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部分|美人(1)

花间浪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

    「第廿八章」美人

    葛佩如明眸皓齿,黑白分明,显得娇艳动人。身材线条分明,丰硕的结时地挺耸着,圆润的臀部鼓涨不坠。郑一虎伸手欲帮她宽衣解带,葛佩如看着**裸的郑一虎一副色眯眯的模样,羞红了脸。郑一虎一面贴腮磨蹭着,一面在葛佩如的耳吹着热气,暗地松开她的裙带:来,我帮你把衣服脱了

    不不要羞死人啊嗯嗯随着裤裙滑落,葛佩如羞涩的轻叫着,但嘴巴随即被郑一虎的热唇封住,她觉得郑一虎不但用力地在吸吮着,还企图鼓动舌尖撬开她紧闭的牙关,而小腹下竟然还贴附着一蠢动的硬物,正在跳动、磨蹭着。

    藉着热烈的亲吻,有力的拥抱,还有浓浊的呼吸,郑一虎不停地散发着男特有的气息与媚力,让葛佩如逐渐荡漾的春潮替代了羞涩含蓄,也滚动着舌头,跟郑一虎的互相缠斗在彼此的嘴里,享受着水交融的亲蜜滋味。

    嗯嗯葛佩如敞开的衣襟,让饱满的丰与郑一虎结实的膛贴得密不通风,挺硬如珠的蒂,却因细嫩而敏锐地感受到肌肤磨擦时,所渡来让人悸动的酥痒,让她难忍地由鼻息间传出细微的呻吟声:嗯嗯

    嗯嗯啊啊当郑一虎双手捏住丰的一刹那,葛佩如顿时一种难以言喻的舒畅,强烈得如遭电击,一阵突来的晕眩,让她脱力似地摇摇欲倒。郑一虎顺势让葛佩如躺卧床上,也如蛆附体般随之张着大嘴,含住半个房,唇夹、齿磨、舌挑,逗弄得葛佩如如遇狂风乍雨般地花枝乱颤。

    啊哥啊啊别这么唔嗯痒得难啊呀难受葛佩如双手扣着郑一虎的脑袋,欲拒还迎地控着,让郑一虎一会而左、一会儿右地舔吸着,心中潜伏的**,早就如潮似洪地溃堤泛滥了。

    当郑一虎的手上她的下体时,葛佩如的反应更是激烈,或挺、或摆让接触处更宽广、更紧密,甚而并拢双腿夹住郑一虎的手,彷佛贪婪得要将它吞噬一般。葛佩如如此荡的反应,只是活泼大方的个使然。

    啊啊轻轻啊疼头刚挤入一半,一阵锥心的刺痛,把沉醉在欲迷茫中的葛佩如给唤醒。满脸泪痕地哀叫着,身缩臂拒地挣扎着,舒畅与刺痛两者竟然是天壤之别的极端,让葛佩如有些茫然以前听说的「鱼水之欢」、「交颈之乐」是否真切。郑一虎知道葛佩如是「蓬门今始为君开」,油然而起怜香惜玉之情。郑一虎不敢再强行挤入宝贝,但也舍不得拔出口,只好一面轻轻磨转着臀股,一面伸长舌头舔拭葛佩如脸颊上的泪痕。

    对不起如妹妹哥哥太鲁莽地弄疼了你我该死郑一虎对于女子,尤其是身下的女子,可说是温柔至极:女孩子第一次总是有点疼痛过会儿就好了你放轻松我会温柔轻一点的

    由于宝贝不再入,而且郑一虎的舌尖又温柔地在脸颊、耳、肩颈上移动著,还有充满爱怜的轻声细语,使葛佩如虽然还感觉下身的刺痛与不适,但心中又充满了期待,只颤声说到:哥你轻一点温柔一点我怕

    郑一虎忍着把宝贝立即入小的**,尽其所能地挑逗着葛佩如,让她兴再起,到时候将会又是一次愉悦至极的交欢。温柔的爱抚,让葛佩如逐渐燥热难安。卡在道口上搅拌的头,也让她逐渐适应那种扩张的力量,小里更是酥痒渐增,有如虫蚁在骚爬一般。葛佩如的呼吸逐渐浓浊、零乱的气息中夹杂着模糊的呓语:嗯舒服嗯好

