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部分|大战(2)

花间浪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

    五月的渔村正是忙碌的时候,到晚问仍旧不得清闲,男人们要整理渔获准备明早进城发卖,女人则要收拾渔船和清理网具。众女吃了晚餐无所事事,她们只好走上硝边小道去游玩,出得门来,只见晚霞满天,万顷阳湖波浪滚滚,湖风过处,凉爽且人,山色水色,别有一番风景。远远有几个人影迎面而来,白紫仙忽然停住一处芦苇边噫声道:那几人似是负了伤,走路拖拖拉拉的

    马玲玲道:莫非是湖匪伤的。

    天香狐抢行迎上去,走近一看,对方三人全身染血,不过都是些外伤,她看出三个都是壮汉,忙道:喂,你们怎么了

    三壮汉一见来了个少女,还以为是渔村女,一个满脸麻子的沉声道:你的家在那里快引大爷们去休息。

    天香狐一听口气不对,忖道:我好意来问你们,你还自称大爷,看来决不是好东西。立即冷笑笑道:你们是什么人

    麻子手中还提着刀,狠狠一挥道:女孩子不懂事,哪为这么多噜嗦,快带大爷们去。

    天香狐娇叫道:站住,负伤之狗还敢狂吠,可见你们决不是好路数。

    白紫仙一看情形有异,立即和大家赶上去问道:他们想怎样

    天香狐道:他们是打败的狗,还要咬人呢

    三个凶汉又见来了一批小女,这时才看出苗头不对,因为他们发现这批少女都带有兵器,一时之间,竟发愣在当地。白紫仙冷笑向三人问道:你们可是本湖地盘上的人物

    那麻子不敢再发横了,立即道:在下等是船家。

    白紫仙冷笑道:作无本生意的船家,对不

    她正待逼问之际,三个大汉互相对了一下眼色,猛地即向湖边狂窜。湖水兴在数丈之外,众女未及阻止,居然被他们跳下水去了。

    白紫仙一见叹道:原来他们真是湖匪。

    郑一虎当然也知道了须弥子、春之神的事情,而且他还得知春之神已经北上的消息,十分担心吕素、陶蓉、申瑶一行的安全,因此就急匆匆地离开了冷翠华她们,当然张静娴和李君兰也留下来和冷翠华她们一路。郑一虎心急如焚,江湖上传来的消息越来越令人心惊,刚解决了「魔鬼党」的问题,又出来了更令人棘手的问题,而且这次更能对付。须弥子的「破天钻」和春之神的「藏天网」,更是闻所未闻的厉害法宝,能伤人于无形,自己能否对付,心中也是一点底也没有。郑一虎既担心武林又遭涂炭,更担心自己那群千娇百媚的妻子,如果其中任何一人受到伤害,他都不能原谅自己。

    此刻大约酉时,郑一虎沿着一条小路飞驰着,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四周静悄悄的。郑一虎抬头看看天色,估计一个时辰之后,就可赶到前面的小镇上,正好进食和略事休息。但是大约一刻功夫之后,突然从左边的岔道里传来人声,郑一虎转头一望,只见远远的一堆人影正飞快向这边驰来,从飞驰的速度,这群人的武功非常的高。人影渐渐近了,郑一虎目光如炬,早已经清楚地看出是二十多个年轻的女孩子,而且每个人都用黑纱蒙面。郑一虎站着未动,不到盏茶功夫,那些女孩子已经驰到了近前,为首一人看见郑一虎立在路当中,急声道:这位公子,赶紧逃吧。

