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部分|破瓜(2)

花间浪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

    嗯弟弟只要你喜欢姐姐什么都可以

    那么,我们就到墙边站着,好吗对于郑一虎所提出的建议,纪凤娇自然未曾经历过,她尚未知道还有站立的姿势,所以芳心既怀疑,又跃跃欲试。

    郑一虎将大宝贝抽出,起身下床,拉着纪凤娇的手臂,走到墙角边,纪凤娇被郑一虎轻推,粉背贴紧墙壁,然后,郑一虎就挺着大的宝贝,近身两手按在她的细腰上,嘴唇就贴在纪凤娇的樱唇上,探索着她的香舌。一种无比的温馨漾起在她的心头。她禁不住,两条粉臂绕过他的颈子,主动的迎合著,吻了好一会儿,两人才吐出舌头,郑一虎在纪凤娇的耳边细语说道:姐姐,搂着我,然后把左脚抬起

    头一次使用这种姿势,纪凤娇害羞得双颊潮红渐起,娇声轻嗯一声。她两手轻搂着郑一虎的颈子,左脚慢慢的抬起,郑一虎笑了一笑,伸出右手抬着高举的左脚,扶着宝贝,大头已经顺着湿润的水,顶到洞口。

    唔小虎你可要轻一点这种姿势户好像很紧见到郑一虎的动作已经准备妥当,纪凤娇紧张的心头小鹿乱撞,涨红着粉脸,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瞅着郑一虎,嘴里轻声的说着。

    姐姐,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舒服的丢。

    嗯你好坏郑一虎右手扶着她的左腿,左手扶着大宝贝,对准口,双腿前曲,屁股往前一挺,一又又长的宝贝,已经进没入户中。

    喔好涨嗯哼郑一虎屁股狠劲的前挺,力道过猛,使得硕大圆鼓的头,一下子重重的顶撞在花心上,顶得纪凤娇闷哼出声音。宝贝入中,他的左手就一把搂紧纪凤娇的柳腰,屁股开始左右摇动前挺后挑,恣意的狂狠抽着。

    哎这滋味真美好好舒服喔

    纪凤娇的两腿站在地上,虽然左脚被郑一虎高抬着,但是这一种姿势,使得道壁肌紧缩,小无法张得太大,所以纪凤娇那个鲜红肥嫩的骚就显得比较紧窄,窄小的春被那壮硬的大宝贝尽塞入,只觉得道壁被塞得满满的,撑得紧紧的,令她觉得异常的舒服,不自禁的屁股也轻轻的扭转着。开始时,采取这种姿势,两人上不熟练,只得轻扭慢送的配合著。抽一阵后,两人的欲火又再一次的{炫}高{书}涨{网},由于男贪女渴的春情,宝贝挺和浪臀款扭的速度,骤渐急迫,纪凤娇的嘴里的咿唔声也渐渐的高昂。

    哎哎好弟弟哼嗯小美死了唔你的宝贝好唔小被干得又麻又酥舒服哼

    纪凤娇被干得粉颊绯红,神情放浪,浪声连连,户里阵阵的爽快,股股的汹涌的流出,顺着大宝贝,浸湿了郑一虎的毛,只觉得春里润滑的很。郑一虎的屁股挺动得更猛烈唇也一开一合,发出「滋」、「滋」的声音。

    弟弟哼我好好爽哦宝贝顶得好深嗯嗯我的脚好酸唉顶到花心了我没没力气了哼唔纪凤娇两手搂着郑一虎的颈子,右脚站在地上,左脚被他的右手提着,浑身雪白的浪,被郑一虎健壮的身区紧压在墙边,花心被大头,似雨般的飞快点着,直让她美得飞上天,美得令人**。

    哎弟弟姐姐没有力气了哎呀又顶到花心了唔你好坏哦哼

    单脚站立实在令纪凤娇吃不消,每当右脚酥软,膝盖前弯玉体下沉,花心就被顶得浑身酥麻,不禁全身颤抖,秀眉紧促,小嘴大张,**不已。郑一虎见她那一副吃不消的渴态,似乎有征服者的优越感,于是他伸手将纪凤娇站在地上的玉足用劲的托起。纪凤娇这时就像是母猴爬树般,两手紧搂着他的颈子,两条粉腿紧勾着郑一虎的腰际,一身又嫩又滑的身体便紧缠在郑一虎的身上,又又长的宝贝,高高的翘起,直塞入小中,郑一虎的手臂就抱住她光滑细嫩的**,双腿用力的站在地上。