    随着葛佩如无意识的轻扭,郑一虎的宝贝随着的润滑,一分一分地慢慢挤入道里。虽然没有像抽送时那种磨擦的快感,但是宝贝逐渐外翻,细细地品味着道壁上的每一道皱折、芽凸点,还有那种被紧裹着的舒爽,郑一虎也感到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哼哈嗯好涨嗯那里涨得好嗯舒服葛佩如自然而然地闭眼品尝,宝贝逐渐充满小的快感:嗯这么大嗯嗯的东西让人嗯啊啊涨的舒舒服嗯

    郑一虎以手肘撑着上身,说:现在还疼不疼

    嗯一点点嗯可是可是嗯涨得难受葛佩如似乎遍寻不着言语来表达她的感受:嗯还有里面嗯好痒好热唔真难受嗯

    痒吗那有得治说着,郑一虎便开始轻轻地把宝贝抽送起来,跟着说:这样动着,就可以让我俩乐得飞上天。

    啊啊嗯真的嗯这样动动哼真的好舒服啊啊葛佩如觉得圆滚的宝贝,彷佛平白长出许多菱角菱线,再抽动之余正搔刮着酥痒的壁,那种满足、愉悦、舒畅让她一阵阵发颤:嗯用力刮啊是用力嗯搔啊啊

    嗯你的小还真紧真暖和嗯把我的宝贝嗯紧裹嗯郑一虎开始由浅入深,慢慢加快抽送的速度:再让你嗯尝尝我的厉害喔喔

    葛佩如突然感到宝贝的前端,竟然有劲地冲撞着道内壁,那种具震撼力的快感,直逼脑顶,使她不顾一切地失声呻叫起来:啊别别顶嗯喔好深啊啊撞得我魂啊都飞了啊我我要快别嗯我要丢啊啊啊

    郑一虎不但没有缓和动作,反而突然伴随着急遽的呼吸,把宝贝更使劲地冲撞着。因为小里的热流,淹没了宝贝的一刹那,郑一虎也忍不住要,而难舍地作着最后的冲刺。

    啊啊妹妹嗯我要来啊啊啊啊嗯郑一虎在那种酥麻入髓的舒爽中,把一股股浓热的入小深处。

    郑一虎突然激动的动作与吼叫,让葛佩如一时间疑惑着,但那瞬间疾的,却先唤醒她的疑惑,随即又把她推入另一个失魂的晕眩中,让她也跟着呐喊著:啊啊好热啊啊烫嗯美呜呜

    后的宝贝,彷佛余劲十足,仍然在抽动着,就像唧筒般地充胀着小,果真把他俩直抛上云宵,飞向天际

    满满无缺的明月,高挂在天空,它看着人世间,为了酒色财气在奔波,忙碌的争夺而叹息。夜空的星星不断的闪烁,大地一片的寂静,只有这客栈后院的房间还亮着灯。郑一虎接连闯了曾漱玉和葛佩如两关,神似乎更好,接下来就是要解决韩翠玉了。

    韩翠玉,今年十八岁,一身白皙皙的皮肤,再加上她那窈窕的身段,和她那甜甜的嗓音,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显得有着一股特殊的风韵和气质。一头乌溜溜而又直的长发,一双深邃的大眼睛,小巧玲珑的鼻子,小而薄且红润的嘴巴,白白的皮肤,就如一朵白牡丹般绽放,是那么迷人,那么艳丽。

    此时的郑一虎,心中不免有点荡漾,手轻巧的、小心的绕过韩翠玉的脖子,放在她的香肩上。韩翠玉的头,也渐渐的靠紧了郑一虎的膛。两人沉默了好{炫&书&网}久,似乎谁也不愿打破这份宁静,彼此都静静的听彼此的心跳和呼吸声。

    郑一虎的手,也开始活动,抚着她的秀发、和后背。韩翠玉的眼睛像是迷雾,充满了一片迷蒙,彷佛是在期待什么,又好像在渴望什么,是那样的美,看得郑一虎有点慌,有点茫然。顺着韩翠玉的眼睛瞧下去,她那挺直而高的鼻子微微的伸张着,红润的小嘴,也在微微的轻启。很自然地,郑一虎的嘴吻上她的嘴,轻舔她的舌尖。而她没有丝毫的拒绝,接受了郑一虎的吻,接受了郑一虎的舌头。郑一虎一只手在她的背后轻抚,一只手则隔着衣服,按着她的房。而韩翠玉似乎早己饥渴难忍,她的热烈出乎郑一虎的意料之外。她的鼻孔中传出了阵阵的热气,口中也开始轻轻的哼着:嗯嗯嗯

