说不迟张静娴、李君兰二女也是冰雪聪明,心头也是有些明白,再看郑一虎出言制止,所以也没再追问下去。

    冷翠华闻言瞅了郑一虎一眼,接道:公子不用担心,前面不远有个山洞,是我们的落脚之处,公子和两位姑娘请跟我来。说着当先带路。

    一行十五人很快就来到冷翠华所说的山洞,呵,山洞里收拾得干干净净,东西是应有尽有。郑一虎笑问道:你们可是在这住了很长时间

    冷翠华点点头道:不错,我们姐妹觉得住客栈还不如住山洞,行动也方便,方圆数百里的「魔鬼党」匪徒,基本上都被我们肃清了。说着一笑道:让我来给公子介绍一下姐妹。说完让十一个少女站成一排,依次介绍:霍瑶红、何瑛、崔美玲、柳如雯、梁玉凤、黄月英、周素燕、姜玉琪、蒋明珠、余晓君、李芳芝,我们是第四队。

    寒暄一阵,冷翠华吩咐几个少女生火做饭,其余少女收拾东西,张静娴和李君兰也跟着去帮忙,少女们凑在一起自然少不了叽叽喳喳,郑一虎不用想也知道,她们的话题肯定离不了自己,何况还不时的有只言片语传入自己的耳中。郑一虎无奈苦笑一下,起身走出山洞,此时天还没全黑,四处山风凛冽,普通人可受不了,但对于郑一虎来说,却是丝毫没有觉得。郑一虎回想起最近经历过的一些事情,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突然耳边传来冷翠华的声音:公子。

    郑一虎转过身来,见冷翠华正含笑望着自己,于是问道:什么事

    冷翠华娇笑着道:公子是不是感觉受到冷落了

    郑一虎笑道:姑娘多心了。

    冷翠华走近郑一虎,凝视着他,螓首微抬道:公子想必已经猜出大姐信中之意了吧

    郑一虎点点头道:我约猜出了几分

    冷翠华毫不放松地道:那公子的意见呢

    郑一虎反问道:姑娘的意思是

    冷翠华直接了当地道:公子是否愿意接纳贱妾姐妹们

    郑一虎料不到冷翠华如此大胆直接,不由一呆,然后道:姑娘们的意思呢

    冷翠华毫不害羞,盯着郑一虎道:我们相信大姐的眼光,只要公子一句话。

    话说到这个份上,郑一虎不禁十分为难,说道:姑娘难道不觉得太过草率了么在此之前,姑娘连我的面都没有见过,我对你们也不了解

    这又有什么,我和兰妹妹还不是一样突然传来张静娴的声音,郑一虎转头一看,果然是张静娴和李君兰相偕而来。两人走到郑一虎和冷翠华身边,张静娴接着道:小虎,你还犹豫什么,人家姑娘都不顾羞耻,你还犹犹豫豫的干什么,也不怕伤她们的心

    郑一虎愕然道:娴姐姐,你

    李君兰接道:小虎,我和娴姐姐都已经知道了,不仅如此,我和娴姐姐还知道了更多的事情,你为什么要瞒着我和娴姐姐呢

    郑一虎不知她所指何事,不解的道:兰姐姐所指何事

    张静娴道:你还装蒜,就是「长生金阙灵」的事情啊说着不待郑一虎辩解,接着道:这些都不说了,你还没有回答冷姐姐的问题呢

    郑一虎苦笑道:连你们也来逼我

    冷翠华神色一黯,道:姐姐也别逼他了,他既然不愿意,我们也无话可说,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说完,准备转身离去。

    华姐姐,你听我说郑一虎一把拉住了冷翠华。

    李君兰娇嗔道:小虎,你看,冷姐姐生气了。

    张静娴也道:小虎,你到底犹豫什么啊送上门的美人,你也推三阻四的,到底为什么

    郑一虎叹了一口气,道:娴姐姐,我怎么会不愿意呢

    冷翠华奇怪的道:那你又为什么瞪大了眼睛,望着郑一虎。

    郑一虎道:我至少有三个理由,你们想听么

    三女同时点头道:你说说看。

    郑一虎道:首先,你们已经知道我的情形,我实在不忍心再耽误更多的姑娘,不管你们哪一个,都不难找到合适的对象,找到自己的幸福。不像跟着我,闺房中姐妹众多,且不说我能否做的一视同仁,即使我能面面俱到,你们每人也只能分取我一点点爱,这样对于你们难道公平吗对于男人来说,谁都希望娶尽天下美女,我不能为了一己私欲,而断送了很多少女的幸福。哪个女孩子不期望心上人的疼爱,谁又愿意与别人分享情郎呢除非万不得已,我想任何一个女孩子都不会愿意。