    哎呀弟弟这一种姿势死姐姐了哼顶哦大宝贝喔喔原来就欲火高张的纪凤娇,在被他特别的姿势和强壮的宝贝,刺激的欲情泛滥,屁股便不停的上下款摆着,由于纪凤娇的娇弱,再次屁股猛力的下沉,使得宝贝重重的顶入中,弄得她粉脸的红潮更红,但觉得全身的快感,浪入骨头的舒爽。

    哎好好哦爽哦我舒服美喔快快我快忍不住了哼呜郑一虎看纪凤娇要泄身,忙抱着她的身体,转身往床沿走去,到了床边,忙将上身一伏,压在纪凤娇的身上,伸手将她的肥美**,高高的悬空抱起,屁股就用力的抽着,并且大头顶在心上,狠命的顶,磨,转着。

    唔好大宝贝小虎我快活死了哼哼哎花心顶死了哦喔爽死我了啊啊大头在花心上的冲刺,在春里狠命的送,这对纪凤娇都是非常的受用,只见她的秀发凌乱,粉脸不断的扭摆着,娇喘嘘嘘,双手紧抓着床单,那种受不了,又娇媚的模样,令人**飘飘,魂飞九天,突然

    哎弟弟哼唔我不行了唔快再用力顶哎要丢了啊丢啦她的子强烈的收缩,滚烫的,一波又一波的喷而出,伴随着尖锐的叫声,郑一虎受到又浓又烫的所刺激,他觉得腰部麻酸,最后挣扎了几下,头一麻,腰部一阵收缩,一股热烫的,由头急而出,直在纪凤娇的心深处。

    喔小虎你也了哦嗯好烫好强劲嗯哼

    一场大战,曲终人散

    齐小燕若无其事的走到床边,然後若无其事的将那件透明粉红色披刹缓缓褪下,没有卖弄,没有挑逗,只微笑偶然地轻望郑一虎一下。齐小燕是那麽的近,近到可闻到齐小燕身上的体香。只见齐小燕长长秀发斜批於右肩,雪白如霜的双肩在室内勾出两条优美的弧线。朱唇轻启、唇角微笑。上翘的睫毛下,一双勾人魂魄的双眸,深情地望着郑一虎。

    看着半透明的色肚兜,轻托齐小燕那浑圆的双。双股间,轻夹着一丝半透明的白色亵裤,小丘微隆,中间可见一丝凹缝。郑一虎不禁吞下喉头的一股津。郑一虎在微微的发抖,下半身不自觉地发涨。倏地,郑一虎和齐小燕就这样子凝视了一会,齐小燕伸手拉起郑一虎,仰起她那纯情的脸庞。於是,两双饥渴的嘴唇相互靠近。

    就在四唇接触的一刹那,齐小燕微张开小嘴,长长地呻吟了一下,热气吐入郑一虎的口中,同时间,齐小燕握住郑一虎宝贝的手缓缓用力握紧,另一手则攀上郑一虎的肩,吐出舌尖,勾住郑一虎的舌头。郑一虎吻着齐小燕,用自己的舌头挑逗她的舌头,再用嘴唇吸吮它,隔著薄薄的肚兜,郑一虎可感到由她的尖传来的体温。

    郑一虎一手扶住齐小燕的後颈拥吻,另一手则颤抖著在齐小燕柳腰及粉臀上游走,叉开五指轻抚她**的内侧与股间。在齐小燕不自觉微抖中,对郑一虎的宝贝上下套弄著。郑一虎伸出右腿入齐小燕双腿间,磨擦着她的阜。

    嗯嗯扭动的娇躯,使郑一虎的右腿受到更大的挤压,而更感受到齐小燕那阜的温度是那麽的高。

    随著齐小燕脸颊的温度升高,齐小燕的扭动也越激烈,齐小燕阜对郑一虎右腿的挤压揉搓也越用力,几乎让郑一虎站不住脚。郑一虎用力将齐小燕推向墙边,藉著墙壁的支撑,使郑一虎的右膝有了著力点。冰冷的右膝合著右大腿的火烫,使郑一虎有某种异样的感觉。忍不住著亵裤,用右食指与中指爱抚著齐小燕的阜,湿热的气息隔著紧贴的亵裤传至指间。