    郑一虎问道:什么人在追你们

    为首女子急忙道:是「春之神」,他还带着一批死禁,个个都是武功奇高之人。

    郑一虎一听,忙道:前面有一城镇,先进镇在说吧。随着众女,一路飞奔。

    为首女子见郑一虎居然毫不费力的跟上,不由诧道:公子怎么称呼

    郑一虎一边飞驰,一边答道:在下郑一虎,不知姑娘们是何来历

    公子,是你众女同时惊叫出声。

    郑一虎闻言一愕,心下炫恍书然网,问道:诸位姑娘可是「巾帼帮」的姑娘么

    那为首女子答道:不错,贱妾韩翠玉,是第二队的队长,因为濮萃华姐姐随在帮主身边,所以第一、第二队的姐妹都由我带着。

    郑一虎急道:此时不是叙家常的地方,我们要尽快赶到镇上,在人多的地方,「春之神」肯定有所顾忌,我们也更容易脱身。

    一行人急匆匆地往前赶,也顾不得说话,约一刻之后,突然听到一声森的冷笑声远远的传来道:你们以为能逃脱本公子的手掌心吗还不乖乖的给我停下,难道非要本公子动手不可吗

    韩翠玉面色一变道:公子,春之神已经追上来了。

    郑一虎当机立断道:你快带姐妹们继续往前赶,我来引开他,我们在前面的镇上相会。

    韩翠玉急道:公子,春之神有「藏天网」

    郑一虎低声道:我知道,快走,再迟就来不及了

    韩翠玉和众女也知道她们留下不仅帮不了郑一虎,反而会让他有所顾虑,当下众女齐声道:公子请多加小心。

    郑一虎急忙道:你们也要小心,快走众女在韩翠玉带领下,继续向前飞驰。

    郑一虎则转向来路,发出一声长啸,哈哈大笑道:春之神,我等你很久了。

    你是什么人春之神的身影出现在十丈外,满脸狐疑的望着郑一虎。

    郑一虎微微一笑道: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教训你,让你知道中原武林并不是你能为所欲为的地方。

    春之神露出不屑的神色:不知死活的东西,既然你活得不耐烦,本公子就送你上道说着作势就欲发动。郑一虎心中暗喜,他就是要激怒他,让他大意轻敌,不肯取出「藏天网」,自己才能如愿。心中暗喜,面上却不动声色,悄悄将功力运至十二层。

    公子不可上当,他是「天朝飞龙」。千钧一发的时刻,突然传来一声大喝,两个老者落在郑一虎的身后,和春之神一起构成了对郑一虎的三角包围。

    什么春之神闻言面色一变,右手已经伸到了怀里。郑一虎暗叹道:难道这是天意,他们只要晚来片刻,自己必可一举奏功,给予春之神重重一击。

    春之神凝视郑一虎片刻,冷笑道:原来你就是「天朝飞龙」,我差点上了你的当,我也找你好{炫&书&网}久了。还没到中原之前,我就听说中原有一个号「天朝飞龙」的,武功极高。今天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你的武功厉害,还是我的「藏天网」厉害。

    郑一虎也知今天形势十分严峻,且不说两个老者也是武功奇高之人,光是春之神自己就不知道能不能对付得了。当然如果凭各自的实力,郑一虎相信自己对付春之神是绰绰有余的,但是关键是自己能否对付得了「藏天网」,这种能擒人无无形的宝物非武功所能对付。郑一虎暗暗思忖对策,此时已没有退路,只能放手一搏了,如果自己也对付不了「藏天网」,那也是天意了,中原武林还有谁能对付呢

    春之神又是嘿嘿一声冷笑:怎么啦怕啦如果怕死的话,现在求饶还来得及,我也不是赶尽杀绝的人,而且我也需要像你这种人为我做事。

    住嘴郑一虎厉声喝道:不知羞耻的东西,仗着宝物作恶多端,还敢口出狂言像你这种不知羞耻的东西,给本公子提鞋都不配。

    春之神给骂得恼羞成怒,气急败坏地道:死到临头,还敢嘴硬,本公子就成全你,黄泉路上别怨本公子心黑手辣。说时迟,那时快,春之神右手一挥,一道白光一闪,向郑一虎袭来。

    郑一虎早就全身功力提起,在身外布起护身罡气,饶是如此,春之神右手一挥之际,郑一虎只感到一团耀眼的白光笼罩在自己,而与此同时,脑海中似乎出现了暂时的空白,感觉意识有些模糊,呆立在地。等到劲风袭体,护身罡气发生自然的反应,郑一虎悚然一惊,脑中为之一清,身随意动,疾闪出一丈开外,堪堪躲过春之神的进攻。

    春之神不禁惊咦一声,自是惊异于郑一虎居然能从「藏天网」下逃生。郑一虎虽然面上没有表现出异色,内心却是庆幸万分,暗忖道:看来我对于「藏天网」居然有一些抵抗力,这是怎么一回事刚才要不是自己反应快,现在已经躺在地上了。我不能再让他继续这样施展「藏天网」了,我要让他们相信「藏天网」对我没有用,这样我就可以放心的放手一搏了。想到这儿,郑一虎不由哈哈一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宝物呢,原来只是中看不中用的幌子,还害得本少爷白担心一场,现在该看本少爷的了