    三女都没有说话,似乎都在思考着郑一虎的话,没有做声。郑一虎接着道:其次,我每多收一位姐妹,也就意味着我心中的责任又加重了一份,同时我要关心的人又多了一个,你们以为这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吗不仅要关心你们每个人的安全,更要注意不偏不倚,以免忽视了某个人,因为这是我唯一能对姐妹们尽的义务,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我又怎么能面对姐妹们对我的深情难道姐妹们一心爱我,最后得到的结局却是这样我相信如果出现这种情况,老天也不会饶恕我的。我担心我心中装的人太多,总有一天我会心力憔悴的。所以我不得不有所顾虑,而且一旦我答应了冷姐姐,将不仅仅是增加了十二人,而很可能是增加了四十八人,因为其余的「巾帼帮」中的姐妹如果也提出这样的要求,我又有什么理由拒绝她们呢

    三女虽然都没有说话,但从每个人眼角都是亮晶晶莹的来看,显然郑一虎的话感动了她们。郑一虎语出真诚,句句肺腑之言,其中蕴涵的情意更是不可度量,三女怎能不感动郑一虎说着说着也是十分动情,眼角也有些湿润:再说,男女之爱,贵在自然,两情相悦,水到渠成。我和众位姐妹,互相都不了解,我甚至连每位姐妹是否愿意都不知道,你们怎么让我痛痛快快的答应「长生金阙灵」之说,本就不确,如果因此我就贸然答应,那就玷污了男女之间最纯洁的爱。如果爱是如此随随便便的话,那爱还有何神圣可言海誓山盟,是一个终身的誓言,难道这样轻描淡写的三言两语就说定了如果我就这么答应了,岂不是对这些姐妹的亵渎,难道你们的爱就如此不值一提,难道你们就这么瞧不起自己事涉女孩子终身幸福,岂能如此草率最起码我也要亲口听到每个人告诉我,这是她们内心真心愿意的,这样我的心里也会好受一些。背后传来轻轻的啜泣声,郑一虎不用回头也知道,是那些「巾帼帮」中的女孩子。

    张静娴、李君兰、冷翠华也好不到哪里去,眼泪是止不住的往下流,郑一虎很理解她们此时心中的感受,所以也没有出言劝解。老实说,他自己何尝不是眼角发酸,要不是强行忍住,只怕比姑娘们也好不了多少。今天在这种特殊的情形下,将有些心中深藏许久的话说了出来,心中也感觉好受了许多,自己的很多想法,很多时候并不为姐妹们谅解,很多人的心中可能都认为自己是一个到处留情的风流情种,所以,很多时候本就不顾忌自己的感受,一厢情愿的给自己拉拢新的姐妹。当然,就目前已有的姐妹来说,大都是形势使然,不容推辞,自己也是乐意的,而且她们如此不忌不妒,更是十分难得,因此有些话也就一直没有机会说,在今天这个特殊的场合下终于说了出来,却是十分合宜,消除误会,感情更真更深。

    冷翠华擦去脸上的泪水,抬头对郑一虎道:小虎,姐姐错怪你了,你今天这席话应该是第一次对姐妹们说吧即便是大姐她们,恐怕也没听说过吧

    郑一虎点点头道:有些话我本来没打算说的,因为你们对我太好了。你们现在明白了,我并不是故意装腔作势。

    张静娴也擦干泪痕道:小虎,姐姐今天突然明白了很多问题,握相信在场的每一个姐妹都有我这种感受,尤其对于爱的真谛,我相信每个人的认识都进了一步。

    李君兰也道:我们有些问题想得太简单,而且太过一厢情愿了。

    冷翠华接道:连大姐都没悟到这层,就更别说我们了,小虎,你刚才所说的理由确实无可辩驳,我们现在唯一能给你的回答就是能亲口告诉你我们的真实意愿。我现在可以亲口告诉你,姐姐此心,已属君所有,姐姐此身,可随时奉献。不待郑一虎言语,冷翠华已转身对「巾帼帮」众女道:刚才小虎的话,你们都已经听过了,现在就由你们自己亲自告诉他吧,不管愿意与否,我想他都乐意听到。如此一说,众女自然不再迟疑,纷纷走到郑一虎的身边,说出心中的爱意。