    嗯嗯扭动微抖的躯体向郑一虎前挤压,臀部微摆著。右手五指由齐小燕左胯移入她的亵裤内,手掌伸进轻抚齐小燕阜,右食指与中指在她的小唇上拨弄着,再上撩揉搓蒂。齐小燕颤抖呻吟著,头部紧靠郑一虎右肩,偶而忍不住咬住他的右肩。

    郑一虎使齐小燕转身从後面环抱住她,然後双手挑开肚兜,握住齐小燕的双,手指逐渐灵活地捏著尖,渐渐地郑一虎感到它硬了起来。吻著她的粉颈,闻着她的发香。齐小燕轻轻的呼唤,更勾起了郑一虎的欲火。似绵略带弹的双,由齐小燕颈後望去,双如凝固了的牛一样,粉白中又透点酒红。娇小的房浑圆而结实,尖部份却又奇妙的微微上勾。粉红色的头随喘息的缓缓起伏,有如刚睡醒的小鸟嘴巴轻仰向郑一虎觅食。

    在吻著齐小燕颈部时,齐小燕会不自觉地将头後仰。而当郑一虎轻吻她的耳垂时,齐小燕则又不自觉地把头前俯。她的左手则从未停止的向後伸,握住郑一虎的宝贝搓弄著。而当郑一虎右手叉开的五指由她大腿上抚至三角股间时,齐小燕的躯体则不自觉地後拱扭动呻吟著。忍不住将手下移入她的亵裤里,她抖动的更厉害。齐小燕微微张开口,不断啊啊在郑一虎耳边轻轻地呻吟,那是由鼻间至喉头发出的满足的低沉呼唤。

    郑一虎把齐小燕转过身来,双膝前踞後弓,吮吻着她的脐眼、浑圆富弹的小腹,齐小燕忍不住双手扶著郑一虎的头往下压,隔着亵裤,呼吸著阜所泛滥的爱芳香,使她的私处向上挺了一下。吸吮齐小燕那柔绵修长的**实在是一大享受,郑一虎突发现她左胯边刺了一朵玫瑰,粉红的花瓣随著她的扭动而向自己招展。在齐小燕呻吟声中,她不自主地抬高了左腿,紧贴的亵裤下现出了一道荫湿的弯弧,郑一虎一口含吮了上去。

    啊嗯啊伴随压抑的叫声中,郑一虎的头被压得更紧,齐小燕身躯的抖动也越厉害。

    郑一虎渐渐把持不住,一把抱起齐小燕将她放在床上,使她平躺著,雪白的身躯上耸立两座小山。郑一虎用手抚弄著粉红的头,只见头涨大了起来,蕾也充血变成了大丘上的小圆丘。齐小燕低沉的呻吟中,郑一虎将头埋入齐小燕的双间,再张开口含住那头,任由它继续在口中涨大,轻轻地吸吮由尖泌出的香。郑一虎忍不住将亵裤拉下,脱去那薄薄的障碍,一片稀薄的森林就展现在眼前。齐小燕见郑一虎紧盯住自己的下体,不由娇羞地以一手遮住脸庞,修长的**为本能地微夹,以另一手掩住下体。

    不不要齐小燕娇声道。

    郑一虎转过身来跨上,双手左右撑开齐小燕**,稀薄的森林遮隐不住潺潺的桃花源小溪,丰腴的双丘随著双腿的张开,可见两扇粉红的小门轻掩小溪。随著齐小燕微抖的气息与娇躯的颤动,小丘如大地蛰动著,两扇小门如蚌蠕动著。

    亲吻著突丘,呼吸著出生时离开母体潜在熟悉的气息,令郑一虎有一股安详的感觉。左右脸颊贴向齐小燕那如绵幼嫩的双腿,更令人舒适地想要沉睡。突地,私处一紧,齐小燕已抓著郑一虎的宝贝,在自己双间揉搓。时而双手套弄、时而口含吸吮、时而间揉搓,使郑一虎从幻想中回到现实。