    春之神气得七窍生烟:你话音未落,郑一虎的掌风已挟风雷,雷霆万钧地攻了过来。春之神还有些怀疑,右手仍撒出「藏天网」罩向春之神。

    郑一虎早已留心,怎能给他再罩着,身形微变,已巧妙的躲过了白光,他不敢做得太明显,怕被两个老者看出破绽。春之神看出「藏天网」似乎真的对郑一虎没有效果,心中又惊又怒,而此时郑一虎已经攻到近前,忙慌不迭地飘身后退。郑一虎怎会让他轻易逃脱,如影随行,追踪而至,几个回合下来,春之神已被逼得节节败退。

    到了此时,春之神真的相信了「藏天网」对郑一虎没有作用,虽然他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此刻也不容他多想。只好将「藏天网」收起,双掌提聚全身功力,迎向郑一虎。两股猛烈的罡气在空中相遇,只听轰的一声,尘土飞扬,飞沙走石,断枝残草漫空飞舞,声势好不骇人。与此同时,春之神只觉有如重锤击体,惨叫一声,喉头一甜,喷出一口鲜血,身子向外飞去。

    郑一虎也是口一热,倒退几步,但一见春之神受伤了,不由神一振,飞身而进,朝着春之神飞起的方向掠去。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怎能放过如果能置春之神于死地或者抢过「藏天网」,那就再好不过了。但是有人比他速度更快,一道灰影疾若飞鸟,划空而过,已将春之神抱到了怀中。与此同时,郑一虎也陡地停下身形,一个人影已经立在了他面前两丈远处,挡住了他的去路。不言可知,正是那两个旁观的老者关键时刻出手了。郑一虎不由心中暗叹一声,心说:看来今天春之神命不该绝,以后要再有这样的机会恐怕很难了。

    那抱着春之神的老者对立在郑一虎面前的老者道:老二,公子受伤不轻,我立刻带他回去,你尽快随后赶来。说完也不待回答,冲天而去,掠空遁去。

    立在郑一虎面前的老者约七十上下,注视着郑一虎半晌,突开口道:娃儿,你果然有些道行,你还是第一个不惧「藏天网」的人,老夫数十年没有跟人动手了,今天就陪你玩玩。话音未落,双袖一拂,一股潜劲向郑一虎袭来。

    郑一虎不敢丝毫大意,侧身避过,双掌一错,腾身攻上,两人霎时斗在一起。这老者果然功力奇高,郑一虎越打越心惊,心说:这是我平生仅遇之对手,一个就如此难对付,那再多的话岂不必败无疑心内虽惊,面上却不敢露诸形色,全身功力提聚双掌,霎时掌影漫空,罡风狂飚,声势十分的骇人。七十多招之后,老者渐渐处于下风,但是他此时却已经很难脱身,只能全力以赴地硬拼。

    转眼已是一百多招,只听一声怒嗥,两条恶斗在一处的人影突然分开,一条人影突冲天拔起,转瞬杳失在密林中,风中还传来恶狠狠的声音:小子,今日断袖之仇,他日必向你追索。

    场中只剩下郑一虎,右掌中还提着半截断袖,怔立良久,方才长叹一声,将断袖扔掉,忧心忡忡地转身向镇子方向赶去。今日一阵,虽说幸免无事,但实在是非常侥幸,要不是自己对「藏天网」有相当的抵抗力,以及对方太大意和中了自己的攻心之计,自己今天还真难全身而退。对方的实力也实在太强了,光一个老者就与自己相差不多,要是他们的人全都是这种级别的高手的话,那实在是太恐怖了。「藏天网」为什么对自己不是那么有效呢难道是因为自己服过「金阙灵」的缘故,只有这样,才说得通。一边想,一边飞驰,不知不觉已经能看到小镇了。

    镇子就在前面不远了,看见路上已经有不少行人了,郑一虎也放慢了脚步,慢慢向镇口走去。快到镇口的时候,突然闪出两个身影,一下子拦在了郑一虎的前面。郑一虎正低头沉思呢,抬头一看,发现是韩翠玉和一个少女,两人仍是蒙面打扮。