    小虎,姐姐一点殷红,随时任君摘取。

    小虎,姐姐愿与你一起共担忧愁,共享欢乐。

    妹愿永随哥畔,给哥温暖,望哥能永伴妹旁,给妹阳光。

    不管天边海角,小妹永远追随左右。

    没有丝毫的羞涩,没有一丝的做作,少女们吐露着**裸的心声,郑一虎眼角再度湿润,这是少女最宝贵的心声啊。面对如此情景,就是铁石人儿也会被感动,何况多情的郑一虎如果再拒绝她们,那就是矫揉造作,是对少女们**裸的爱心的践踏。他抬起头,目光从众女的脸上划过,心中的决定已经做出。望着众女满含期待的眼神,郑一虎道:郑某能得到你们的青睐,真是前世积德,我只能向你们保证,我绝不辜负你们任何一人的深情厚爱。在此我对天铭誓,若有违此誓,必遭天打五雷轰,不得好

    小虎,千万别说出这个字,我们不能没有你冷翠华一把捂住了他的嘴,不让他说下去。

    华姐姐郑一虎心中激荡,突然一把搂紧了冷翠华,在她还没有来得及挣扎之前,头一低,吻住了那娇艳欲滴的樱桃小嘴,冷翠华虽然是猝不及防,但是却没有任何挣扎,仿佛是意料中的,一双柔荑搂紧了郑一虎的脖颈,与郑一虎专心打起了「舌战」。

    倒贴ok?最新章节

    冷翠华用力挣脱,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道:小虎,我差点窒息了说着将身边的何瑛推入郑一虎的怀中,郑一虎自然又是搂住一阵热吻,谁也逃不掉,连张静娴和李君兰也未能幸免,被郑一虎搂住狂吻一阵才放过。

    经过了亲蜜的亲吻,众女也都完全放开了,霍瑶红笑道:小虎,你可真馋众女闻言全都嗤嗤娇笑起来。

    郑一虎闻言毫不在意,笑着道:你们不饿吗,我可饿了。

    周素燕斜睨着他笑道:姐妹们的香唾难道还没有喂饱你

    郑一虎咂咂嘴道:那不过是饭前的开胃品罢了。

    何瑛娇笑道:我的大老爷,你的胃口还真不小,饭早做好了,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众女嘻嘻哈哈的簇拥着郑一虎进洞,席地而坐,众女端出饭菜,小妮子柳如雯笑着问郑一虎道:哥,你要不要喝点酒

    郑一虎奇怪的问道:咦,难道你们还带有酒

    崔美玲笑道:只有几瓶,偶尔我们会喝一点。

    说话之间,梁玉凤已经拿出了一瓶酒和几个杯子,笑着要给郑一虎倒酒,郑一虎笑道:我不用杯子。

    姜玉琪奇怪的问道:哥,难道你想抱着瓶子喝郑一虎笑着摇摇头,没有做声。

    李芳芝和黄月英相视一笑,余晓君问道:芝姐姐、英姐姐,你们笑什么张静娴、李君兰和冷翠华也是微笑不语,想必也是猜到了小虎的意图。

    蒋明珠道:就是啊,你们一定知道哥要用什么喝了

    黄月英笑着指了指蒋明珠的小嘴道:你难道还不明白么蒋明珠的脸一下涨红了,几个还不明白的到现在也都明白了。

    梁玉凤笑嘻嘻的道:哥,你为什么不早说呢,打什么哑谜呢真是个大胆的女孩,张嘴喝了一口酒,扑入了郑一虎的怀里,两人吻在了一起。不过,毕竟以前没干过这种事,所以一多半的酒倒是梁玉凤自己喝了进去。