    郑一虎用手指轻拨双唇,齐小燕立时呻吟了起来,下身轻轻扭动,甘泉由双瓣中缓缓泌出。郑一虎用手指按住那双瓣左右揉动,齐小燕呻吟的更深长。郑一虎以右手两指拨开双唇,左手将蒂覆皮上推,舌尖轻吮突露之蒂,此一动作使齐小燕不自觉地将臀部及阜上挺。

    啊呼齐小燕扭动双腿呻叫着,郑一虎舌尖不断在充满皱纹的唇壁内打转,时而轻舔蒂、时而吸吮蚌唇,更进而将舌尖探入小溪

    啊哥哥啊啊随著齐小燕一阵阵吟叫,双手胡乱在郑一虎双臀揉搓。

    她出来了随著忖思间,只见小溪中随著齐小燕**的痉脔,泌出一股白色钟。翻过身来,只见齐小燕面泛春潮,气息娇喘。

    郑一虎小声的在齐小燕耳边说:我想和你疯狂激烈地欢好。

    听完,齐小燕胀红了脸:不来了更显出齐小燕的娇媚。

    郑一虎转过头去和齐小燕亲吻,顺势躺了下去,郑一虎双手伸入她双腿间,缓缓撑开两腿,改变姿势位於其中,两腿交叉处有黑绒的毛,随著角度变大,郑一虎甚至看见她的道口泛潮的蠕动。

    你坏死了。再看齐小燕那张宜娇宜嗔的脸庞,更令人心猿意马,再也顾不得,遂提枪上马。

    齐小燕颤抖地说:轻一点哥

    郑一虎趁其不备,突然一下子突破防线,攻了进去。齐小燕闷哼一声:痛哥

    郑一虎如今是轻车熟路,将宝贝在齐小燕口徘徊游走,时而磨搓蒂、时而撩拨蚌唇、时而蜻蜓点水似得浅刺口。齐小燕渐渐感觉疼痛渐去,被郑一虎挑逗得春心荡漾,从她半开半闭如痴如醉的眼神及朱唇半开的浊重喘息声中,可看出齐小燕的**难耐的模样。郑一虎渐可感觉到齐小燕幽洞已水泌泌、润滑异常。在她难耐之际,她不自主地将双股挺凑了上来,郑一虎则故意将玉游滑开来,不让她如愿。

    不不来了你有意逗人家郑一虎被齐小燕这种娇羞意态,逗得心痒痒的,不自主地胯下一沉,将玉埋入内。

    啊齐小燕在娇呼声中显露出止渴的表情,她更把光滑迷人的**,摆到郑一虎的臂弯来,摆动柳腰,主动顶、撞、迎、合。

    美吗燕儿。

    美极了哥

    对齐小燕的抽送慢慢的由缓而急,由轻而重百般搓揉。抽提至头,复捣至,三浅一深。随著那一深,齐小燕玉手总节奏地紧紧捏掐著郑一虎的双臂,并节奏闷哼著。同时,随著那一深,曩敲击著齐小燕的会,而她那收缩的会总夹得郑一虎一阵酥麻。皱折的壁在敏锐的头凹处刷搓著,一阵阵电击似的酥麻由头传经脊髓而至大脑,使郑一虎不禁仰起头深吸了一口气。暴怒的玉上布满著充血的血管,益使齐小燕道更形狭窄,而增加了磨擦面。低头望去,只见齐小燕那殷红的蚌唇,随著抽送间而被拖进拖出。

    喔喔齐小燕口中不住咿唔,压抑低吟著,星眸微逐渐发出急促的呼吸声。

    纤纤柳腰,像水蛇般摇摆不停,颠播逢迎,吸吮吞吐。花丛下推进、上抽出,左推进、右抽出,弄得齐小燕娇喘吁吁,一双**,忍不住摇摆著,秀发散乱得掩著粉颈,娇喘不胜。「噗滋」、「噗滋」的美妙声,抑扬顿挫,不绝於耳。

    喔喔慢点在哼声不绝中,只见齐小燕的紧闭双眼,头部左右晃动著。

    齐小燕道狭窄而深遽,幽洞灼烫异常,汹涌如泉。不禁使郑一虎把玉向前用力顶去,齐小燕哼叫一声後,双手抓紧被单,张大了双口,发出了触电般的呻吟。齐小燕用牙齿紧咬朱唇,忽又强有力的耸动一阵,口里闷声地叫着。