    韩翠玉和那少女急急地问道:公子,你没事吧

    郑一虎摇摇头道:我没事,回去再说。

    二女看郑一虎的脸色十分凝重,心中也是忐忑不安,但此时也不便问。韩翠玉指着身旁的少女道:她叫葛佩如。

    郑一虎仍是一脸沉思的样子,闻言淡淡地道:葛姑娘好。

    二女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对郑一虎这种心神不属的状态十分担忧,三人默默无言地走进镇内。韩翠玉和葛佩如领着郑一虎来到了一座大客栈,韩翠玉对郑一虎道:我们姐妹将整个后院全包下了。郑一虎点点头,未置可否。

    三人来到后院,众女早迎了出来,叽叽喳喳,好不热闹。韩翠玉摆摆手,对众女道:妹妹们,别吵,让公子来说吧。众女也看出了郑一虎面色凝重,闻言立刻安静了下来。

    郑一虎长叹一声,抬头看了看众女,才慢慢地将经过讲述了一遍,众女是听得面色时忧时喜,变幻不定,等郑一虎讲完,众女也是个个面色凝重。室中安静无比,气氛十分凝重。韩翠玉暗暗心焦,脸色一变,咯咯娇笑道:公子,你也别太担忧了,既然你不是那么炫畏书惧网「藏天网」,我们好歹可以安心一些。要是公子你都抗拒不了「藏天网」的话,那中原武林真的是要遭受空前浩劫了。相反的,现在春之神一伙肯定会对公子有所顾忌,行事就不敢再那么肆无忌惮了,这对中原武林来说,也是好事。只要我们大家齐心协力,还怕不能将这些武林败类剪除么

    郑一虎知道韩翠玉是在安慰自己,转念一想,韩翠玉的话也不无道理,于是转颜笑道:翠玉姐姐,你们别在叫我公子了,听着挺别扭的。

    韩翠玉闻言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小虎,我来给你介绍各位妹

    倒贴ok?小说5200

    妹。说着对众女道:各位妹妹,让小虎见见你们的真面目。众女闻言,娇笑着除去脸上的面纱,韩翠玉也不例外,果然个个貌比花娇,艳丽脱俗。韩翠玉接着给郑一虎介绍各人,分别是第一队的石怡莲、左婷、张秀云、唐如霜、葛佩如、赵秀敏、陈灵珠、纪凤娇、黄玉燕、曾漱玉、金红玉,和第二队的韩翠玉、齐小燕、舒碧、范云凤、曾婷姗、巫云绢、郭雅娟、柳雁红、林静芝、陈小芬、尹翠音、左艳芳。

    介绍完了之后,韩翠玉笑道:凡花俗草,恐怕难入弟弟的法眼吧

    郑一虎笑道:翠玉姐,你这是什么话各位姐妹都是国色天香,令人眼花缭乱。

    众女吃吃娇笑不已,韩翠玉笑道:难怪帮主说你嘴甜如蜜,今日一见,果然不虚。

    郑一虎脸一红道:姐姐取笑了。

    韩翠玉笑道:对于我们姐妹,你打算如何安排

    郑一虎知道那话儿来了,闻言苦笑道:姐姐何出此言

    韩翠玉娇嗔道:你又装痴卖傻,要不要我们每个姐妹亲口告诉你。

    郑一虎闻言一震,诧道:你们都知道了

    韩翠玉脸一红道:不光是我们,就是帮主她们也都知道了。顿了一顿,又解释道:我们几队姐妹,互通消息,怎能不知

    郑一虎抬头,目光从众女脸上滑过,个个娇靥泛红,而又满含期待。郑一虎叹道:如果我再矫情推脱,那就是虚伪了。

    众女一声欢呼,韩翠玉笑骂道:不知害羞的妮子们。

    舒碧小姑娘反击道:翠玉姐姐,你自己还不是一样

    韩翠玉娇靥绯红,笑骂道: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转首道:也该吃饭了,让店家将吃的送进来吧,我们就在屋内吃。