    郑一虎的一只手在她的头上,揉搓着,轻抚着。郑一虎的嘴,顺着香唇,渐次的吻到她那雪白的脖子,她的房。一寸一点的轻吮着,弄得韩翠玉不住的颤抖、不停的轻哼。郑一虎的嘴终于移到她敏感的头。在头上,郑一虎的舌头像是催情针似的,舔得韩翠玉,不住的叫喊:嗯嗯哦哦嗯哦

    韩翠玉的头是越舔越硬,她也不时的把房向上挺,迎合郑一虎的吸舔。郑一虎的宝贝手,轻轻的按到了她那神秘的三角洲。那一片多毛的部位,早被水沾湿了。她的毛,多而细软。她的唇,像发高烧似的,好烫。于是郑一虎的手,开始解开她的衣服,一件又一件的衣裤,被弃置于床下。

    韩翠玉的**实在太美了,纯白的玉体,微微透红的肌肤。结实、而如竹笋般的房。尖上那两颗如草莓般的头。匀称优美的曲线、平滑结实有弹的小腹。小腹下面那毛茸茸的一片,把整个户都给盖住了。尤其是那两片肥满的唇,红嘟嘟的,中间那条暗红色的缝,再配上韩翠玉那健美细长的大腿,看起来,不禁使人垂涎欲滴。

    郑一虎有点冲动,一张嘴,狠狠的吸吮着她的香唇。半晌,郑一虎把韩翠玉平放在床上,只见她双目紧闭,部大幅度的起伏。郑一虎挨着她躺下,凑上嘴,又开始索吻。

    嗯嗯嗯这一声又一声浓浊的鼻音,叫得郑一虎心慌意乱,真恨不得想立刻干她的小。郑一虎的手又开始不老实了,原本按在房上的手,此刻直那尖挺的双峰。韩翠玉的手,一面抱着郑一虎的头,一面着郑一虎的宝贝。

    郑一虎知道她很需要,她很饥渴,着她那最敏感的部位─蒂。手指像条小蛇般的,在扣弄着她的小。小的水,像是涓涓细流似的,猛流个不停。韩翠玉的欲火,似乎已到了极点。她整个人,不停的扭动,不住的轻哼:哦嗯嗯哦嗯

    渐渐的,郑一虎的嘴、舌头,从头顺着滑下,吻到她那诱人的小。只见小里的水,晶莹剔透。那微微突起的蒂,像是一个熟透了的果实,真想咬它一口。伸出了舌头,在她那微烫的唇内,来回的涮着。这一涮,水流得更多了,她整个人却为之抖动不止。

    嗯哦嗯哦好小虎你不要舔小好难受哦小哦难受死了

    哦小里面痒死了哦痒好弟弟不要不要哦不要再舔了嗯哦她的手,死命狠狠的压住郑一虎的头,小拚命的往上挺。

    嗯好小虎哦不要嗯哦不要哦小受不了姐姐快受不了嗯

    好小虎求求你哦求求你哦哦姐姐要你快给姐姐好弟弟快给姐姐哦不要再舔了哦

    啊好弟弟啊你快快给姐姐嗯小实在受不了哦受不了

    郑一虎一看韩翠玉也是如此的荡,心中便打定主意,等一下非好好的表现。于是乎,郑一虎叫她握一握郑一虎的大宝贝。这一又长大、又热烫的东西,在韩翠玉的小手,不住的跳动,像是在示威似的。韩翠玉轻呼道:小虎,你的宝贝太大了,姐姐真怕等一下会受不了。