    喔哥别动妹妹没命了完了我完了郑一虎顺著齐小燕的心意,胯股紧紧相黏,玉顶紧幽洞,只觉深遽的阜,吮含著头,吸、吐、顶、挫,如涌的热流,烫得他浑身痉脔。一道热泉不禁涌到宝贝的关口,郑一虎用尽力气将齐小燕双腿,

    公公与媳妇txt下载

    压向部两股使劲向前揉挤,热流激荡,玉浆四溢,一股热泉由部直涌头而。

    哼郑一虎不禁哼出声。

    啊啊喔齐小燕玉手一阵挥舞,**一阵颤动之後,便完全瘫痪了,两人同时达到了**

    郑一虎躺在床上,头顶上的圆形纱白吊帐如瀑布般的倾撒而下,粉红的丝被、粉红的床罩,更由粉红的枕头散出一股高雅的脂粉幽香。在幽柔的水晶灯下,依稀於右边梳妆台前映出一条曲线玲珑的人影。台前人影似感到帐内的异动,她起了身来,轻步挪移了过来,掀起了纱帐,现出黄玉燕那绝世娇容。只见她披著一袭宽松的粉红睡衣,纤细的柳腰似可只手盈握。磐於发顶的发髻已解了开来,乌黑的秀发斜披於右,高隆的双峰间紧挟著深深的沟。她蛾眉淡扫,脂粉薄施,目似秋水,唇若含丹,瓜子脸,柳叶眉,是个美人胚子。

    望着郑一虎深情一笑,一袭宽松的粉红睡衣敞开了来,郑一虎心情一窒。肚兜是透明的,浮凸刺绣著一朵黑色的玫瑰,峰高耸、沟狭深。平滑细嫩的小腹缀著一点深深的脐眼。火红的透明丝质亵裤,绣著一朵偌大的黑玫瑰,花瓣巧妙得微掩高隆的阜。反身双肩微抖,一袭宽松的粉红睡衣自她背後溜滑了下去,露出她似雪的肌肤、玲珑的曲线、纤细的柳腰。伸手连扯,肚兜已滑落脚边。

    弟弟好好爱姐姐

    只见她浑身晶莹如玉,雪肤滑嫩,柔若无骨,黑眸清澄犹如秋水,樱唇红润,惹人垂涎,一双碗形的玉,柳腰纤细,软绵小腹平滑如缎,一双**均匀修长,一头柔细秀发,衬著如花般的脸颊,秀丽妩媚,露著醉人的模样。她掀开粉红丝被,娇躯向郑一虎身前揉来,覆盖著郑一虎硕壮身体的**是温润、平滑、结实的。她双手环状搂住郑一虎的颈部,闭著黑眸、仰起粉颈,吐气如兰的朱唇微抖地凑到眼前

    前揉贴的是她柔绵的酥,由上看去如被挤压的两个雪白的球。玉背以优美的弦弧随著无骨的脊沟迤骊下去,直至那被一丝火红高腰的透明丝质亵裤包裹的**再度陡耸了起来。以结实的双臂搂住她柳腰,郑一虎突发现它细可盈握。轻吻著她的下唇,一股异样的电流导入体内,牵动郑一虎的下体而使它抖动了一下。她反口含住了郑一虎的下唇,左右来回吸吮著。同时,郑一虎亦含住了她的上唇,感受她朱唇的曲线与弹。湿润的感觉真好,以舌尖上挑她内唇壁,造成她痉栾的抖动而把郑一虎搂的更紧,她的舌尖竟不觉得挑舔郑一虎的舌尖。一丝麻酥的电流由舌尖再度导入体内,胯间不禁收缩了一下,张大口将舌尖移舔她舌下。

    嗯你好坏她移了开来说道,说罢,将她玉体下滑,吮舔郑一虎的膛、掖窝,右手顺势缓缓握住郑一虎的宝贝。

    唔真好郑一虎暗叫道,纤细的玉手套弄著玉,间或拨弄曩、间或挤压头。

    郑一虎的一手将她秀发拨向背後,露出她迷人的鬓角,轻轻揉抚她耳际。另一手则握住她左,她似是无法被男人只手掌握的女人,粉红大小适宜的晕上缀著一粒粉红的樱桃。时而将它置於指间搓揉,时而轻柔对它夹捏。