    柳雁红和陈灵珠答应一声,两人出去吩咐店夥准备食物。其余众女围着郑一虎,问这问那,郑一虎感觉就像进了众香国,他笑道:我像进了女儿国。

    韩翠玉大方地低头亲了他一下,笑道:不满意么

    郑一虎笑道:怎么会呢,皇帝也不过如此吧。

    葛佩如挨在郑一虎身边道:哥,刚才在镇外你对人家爱理不理的,你是不是不喜欢人家啊

    郑一虎笑着将这个小妮子搂入怀中,低头在她的樱唇上亲了一口道:怎么会呢,哥哥喜欢还来不及呢。

    葛佩如扭着娇躯道:我才不信呢。

    石怡莲伸手在葛佩如的腿上扭了一把道:小妮子,最会作怪,别赖在小虎的怀里了,准备吃饭了。葛佩如娇笑一声,离开郑一虎的怀抱。

    这一顿饭自然吃得是个个喜笑颜开,莺声燕语,好不热闹。席间,曾漱玉笑问道:哥,你是怎么将帮主骗到手的,她可没我们这么好说话。

    众女顿时哄堂大笑,郭雅娟和范云凤也是推波助澜:是啊,小虎,大姐眼界可是很高的哦

    曾婷姗小妮子更是蹭到小虎的身边,撒娇似地道:哥,你快说嘛。

    郑一虎笑了笑道:你们真的想知道

    左婷娇嗔道:小虎,你就别卖关子啦,快说吧。

    郑一虎故意望了望众女,咳嗽一声,然后道:这个嘛这个嘛

    尹翠音嗔道:什么嘛

    郑一虎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这个嘛我也不知道

    哗众女哗然,左艳芳气道:小虎,你这不是逗我们玩吗

    唐如霜也不依道:哥,你耍赖。

    林静芝微微一笑道:小虎,其实我们真的很想知道帮主是怎么上的「贼」船的。

    黄玉燕也鼓励道:是啊,小虎,我们是说正经的。

    郑一虎求助地望望韩翠玉,然后道:我哪知道瑶姐姐怎么想的

    陈灵珠不信地道:我不相信。

    巫红绢也道:是啊,我也不相信。

    韩翠玉笑着解围道:各位妹妹,今天就先放他一马吧,虽然我也很想知道,但是我相信小虎是真的不知道大姐为什么会喜欢上他。

    齐小燕笑道:翠玉姐,怎么现在就帮他说起话来了

    韩翠玉不禁脸一红,却又无从反驳,张秀云娇笑道:我还是头一次看到翠玉姐姐红脸,而且还是这么的红。

    韩翠玉娇嗔道:你们这两个小妮子,那好,你说说看,你又是如何上贼船的

    齐小燕和张秀云也是粉脸通红,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众女又是吃吃一阵娇笑。纪凤娇笑道:算了,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反正都是拴着一条绳上了蚂蚱。

    赵秀敏娇靥微红,笑着对郑一虎道:小虎,你听听,凤姐已经迫不及待了。

    纪凤娇顿时娇靥酡红,转身要找赵秀敏算帐:不害臊的小丫头,你才迫不及待了呢,看我不撕了你那张小嘴

    众女嘻嘻哈哈,郑一虎注意到身旁的金红玉一直是微笑不语,不由好奇的道:红玉姐姐,你为什么不说话

    金红玉笑道:难道还不够热闹嘛顿了一顿,又道:我真替你担心,到时候姐妹们全在一起,你怎么应付得过来。

    郑一虎脸红道:小弟也知太荒唐了,实在是对不起各位姐妹。

    金红玉伸手捂住了他的嘴道:小虎,你别这样说,这是我们自己愿意的。

    陈小芬接道:哥,红玉姐说得不错,这是我们自己愿意的,因为我们相信你能带给我们幸福。

    郑一虎感动的将二女搂入怀中,亲了二女一口道:红玉姐、小芬,谢谢你们对我的信任,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二女也大方的回亲不已,这一下可好,其他众女也纷纷效仿,郑一虎被众女围住亲了个够,他的嘴也亲麻了,脸上也满是唇印。好半晌之后,还是韩翠玉替小虎解了围:各位妹妹,时候也不早了,小虎今天与「春之神」进行了一场大战,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你们就别再缠他了。

    众女笑嘻嘻的告辞,韩翠玉吩咐了值夜的人,然后又将葛佩如留下。不多一会,大厅就只剩下韩翠玉、葛佩如、郑一虎三人。韩翠玉和葛佩如笑嘻嘻地拥着郑一虎走进一间布置得十分华丽的卧室,一张大床更是十分显眼,看郑一虎有些愕然,韩翠玉羞笑着解释道:这是我们特地为你准备的卧室,怎么样,还满意吧

    郑一虎笑着摇摇头道:我还能说什么呢你们早有预谋,是不是这张大床,睡个六七个人一点问题都没有,这客栈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床呢