    梁玉凤不依道:哥,你使坏,酒倒是我自己喝了。

    郑一虎笑着将小娇娃搂入怀中道:是你自己没掌握好,倒反来怪我。

    梁玉凤不服气道:我倒要再试试,这次才不会让你使坏了。果然第二次大有长进。

    余晓君笑着道:凤姐,你已经喂了两口了,该让给其他姐妹们了。

    梁玉凤笑着亲了郑一虎一口,促狭的道:我就不让,让你那张小嘴馋死。虽是这样说,身子却是满意的从郑一虎身边挪开。

    余晓君反唇相讥道:还说我馋呢,自己的馋相怎么不说

    众女是嘻嘻哈哈,互相打趣,这顿饭吃的是兴高采烈,众女俱都兴致高昂,破天荒的都喝了点酒,郑一虎当然喝的是最多,但这点酒对于他来说却是微不足道。吃过饭,收拾完毕,众女拥着郑一虎进了后面的一个小洞,地上铺满了被褥枕头,显然是众女的卧室。郑一虎惊讶的道:你们还真会享受,荒郊野外也布置得这么好

    冷翠华笑着解释道:我不是告诉过你,我们在这住了很长时间吗

    郑一虎往地上一躺道:真舒服,今天又可以睡个好觉了。

    张静娴「噗哧」笑道:小虎,你这个愿望今晚可要落空了,这么多妹妹可不会放过你。

    郑一虎喝了点酒,兴致也十分的高,闻言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淹,难道我还会还怕你们不成

    张静娴笑着对众女道:各位妹妹,你们可都听见了,小虎可没将你们放在眼里呢。

    蒋明珠不服气的道:难道我们这么多姐妹还对付不了他

    李芳芝羞笑道:现在说这些都没用,看谁能笑道最后

    冷翠华望着张静娴、李君兰二女道:娴姐姐,你们都是过来人,我看她的意思显然是想让二女打头阵,增长点见识。

    张静娴笑着摇摇头道:华妹,一回生,二回熟,除了刚开始会有点痛之外,就没什么了。今天是十二位妹子的好日子,我和兰妹妹就不搀和了,我看就由凤妹妹打头阵吧。

    梁玉凤闻言道:打头阵就打头阵,我才不怕呢。

    梁玉凤果然不愧是个率真大胆的女孩子,自动的脱去自己的衣服,郑一虎也在其余众女的帮助下,衣服「三振出局」。梁玉凤实在是个美人胚子,乌黑的秀发,一双窥人半带羞的媚眼,小巧的樱唇是那么的红润迷人。她那雪白的凝脂般的**,是既丰满又白嫩。浑身洁白滑溜溜的肌肤,那对双,又圆又尖,光头顶着一颗鲜红色的头,看得郑一虎不禁垂涎三尺。平滑的小腹,深深的肚脐,两腿交合处,毛丛生,是那么的黑溜又细长,户微微的凸起,柔若无骨,在那毛的遮掩下,一条细细的缝,若隐若现,泛起纷纷的水,好不迷人。当郑一虎目不转睛留览她全身时,梁玉凤嗲声嗲气的道:哥,你好坏,怎么是这样看人。对着梁玉凤柔嫩的**,郑一虎的心头狂乱,一股热流直冲下体,大宝贝已发涨,硬挺。

    哥,你的宝贝好大,会不会很痛

    好妹妹,你只要忍耐一下之后,马上就会飘飘欲仙,乐死你了。郑一虎再也忍受不住了,立刻把她压倒在床上,低下头,热吻着那热情如火的香唇。梁玉凤也放浪的拥抱着郑一虎,全身起了一阵顿抖,舌头伸到他嘴里,彼此相互的吸吮着。

    嗯嗯

    嗯嗯

    彼此都感到被欲火燃烧的飘然,彼此都听到口中的呻吟声。慢慢的,郑一虎的头,伸出舌头,滑过那雪白的粉头,到那高高凸起的小山峰。只见那柔软的玉峰,随着她那急促呼吸一上一下的起伏着。郑一虎的嘴含着头,另一只手则抓住另一头,轻轻的捏,慢慢的揉。梁玉凤被郑一虎弄得好小舒服,情不自禁的双猛向上挺,丰满的**不停的扭动着。

    嗯哦嗯哦

    望着那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忍不住的手又慢慢的往下滑,往下滑穿过平原,突破丛林,来到了隆起的丘上,轻柔的捏弄着她那已湿的户,她的小,水横流,整个人不停的颤抖,抖个不停。