    啊在一阵颤抖中,她微喘呼出声,欲挟的**扭动著,她口中发出难耐不支的叫。郑一虎嗅著幽洞泌出的体香,隔著薄如蝉翼的丝裤咬食著肥腴的山丘。一手撑开她双腿,一手揉抚著花蒂。脸颊紧贴她那柔绵大腿的感觉真是人生一大享受。

    啊姐姐要起来**扭动著,双手不支地在郑一虎大腿及臀部一阵揉搓,并作势欲起。在她起身之际,顺势拉下那黑色亵裤。

    她直起身子,曲跪在郑一虎的下体上,把左掌放在郑一虎枕边,抬高她臀部,右手扶住玉,将之缓缓纳入她幽洞内。郑一虎垫高枕头,俯首望著吸吮头的蚌唇,勃起的蒂在微疏的丛林中喘息抖动著。她将双手撑於郑一虎耳边,娇躯前俯,**微动,似一时不敢全纳入。郑一虎挺起腹部迎合浅刺她那盘丝洞,不一会,果然凿出一股蜜泉。

    在她闷哼声中,只见黄玉燕微微俯身向前将玉推向她花心,并顺道在部磨擦她那勃起的蒂。双重的刺激,使她不自主地後仰。丝丝鲜血,顺着宝贝流出,这是黄玉燕的处女贞血啊。黄玉燕强忍着痛,泛著红潮的脸颊、扩张的额鼻、半咬的朱唇、闷声的春叫声,使她看起来更为美丽。郑一虎心神不由一荡,上挺的速度加快,电击似的酥麻更一阵阵由玉传导至全身。而黄玉燕则喘声急促,大口啊出声来,不由挺起上身搓揉自己的双。

    过了不久,黄玉燕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于是郑一虎由她自己骑坐。郑一虎躺在床上,欣赏著那长发在柔飞中舞动,她双耳上一对粉红翡翠随著摇摆的玉颈晃动著,晃出一道道眩眼的光晕。汗热的气息胶结在空气中,一双房在她前抛动著,张怒的玉在她幽洞口或隐或现,玉上沾满了她体内流出的甘泉,在昏黄灯光下闪烁。

    只见她下身粉红色的双唇含住那玉枪,一张一合的吞吐。她渐入**,全身加速地上下扭动,快感让她身体每个关节扭曲著。上身俯前,一双房如吊钟一样在郑一虎眼前摆动。郑一虎把舌头伸出,刚好舔触到那尖。她再加快了骑坐,双手捧住那房底部,双的尖端滴下汗珠,湿透郑一虎的脸颊。

    啊弟弟抱抱姐姐出来出来了黄玉燕急喘呼叫著,郑一虎忙抬起上身,跟她面对面坐抱著,低头咬她双,忽而上身後仰,将部前挺

    啊啊要死了黄玉燕跪坐的臀部急扭一阵後,死命抵住郑一虎部扭揉。只觉玉被一伸一张的水道吸揉著,头则如被婴儿小口一阵吸吮著,搂抱著香汗淋的娇躯瘫软了下来。

    我要躺下来头好晕黄玉燕娇喘道,郑一虎让她斜躺於左侧,下体仍紧紧密合著。郑一虎斜躺於她微曲的右腿上,她的左腿仍跨夹著郑一虎的躯体。

    好一点没燕姐姐休息一下好了郑一虎搂吻她泛红火红的粉颊道。

    你真猛弄得姐姐好晕黄玉燕娇喘道。

    猛的还在後头呢郑一虎逗著她道。

    你真讨厌人家跟你说正经的黄玉燕微喘道。

    这本来就是一件正经的事郑一虎再度挑逗她笑道。

    油舌滑腔不正经黄玉燕娇羞道。

    梦圆了没郑一虎挑逗她问道。

    只见她樱唇转动下,飘白了郑一虎一眼,这是嗔中带怨,荡气回肠的尤媚姿态。柔中带俏,成熟的美中带点生嫩的羞怯情怀,的确撩人心弦,勾人魂魄的美姿。郑一虎弓身再度吸吮著她玉,右手拨弄著红花蒂,腰间轻微移挪。风吹风铃,鸟哨晨啼,「嗯咛」之声使她骚意再起。在如水珠光朦胧照映下,只见她那似芙蓉花似的娇颜,呈现出复杂的变化。迷离的双眼,似闭还开的眼神,再度显露著她的企求。一只素手五指紧抓床单,握扯著,表达出她心中的意愿。黛眉时挑时舒,那是配合著郑一虎指头的点醮而作。嗯嗯咛咛之声不绝於耳,樱口菱角儿开裂斜,曲尽幻化之妙