    翠玉姐姐,你放心,弟弟会慢慢来,不会弄痛你的。慢慢的,郑一虎用手握住大宝贝,用头一上一下的来回的磨着她蒂。

    嗯哦嗯嗯好弟弟不要再逗了嗯不要逗姐姐了嗯

    哦嗯小受不了了哦快进来哦哦嗯她的屁股,想要含住大宝贝似的,一下又一下的往上顶。

    哦好弟弟嗯啊快快干姐姐快姐姐的小哦郑一虎一看韩翠玉的春潮,似乎己到了顶点,大宝贝对准了小口,一扭腰,「噗滋」一声,大宝贝便突破防守,整到底。

    哦好舒服郑一虎心中不禁冒出了这句话。韩翠玉的处女小好紧,里面又热又烫,郑一虎的家伙被包

    丁香花菩提树吧

    的好美、好舒服。

    但是韩翠玉的感受可就不同了,她虽然已经是春潮泛滥,但是破瓜之痛还是让她闷哼一声,浑身一紧,郑一虎已经快成了「开苞专业户」,自然懂得如何处理这种情况。又是抚,又是亲吻,渐渐地韩翠玉眉头渐苏,身体也逐渐放松了,郑一虎不失时机的开始轻抽慢了起来。

    啊啊痛弟弟你小力一点小会痛弟弟啊停一下哦韩翠玉还是感觉痛。

    郑一虎一听韩翠玉她如此叫痛,赶忙停了下来:好姐姐,你忍耐一下,忍耐一下就会好的。

    小虎,你的宝贝太大了,小有点受不了,你先不要动,让姐姐再适应一下。郑一虎见她,整个眉毛都快集结在一起了,一脸痛苦的表情,郑一虎的心中也委实不忍心再下去。伏下身来,吻着她的香唇,手也轻揉着她的头。过了好一会儿,她似乎好过了许多,脸上的红晕又再出现。她的眼睛微微闭着,鼻头也渗了一滴滴的汗水,那红润的小嘴,半合着。她的表情是那么迷人,那么够味,她的屁股,不时的向上挺了挺,小似乎是痒了。

    只听得她,轻轻的说:嗯嗯好小虎嗯你现在慢慢的动嗯慢慢的好弟弟嗯小好痒嗯

    好姐姐,弟弟会慢慢的来,轻轻的小。郑一虎把大宝贝轻轻的抽出来,又再整慢慢的放进去。像磨洋菇似的,大宝贝深入浅出,不带任何的火候。

    嗯嗯好小虎姐姐的小好美哦好小虎大宝贝干得姐姐好舒服嗯

    嗯哦小现在好美小不痒了哦哦弟弟你的大宝贝真大哦顶得花心好美哦哦

    郑一虎突然改变战术,郑一虎将大宝贝连全部抽出,然后再整进去,屁股再加转一圈。如此一来,郑一虎想,韩翠玉她会更舒服,小会更美,果然是如此。

    哦嗯好小虎嗯好宝贝小好舒服哦好美嗯哦美死了嗯

    好小虎嗯你真会小哦你真的好会嗯你的太美了哦姐姐的小爽死了哦

    韩翠玉的小,一张一合的,好美。小的水,有如下雨似的,不停的,一点一滴的往外流。大宝贝的陵,一进一出的也带出了不少水。「噗滋」、「噗滋」、「噗滋」,大宝贝的入声,实在是好动听。

    哦大宝贝弟弟哦你的姐姐太美了嗯哦好小虎小让你的爽死了嗯哦

    好弟弟嗯哦哦哦小要美死了哦你太会干姐姐了哦

    翠玉姐哦哦小美吗哦大宝贝入得好舒服哦哼

    好弟弟哼小好爽哦啊哦花心被磨得好舒服嗯嗯

    嗯大宝贝弟弟嗯快一点哦重重的干小嗯大力的姐姐哦姐姐要你嗯嗯

    嗯好弟弟快哦姐姐不行了哦姐姐的小要出来了啊啊小小升天了哦哦

    哦好弟弟姐姐真爽哦哦嗯在她要进入**的那一刹那,子壁突然紧促的收缩,猛吸得大宝贝跟着收缩,浓浓的,又热又烫,直浇向大宝贝头,浇得大宝贝不住的抖了几下。

    嗯嗯大宝贝弟弟哦好弟弟姐姐的小好多水哦弟弟让姐姐先擦一下哦哦

    好姐姐不用了哦大宝贝会慢慢的掏乾你的水翠玉姐你就慢慢的享受吧

    小虎嗯你快重一点嗯姐姐还要哦姐姐不过瘾哦重重的小嗯

    嗯求求你给姐姐大力的小哦狠狠的干姐姐嗯好宝贝嗯

    哦哦呼好姐姐你真的要弟弟大力的小呼你不怕痛好姐姐弟弟怕你会受不了哦

    好弟弟嗯小不怕痛嗯哦姐姐不怕痛哦嗯

    郑一虎一听韩翠玉如此说,心下也决定给她来顿狠的。于是,郑一虎抽出了大宝贝,甫一抽出,小的水「哗」的一声,全部冲了出来。郑一虎把韩翠玉,拖到了床前,床铺的高度正好。郑一虎双手把她的身体放好,让脚微微的抬高,以便自己的抽。郑一虎看着她的小,湿得真不像话。