    嗯嗯哦嗯

    慢慢的扣,慢慢的捏,让她抖,再抖。她那核桃般的蒂,实在是好看又好吃,三尺垂涎的郑一虎,又再利用舌头伸向她那迷人的桃源洞口。她的水,就像海边的浪,一波又一波来,床单己被这无名的浪,打湿了一大片。蒂是那么的腥红,那么的突出,在水的侵蚀下,更显得明艳动人。

    嗯嗯不要再逗妹妹了嗯好奇怪的感觉嗯

    嗯痒嗯又舒服又痒嗯嗯好美呀

    哥嗯哥小好痒嗯又好舒服嗯

    嗯大宝贝哥哥哦小受不了不要再逗妹妹了

    梁玉凤的**,是愈来愈大声。娇躯扭动更是快速,香臀是拚了命往上顶,挺。郑一虎把梁玉凤的双腿分开,大宝贝涂上一点水,在她丰满迷人的小上顶了几下,便待突破防线。

    啊呀痛啊痛痛死了痛

    呀你不要动痛啊小痛死了

    郑一虎把大宝贝用力一,便停下来,等着她喊痛。只见梁玉凤,脸色苍白,樱桃小口此时因为痛得失去血色。郑一虎一见她如此,爱怜玉心油然而起,不住再轻吻她的脸庞,轻扣着她的房。

    好妹妹,忍耐一下,过一会儿就好了,忍耐一下。

    你真狠,真坏,人家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说罢又白了郑一虎一眼,娇嗔道:人家是第一次,而你的宝贝又那么大,人家当然会受不了。

    是,是,大宝贝错了,不应该这么用力。言毕,郑一虎又开始轻吻她,捏弄她最敏感的房。经过一阵抚,她又开始荡,身体又扭了,下体又不时的往上顶,娇声连连,气喘嘘嘘。

    哥嗯嗯下面好痒嗯哦哥嗯

    小好痒嗯哥你快动吗嗯我好痒

    好哥哥嗯你快动吗快吗嗯小好痒嗯看着她一副荡的样子,大宝贝往里面挺了又挺,开始轻轻的抽,一下又一下,慢慢的干。

    哦哦我好舒服哦好美小这么爽哦好美

    嗯哼嗯小好美好爽嗯痛快死了嗯

    哦大宝贝哥哥你干的小好爽妹妹乐死了嗯

    处女的道是那么的紧,那么的紧,大宝贝的和道壁的,紧窄的磨擦没有间隙的包容,真是爽死了。梁玉凤更是放浪,一下又一下身体攻击,双不时的往上磨,水蛇般的腰,白白圆圆的香臀,更是不断的向往迎接大宝贝的干抽,极尽了各种风骚,荡之能。汗水不停的流着,水更有如长江黄河般直泻而下。

    啊嗯好舒服嗯好萋哥嗯嗯

    嗯嗯大宝贝干得小快升天了哦小快升天了

    哥快呀快小要爽死了啊啊小要升天了

    郑一虎改变攻势,狂抽猛,直到和梁玉凤同时**。

    接下来是李芳芝,她羞涩的将身体转后,背向着郑一虎。郑一虎看着渐裸的肩背,李芳芝雪白的肌肤,在昏暗的烛光下,显得分外耀眼。脸上一阵火红,竟羞于转身面对他。郑一虎轻轻的扳转李芳芝的双肩,李芳芝略微一挣,便任郑一虎把她的身子转过来,让两人**裸的相对着。李芳芝羞红的脸一直深低着,郑一虎审视着她白晰得如珍珠般的肌肤,房虽小但却很饱满,小腹平滑柔顺,一涡浅浅的脐下连接着几稀疏的细毛,愈往下细毛渐次的愈浓、愈密,然后又乍然消失在丰腴的双腿间,形成一个乌黑浓密的倒三角形,使得她全身散发出一种成熟女独有的气质。