    黄玉燕娇声央求道:弟弟上来这是爱的呼唤,情的企待,欲的需求,的放荡

    郑一虎直起身来,轻带战马提枪入关,胯下骏马仰首嘶号,已至起跑线,是一番万里的驰驱。此时玉怒筋微张有如千蹄争奔,热烫壮,挺坚长活。而她在娇喘息息中,支起一只修长合度的**在空中摇荡著,而另一只已斜勾郑一虎玉颈,这姿态令她幽门洞开。只见黄玉燕茸翠疏疏、金丝柔细、阜微隆、玉璧似合、云封雾合、雨露沾指。急撞而入,那是涩涩春情、滑滑幽径,撞得她张口轻啊一声。一声莺啼凤唳中,她已体颤颈摇、呼气如抖、音长似泣,呻吟如鸟鸣,贪求这份酥软而心晕魂迷。

    三进九出,抽送自如,慢推急提,抽得她一退一开口,一进一哼哎。她的樱口张合斜扭著,哼叫声由嘤咛而咿唔。其吟叫声由压喉闷叫,到齿颤发声、婉转娇啼、荡人心魂,美妙至极。不一会儿,只见她腰扭股摇,双颤动、醉眼迷离,轻咬樱桃小口,娇喘息息。只闻得兰香扑鼻,深知她已魂荡魄飞、骨松酥。两腿舒张更开,欲郑一虎深入。

    弟弟姐姐不行了要死了她娇喘不止如梦呓般呻吟著,疼、麻、酥、痒,揉得她一连丢了三次身子。

    郑一虎感到一阵一阵的快感,似翻山越岭、似腾云驾雾,上上下下、越腾越高。郑一虎双手伸向前,握住她的双,使劲揉搓用力抽送著。如青龙戏明潭,浪涌潮掀。「噗滋」之声不绝於耳。是音韵外宣,是琴瑟合鸣。一时寒噤连连,如注,顶灌花心。最後一个寒噤,拼命用力将她双腿前压至肩紧紧抱住。

    啊弟弟好烫鱼水欢浓,人生快事

    日上三竿,金乌透窗而入。郑一虎睁开惺忪疲累双眼,发现黄玉燕香踪已杳,而曾婷姗、齐小燕、纪凤娇却仍甜睡未醒。再四周寻觅,却发现黄玉燕罩著一袭纱白晨缕伫立於落地窗前,透过强光映出她那迷人的娇躯,那是郑一虎曾巡礼的熟悉线条。微微上勾的房,如待母鸟食般仰望著。那袭纱白晨缕迎著晨风向後飘曳著,似一尊静穆纯洁的女神。郑一虎穿上亵裤,蹑手蹑脚得走到她背後,伸手蒙住她的眼睛。

    啊黄玉燕被郑一虎这突来的举动吓了一跳。

    唔,是你,弟弟,快放开手,把人家吓一跳。她略挣扎一下,就依在郑一虎怀中。

    在想甚麽一个人呆在这里出神郑一虎双手环状搂住她的腰部,双唇紧贴她的粉颈柔声问道。

    我在回想着昨夜的梦

    郑一虎心中激动,将她搂入怀中:姐姐,那不是梦说着,吻了下去

    啊呀,一大早就亲热上了,难道昨夜还没亲热够吗突然传来的声音将郑一虎和黄玉燕吓了一跳,两人扭头一看,床上曾婷姗、齐小燕、纪凤娇三人抱着被子坐在床上,笑嘻嘻地望着自己两人,说话的是纪凤娇。