    郑一虎再次的问道:翠玉姐姐,你真的不怕痛,弟弟等一下会很用力哦

    好弟弟姐姐不怕你尽管来吧

    于是郑一虎气循环一周天,最后纳入丹田。渐渐的,跨下的大宝贝,又暴涨了许多,比刚才又长、又大了半倍多。整大宝贝就像烧红的铁杵,刚硬如铁。小的水,依然细细的慢慢流。那两片唇,一张一合的,似乎等待着大宝贝的进攻。再一次的对准小口,滋的一声,大宝贝又是整到底。

    啊小虎哦你的宝贝怎么比刚才还大哦又好热郑一虎开始抽,只是轻轻的,不让大宝贝到底。

    嗯嗯小好美嗯哦好美嗯大宝贝变得好嗯嗯

    哦嗯好小虎哦大宝贝美死小嗯美死姐姐了哦好舒服哦好爽嗯

    大宝贝弟弟哦大力的干姐姐吧用力的干小嗯小会承受得了嗯嗯

    看到她那副骚样,那副荡的样子,真叫人受不了。小里的水,又开始多了。「呼」、「呼」、「呼」,深深的换了几口气,郑一虎要开始了,郑一虎要重重的干,狠狠的。

    啊啊啊小啊姐姐的小啊胀死了啊花心被顶穿了啊

    好小虎啊不要那么大力啊轻一点啊轻一点轻一点小会受不了哼哼

    大宝贝弟弟啊姐姐啊姐姐哼轻一点

    啪啪啪啪碰的撞击声,一下又一下的狠入,一次又一次顶到花心。郑一虎好像要将她撕裂地,将她死。

    哦你轻一点啊哼小受不了啊哼你真狠死姐姐了哦小干穿了哦

    好弟弟小会被烂哦小会受不了哦姐姐会被干死哦

    啊哼轻一点不要那么大力哦花心被刺穿了哦哼姐姐被干死了哦

    韩翠玉叫得越大声,郑一虎就干得越使劲。郑一虎有如一只猛虎狂龙,亳不怜惜的掠取自己的猎物。才入了几十下,她的人几乎快昏了。她只是平躺在床缘,有气无力的哼着。

    哼嗯嗯好小虎姐姐受不了嗯小坏了哼嗯嗯

    好小虎姐姐服了你嗯嗯你真的好猛好骠悍嗯姐姐哦嗯

    就这样的干了百来下,韩翠玉似乎又进入了佳境,她的手又恢复了生机,猛抓住了郑一虎的腰。她的屁股,也开始不停的往上挺。口中的**,也开始有味道多了。小的水,像是被拍到似的,「滋」、「滋」作响。

    嗯小好舒服嗯小好爽哦哼小会爽死嗯姐姐美上天了哼你力气好大嗯

    好骚哦好小屁股用力往上顶哦大宝贝要穿你哦哦

    大宝贝弟弟哼嗯姐姐爱死你了哦小会爽死哦嗯

    好宝贝快哦姐姐哦哦又要出来了姐姐的心要爽死了哦快哦

    啊啊小虎姐姐要要升天了哦小要爽死了哦你干的好的好嗯哦

    啊小虎啊啊小又流了啊啊好爽好爽哦哦

    突见韩翠玉双手双脚,像只蜘蛛似的,全部把郑一虎抱住,不停的叫,不停的抖。小的温度,一下子提升到沸点。大宝贝的感觉,又热又舒服。只有短短的几秒,她整个人就像是虚脱、无力的躺了下去。郑一虎缓缓的松了一口气,慢慢的把全身的劲道放掉。大宝贝又回复原来的样子,唯一不改的,是一样的威武、雄壮。拿了条毛巾,拭去了汗水,也顺便拭去小和大宝贝上的水。