    郑一虎让李芳芝躺在床上,把脸靠她在那柔软的小腹部,轻轻的摩挲着,李芳芝忍不住发出一丝满足之细吟声。当郑一虎的嘴唇微触到那稀薄的草丛上时,李芳芝不禁像受搔痒般的抖动起来,双手不停的抚揉着郑一虎的后脑。郑一虎轻轻将李芳芝的双腿掰开,露出一对粉红色的小唇片在两腿部,洞内的光景也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他的眼前。郑一虎轻轻地揉着小唇片中间那颗粒,舌头在上面的片上轻舔舐起来,李芳芝再一次忍不住地呻吟出声。郑一虎的舌头在那秘密桃园洞上忙着,忘情地将舌头伸进蜜洞口。

    呀小虎不不要嗯李芳芝的背部弓起来,发出阵阵呓语,还将腰部扭动着,让郑一虎的舌尖不停的在道里搅动着。

    嗯好舒服嗯李芳芝紧闭着双眼,长睫毛在抖动着。郑一虎的唇舌向上移动,埋首在李芳芝的脯上面,嘴唇含着上面的尖,膛紧贴着李芳芝的下体磨动着。

    啊呀当郑一虎的舌尖轻轻在头扫过,李芳芝挺着上身将脯迎向他。

    啊不要嗯羞死人了嗯李芳芝充满娇羞的声音回荡山洞里,郑一虎不但不理会,还把手掌紧贴着她的户,中指一抠就向洞内伸进去。

    李芳芝全身震了一下,几乎是哀号的呻吟着:啊痛小虎轻点李芳芝道里的反应使郑一虎暗自一惊,他觉得道的肌有如呼吸般的在收缩,更有如吸吮般的在蠕动,而且也很多,让手指在窄狭的洞里勉强能旋动。郑一虎的手指在道里时而抠抠、时而揉揉,这时道里也被刺激得热潮不断,不但沾湿了他的手掌,也晕染开来濡湿了整个下体。

    啊嗯小虎再用力嗯啊受不了嗯李芳芝不停的将腰部扭动着,开始荡的叫着。

    郑一虎的头离开李芳芝的口,继续向上滑,直到四唇相接,而宝贝也正好抵再唇上。郑一虎把舌头伸进李芳芝的嘴里搅拌着,彷佛暗示李芳芝等会儿,宝贝也将要如此这般的在道里搅拌着。李芳芝似乎了解,腰肢摆动得彷佛很饥渴似的。李芳芝那双修长的双腿,向外分开,屈曲着。郑一虎硬挺的宝贝不必手抚,滑滑溜溜的就把头抵住洞开的口,只稍沉腰宝贝便慢慢的溜进去。

    啊嗯小虎轻轻啊狭窄的道紧裹着宝贝,郑一虎觉得彷佛全身被五花大绑,紧束的无法动弹。郑一虎彷佛很吃力的将宝贝挤入,突破最后的帘幕,在短暂的疼痛过后,李芳芝轻松的挺腰配合著。这下宝贝底达终点了,一阵快感从郑一虎的背后向下体之中蔓延开去。

    哼啊他也忍耐不住,喘了起来。

    啊顶到了喔小虎啊李芳芝忍不住颤呼起来,并且将背部拱起来,享受着道里所带来的快感,此刻微微的疼痛已被快感完全湮没。

    郑一虎开始缓缓的抽送:芝姐姐嗯好温暖宝贝有如置身暖炉中。

    李芳芝全身像被快感包围着似的,轻轻的颤抖着,双手紧抓着身旁的被单,嘴里娇喘、呻吟声不断。郑一虎感觉道里越来越润滑,但箍束的快感仍然不减,腰部的抽送动作也就更快、更大了。李芳芝的反应更加狂乱,几近歇斯底里的喊着:嗯小虎嗯用力用力啊李芳芝的身体也不停的摇动起来。

    郑一虎的抽动越来越用力,也越来越快,肌肤拍击声、水溅动声交替呼应着。郑一虎像要贯穿李芳芝的身体般,得又深又重,让李芳芝的**快感一下并发出来。

    啊啊小虎好弟弟我啊啊李芳芝喘息急促,她的手紧紧的抓着郑一虎的背脊不放,双腿紧缠着他的腰,让部紧紧的贴住。然后,李芳芝软软的倒在床上,长长的头发凌乱的散在床上,腰部却还不停轻微的挺着。

    急遽收缩的小,刺激的郑一虎一阵寒颤,只听得:芝姐姐,我来了反弓着身子,夸张地挺出腰身,宝贝的前端用力地深深的进李芳芝的体内,一股浓入李芳芝的小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