    黄玉燕脸一红道:娇姐姐,难道你够了

    纪凤娇没想到黄玉燕倒打一耙,娇靥一红,噗哧一笑道:说实话,真是意犹未尽啊。

    曾婷姗感慨道:我们真应该谢谢帮主,她居然肯将哥让我们共享,要是易地相处的话,我真怀疑自己能这样大方。

    齐小燕也笑道:每个女孩子见了哥都会被哥迷住的,谁想独享也不行。

    纪凤娇红着脸道:想起来昨夜真丢脸,那么羞人的事情也做得出来。此言一出,四女娇靥更红。

    郑一虎笑着搂着黄玉燕回到床上,将四女揽入怀中,黄玉燕娇羞地道:也只有小虎,我们才肯这样做啊。

    曾婷姗将头埋在郑一虎的前,轻声道:为了哥,妹妹什么都愿意做的。

    娇娃多情若此,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会为之动容,何况是多情的郑一虎。他搂住曾婷姗,狂吻不已:姗妹妹,你真好曾婷姗则是仰脸承受,并频频回亲不已。

    纪凤娇、黄玉燕、齐小燕自然也不会例外,一一与郑一虎亲热半晌。纪凤娇长叹一声道:我真想这样一辈子不下床。

    郑一虎笑道:姐姐,我们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到时候你想下床都不行。

    纪凤娇道:这可是你说的。郑一虎笑笑不语。

    齐小燕笑道:今天晚上是石怡莲、郭雅娟、范云凤三位姐姐和张秀云妹妹,哥,你喜欢吗

    郑一虎笑道:你们每个姐妹,我都喜欢,只是这样,我有一种一种

    曾婷姗诧道:哥,你有一种什么

    郑一虎不好意思地笑道:我有一种荒无道的感觉,想皇帝也不过如此吧。

    四女吃吃娇笑不已,曾婷姗道:哥,我们本来就是你的妃子,你是我们的皇帝,能得哥的宠幸,是我们姐妹的福分。

    郑一虎感叹道:千万别这么说,从今往后,我们就是血一体,福祸同担,我会尽力让你们幸福,但我担心能否做到这一点。

    黄玉燕道:小虎,我们坚信这一点,我们齐心协力,一定能获得幸福。四女同时点点头。

    郑一虎长叹一声道:得妻若此,夫复何求

    纪凤娇吟道:得郎若此,夫复何求

    五人的手紧握在一起,心与心相通,郑一虎感到上苍对自己真是太垂爱了。五人正沉浸在幸福的憧憬当中,门开了,郭雅娟和舒碧端着洗脸水进来了,望见床上的情形,不禁一愕,郭雅娟道:怎么,你们都已经醒了,我还以为你们没醒呢。

    舒碧红着脸道:是啊,哥,你整了一夜,难道不累么

    郭雅娟笑着对四女道:我真服了你们四个,弄不好还以为地震呢。

    黄玉燕四女的脸腾地红到了耳,齐小燕不依道:娟姐姐瞎说,哪有那么夸张啊。

    郭雅娟笑道:我可没有夸张,地动山摇的,老远都能听得见,还不承认。闹得姐妹们都没法入睡,暗地里直咋舌。说着转头对郑一虎道:小虎,你可真罩得住,姐姐真是服了你。

    郑一虎和纪凤娇四女都红着脸,很不好意思,曾婷姗道:娟姐姐别说我们,到时候只怕比我们更厉害,我就不信还有谁上了哥的床之后还能做淑女。

    纪凤娇也道:小虎,你到时候一定要给我们出这口气,让她也尝尝厉害,看她还笑话我们不

    郭雅娟也红了脸:我算是怕了你们,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舒碧不以为意的亲了郑一虎一口道:娟姐姐,你还害什么羞啊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谁也好不到哪里去我才不管呢,到时候一定要哥哥好好地爱我。

    郑一虎不禁莞尔,伸手捏了舒碧的小脸一下道:小妮子,不害羞。

    舒碧红着脸道:这有什么好害羞的,我们本来就是你的人嘛。

    黄玉燕鼓掌道:碧妹妹果然豪气,不错,我们都是自家姐妹,还有什么好害羞的。

    郭雅娟笑着和舒碧服侍郑一虎穿衣起床,黄玉燕四女也纷纷穿衣起床,行动之间,自然难免有所不便,郑一虎看在眼里,歉在心里:都怪我,让你们受苦了。

    黄玉燕四女红着脸,心里却甜滋滋的:虽然有些痛,但绝对是值得的。

    舒碧笑道:郎情妾意,看得真让人眼红啊。

    纪凤娇笑道:怎么啦,眼热啦要不了多久,就会轮到你了。

    一男数女,嘻嘻哈哈,洗漱已毕,自去大厅用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