    韩翠玉羞笑道:小虎,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大户人家,三妻四妾是十分普遍的事,妻妾同床,更是司空见惯,这客栈有这大的床,不是很正常的事么

    说笑中,韩翠玉和葛佩如服侍郑一虎宽衣上床,然后自己也各自脱得只剩肚兜、亵衣,上床一前一后搂着郑一虎睡下。郑一虎虽是温香软玉满怀,但却没有一点欲念。韩翠玉吻了郑一虎一口道:小虎,你今天一定消耗了不少内力,就让我和佩如妹妹好好陪你睡一觉,好吗

    郑一虎笑着一一吻过二女,三人相拥沉沉睡去。

    郑一虎一觉醒来,天已大亮,低头一看,怀中二女仍甜睡不醒,嘴角还挂着甜甜的笑意,忍不住低下头,一人一个热吻。二女惊醒,发觉是郑一虎,皆婉转相就,三人温存半晌,方才整衣起床。

    上午很快就过去了,中午吃过饭之后,郑一虎和众女在大厅内闲聊,突然,黄玉燕拿着一个纸卷进来,冲郑一虎和韩翠玉道:翠玉姐姐、小虎,帮主有消息传来。

    众人都神一振,郑一虎急急道:瑶姐姐说些什么,她们都好么

    黄玉燕道:帮主她们都很好,主要是有关你的事情。

    郑一虎诧道:关于我的事情

    黄玉燕俏脸微红,将纸卷递给郑一虎,郑一虎一看,也是脸一红,韩翠玉道:小虎,大姐到底说些什么

    郑一虎红着脸递过纸卷,韩翠玉看过,娇笑着道:这不是好事么说完转脸对众女道:众位妹妹,帮主飞鸽传书,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小虎昨天和春之神之战已经传遍江湖,帮主已经得太上君第二夫人白夫人的指点,知道小虎所服的「金阙灵」,其实是不怕春之神的「藏天网」和须弥子的「破天钻」的,只不过目前小虎还没有完全发挥「金阙灵」的功效,因此还不能完全不惧春之神的「藏天网」。

    葛佩如急着问道:那怎么样才能让哥充分发挥「金阙灵」的功效呢

    韩翠玉笑道:就你这小妮子沉不住气。接着又道:这就要靠众位妹妹了。

    舒碧不解的道:我们能帮上什么忙

    韩翠玉娇靥酡红,羞笑着道:帮主在信中说,小虎要经过九九八十一个女子之后,才能将「金阙灵」的功效发挥到极致。

    众女一听,脸全红了,全不好意思说话了,韩翠玉笑道:怎么啦,害羞啦顿了一顿,对范云凤道:云凤,你赶紧用飞鸽传书通知明芳姐她们,让她们尽快赶到这儿。范云凤答应一声,出门而去。

    郑一虎嗫嚅道:翠玉姐,这

    韩翠玉道:小虎,从现在起,你要听我的,难道你不愿意

    郑一虎忙道:我怎么会呢,只是

    韩翠玉笑道:你不用说了,你的意思我明白,我想各位姐妹都会很乐意的。说着转身对众女道:今天就由陈小芬、尹翠音、左艳芳、林静芝四位妹妹陪小虎。如此一说,众女又是一阵起哄,团团围住陈小芬姑娘等四位姑娘,将四位姑娘羞得脸通红,却又是甜在心里。

    是夜,陈小芬、尹翠音、左艳芳、林静芝四位姑娘果然如约而至,个个娇靥泛红。郑一虎将娇小可人的陈小芬搂入怀中,问道:小芬,你高兴么

    陈小芬坚定地点点头道:哥,妹妹没有想到,幸福这么3üww.com快就会降临到自己身上。哥,妹妹真的好高兴怀里的她,忽然扭身面对着郑一虎,清新的脸孔,胭红的小口,郑一虎又紧紧的抱着她,将嘴盖住她的香唇。

    爱怜般忘情的热吻,逐渐恢复生机的欲念,令郑一虎又将陈小芬翻过身的压在床上,郑一虎的手不老实的伸入她的衣内,握住她那几乎难以掌握的处女结实的丰,慢慢地搓揉着,陈小芬闭着双眼,羞红着脸颊,温柔地承受郑一虎的肆虐,郑一虎一步步的脱下她的外衣、肚兜和亵裤,她双手在郑一虎的背上毫无头绪的抚着,郑一虎双手捧着她的一只丰,用嘴捻着她粉红色的晕。她嘤咛的嗯着:哥妹妹心口很慌啊她的下体不安的扭动着。