    瘫痪的韩翠玉,看郑一虎仍旧是意犹未尽,强打神道:弟弟姐姐真没用让姐姐用嘴好么

    郑一虎有些担心地道:翠玉姐姐,你别太勉强啊。

    韩翠玉摇摇头道:小虎姐姐没关系于是,郑一虎跨上她的上身,把大宝贝对着她樱桃似的红润小口。尚未进去,大宝贝就感到阵阵的热情传来。

    哦哦哦韩翠玉的小嘴真舒服,大宝贝会爽死。她的玉手扶着大宝贝,伸出舌头,不停的在环上、马眼上含舔、吸吮着。尤其是她的舌头,每舔一下马眼,郑一虎就跟着抖一下,那味道实在太美了。

    哗滋哗滋大宝贝把她的小嘴塞得满满的。有如吞了一个大蛋,吞不下,也吐不出来。

    哦哦玉姐姐弟弟好舒服好美哦多舔几下马眼哦

    好姐姐哦嗯你真会舔大宝贝哦你的舌头真哦大宝贝爽死了哦好爽

    翠玉姐快哦舌头哦含深一点快再深一点多舔几下哦郑一虎感觉自己快出来了,连忙将大宝贝拔出来,忙不迭地重新塞进韩翠玉的小,迅速抽起来。

    啊啊玉姐姐弟弟要出来了啊快快哦哦弟弟出来了哦

    好爽好爽哦翠玉姐大宝贝爽死了姐弟弟好舒服哦舒服死了一阵一阵的浓浓火烫的阳,全部向了韩翠玉的小深处。宝贝一下又下的抖,不停的跳。

    哦哦哦泄后的大宝贝实在太舒服了,爽的郑一虎只有吐气。

    呼呼呼郑一虎重重的吐了一口气,并在韩翠玉的香唇上吻了一下。

    小虎你真会干,刚刚差点被你干死,还有

    还有什么

    嗯还有你的水真多又热又烫韩翠玉一副娇羞的样子,好迷人。忍不住,郑一虎又搂了上去,吻上了她的香唇。

    小虎,咱们睡吧。一旁的曾漱玉和葛佩如早已支撑不住,沉睡过去。

    嗯。

    郑一虎和韩翠玉于是相拥甜甜睡去,进入甜蜜的梦乡

    当郑一虎醒来的时候,韩翠玉正含着郑一虎的大宝贝,一上一下有劲的套弄,而曾漱玉和葛佩如已经不在床上了。郑一虎尽量装作不知道,任她玩。她一面舔着大宝贝,一面着郑一虎的卵蛋。搞得郑一虎浑身舒泰,心头乱撞,几乎爽的快叫出来了。含着、舔着,郑一虎始终装着不知道。感觉上,她要坐吃大宝贝。小像是唧筒似的,把大宝贝一寸又一寸的完完全全的吞掉。

    哦一声满足的呻吟,接着她开始一上一下的夹着大宝贝套弄。韩翠玉,真的是闷骚,真浪。郑一虎知道,自己是该醒一醒,不能再混下去了。

    郑一虎假装被惊醒似的,吃惊的道:翠玉姐,你怎么可以

    好小虎嗯姐姐痒嘛嗯嗯小实在是受不了嗯

    好宝贝嗯你就可怜可怜姐姐吧嗯救救小吧嗯大宝贝救救姐姐吧嗯

    嗯好弟弟嗯姐姐的子用力的啊好美嗯用力的搓嗯姐姐好爽好爽

    好舒服嗯姐姐好舒服嗯大宝贝顶得好舒服用力的搓嗯好美

    在下面的郑一虎,用手重重的搓揉着她的子,大宝贝也配合著她的动作,一上一下的顶着。另一面,郑一虎睁大了眼睛,看着她那副蚀骨的骚劲。只见她的头不停的转,不停的甩头发。她的双房,因为上下的套弄,如波浪似的跳动。她的毛,郑一虎的毛,整个交会在一起,只见一团黑。

    大宝贝弟弟小好舒服嗯小好爽哦姐姐美死了嗯哦

    玉姐姐你真的好骚哦哦屁股转一下转一下对太好了

    嗯哦呀爽花心美死弟弟你真懂爽嗯太好了太美了嗯

    哦小用力夹哦用力夹紧大宝贝嗯哦可美死弟弟了嗯

    啊啊姐姐要哦又出来了哦姐姐快活死了

    姐哦你怎么这么快哦姐哦