    郑一虎一只手慢慢的滑向陈小芬的小腹下,着她细细柔柔的体毛,上下左右的揉著,她身体一阵颤抖,双手紧紧的扣住郑一虎的背,脸颊泛的更晕红,气喘喘的咬着郑一虎的耳垂,声音有些颤抖的说:哥妹妹心慌有点怕人家第一次你要轻轻爱妹妹

    郑一虎听的不禁一阵紧,坚硬的宝贝,在陈小芬的大腿上跳动着,郑一虎用手扶着宝贝,在她的处女地洞口上方慢慢磨擦着,她两腿不自主的自然分开,郑一虎大的头生涩的挤入她的中。

    哎哟哥轻一点痛你的太太大了陈小芬眼角边有着泪痕,双手指甲陷入郑一虎背部肌里,郑一虎的宝贝停止前进,用嘴吻着她的双眼、吻着她的鼻尖,最后又落在她的双唇上。郑一虎的双手又慢慢地抚着她的双峰,用手指压着她的头,轻轻地揉着。不久,郑一虎感觉她的小里渐渐地湿润了,身下的她又着轻轻扭着身体。

    哥你可以再深一点哥你再动一下嘛啊陈小芬嗲嗲地在郑一虎耳边说着。郑一虎慢慢地退到洞口,又慢慢地挤进,当郑一虎的宝贝进到最深的尽头时,她蹙着眉头,郑一虎又慢慢地退出。当郑一虎退到洞口时,她又空虚的叹了一口气。就这样,一进一退的,郑一虎感到她的中愈来愈滑顺了,她似乎也渐渐尝到甜头了。

    哥好哥哥啊又痛又麻哥你轻点慢点慢可以再深一点喔哼陈小芬的下体随着郑一虎的抽,开始生疏的上下迎逢着。

    哥嗯妹妹不痛了真美真舒服好哥哥唔陈小芬眯着双眼,双手滑到郑一虎的腰下,紧紧地抱着,生怕郑一虎的宝贝跑掉。郑一虎开始轻轻抽着,由慢加快,逐渐用力的顶尽抽退,如此大约抽了百十下,她忽然全身一阵颤抖,娇喘吁吁的说:啊呀哥妹妹嗯妹妹要尿了哥啊妹妹流出来了好哥哥妹妹要死了喔喔

    忽然陈小芬全身无力倒在床上,她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小内壁痉挛着,一股处女的热流喷向郑一虎的头,喷的郑一虎的宝贝更加的膨胀着。看着陈小芬因第一次的**后,整个人几乎在半醒半醉之间的瘫痪着,郑一虎强忍着更加兴奋的**,低下头,用舌尖轻轻地在她的唇上搅动着,郑一虎吻着她的唇,将她的舌头吸到自己的嘴里,慢慢地刮着,手握着她饱满的丰,一重一轻的压揉着。

    隔了一会儿,陈小芬慢慢地睁开眼睛,楚楚动人深情地望着郑一虎说:哥,小芬从现在起,真正是你的人了

    郑一虎吻着她前额上的汗水,问着:你还会痛吗她摇摇头,双手在郑一虎的背上抚着。

    渐渐地,陈小芬的呼吸又开始急促着,她羞答答地在郑一虎耳边说:哥,你还没有完吧妹妹还可以她又开始不安份的扭动着。

    郑一虎听到陈小芬的话后,浸在道里的宝贝,不禁更加坚硬的跳动着,陈小芬的双手紧紧地按着郑一虎的腰下,向前压挤着。郑一虎一次又一次地,慢慢的提起宝贝退出到小口,扭动着屁股,再慢慢的、将宝贝深深挤入道,直到宝贝部碰到口,旋绕在道里面的宝贝,在四周刮动,再慢慢退出到小口,由慢渐渐加快,弄得陈小芬道水泛滥,口中大气直喘,秀发凌乱,全身不断的扭摆着。手机用户访问:m..la

    哥妹妹的好哥哥啊你的大宝贝要死妹妹了啊唷妹妹又忍不住了要丢了喔丢了哎唷平时温柔内向的她,如今像荡妇般风骚入骨,令人**飘飘,郑一虎的抽动作也由慢而越来越快。

    哥哥哎唷啊啊啊妹妹又丢了丢了喔又丢了哎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